TXT下載

第407章 遷群鬼

作者:佛前獻花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厲鬼也好,神明也罷,都是一股氣息匯聚而成。

    這氣息是魂魄,是陰氣,是香火,是純陽之氣,而這也就導致了鬼神死后往往什么都不會留下,會消失的干干凈凈。

    而這鬼王居然留下了一顆腦袋。

    “帶回去問問李忠,李忠現在做了鬼這么久,知道的事情比我多。”李修遠暗道,卻是立刻將這鬼王的腦袋裝進了鬼王布袋之中。

    再次看了看這座陰山。

    陰山上下還是有無數的冤魂厲鬼存在,還有鬼王陰兵級別的窺視自己,不過眼神之中都是畏懼和害怕之色。

    鬼王被誅殺的這一幕他們可都看在眼中。

    這樣的道行不是他們這些小鬼可以對抗的,再加上之前鬼王惹怒了李修遠的緣故,這些冤魂厲鬼擔心可能會被殃及,步鬼王的后塵,故此心中皆是一片害怕。

    李修遠忽的指著一位有鬼將道行的厲鬼道:“你,過來。”

    那被點名的厲鬼渾身一顫,身子都嚇的縮小了一圈,腦袋四處張望了一下,似乎還在看旁邊有沒有其他的鬼。

    “不用左搖右晃了,就是你,過來。”李修遠道。

    “是,是。”

    那惡鬼嚇的急忙連滾帶爬的跑了來,一到面前磕頭就拜:“高人饒命,高人饒命的,小的什么都不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小的也一概不清楚,那鬼王小的不認識,小的是被他抓來的,和這鬼王有著奪妻殺子不共戴天之仇,多虧高人將這鬼王誅殺了,替小鬼報了仇,小鬼感激不盡。”

    “多謝恩人。”

    “多謝恩人。”

    這惡鬼口呼恩人,連連磕頭跪拜。

    “......”李修遠神色古怪的看著他。

    這樣子還鬼將呢,一點節操都沒有,如果之前那鬼王聽見了只怕會氣的把你給吞了。

    “你叫什么名字?”李修遠道。

    “小鬼鄭屠,生前是一個殺豬的屠夫。”這惡鬼顫顫巍巍的說道。

    李修遠道:“吩咐你一件事,做好了可以活命,做不好,我砍了你的腦袋。”

    “啊~!”鄭屠嚇了一跳,渾身一哆嗦。

    “怎么,不愿意?不愿意的話我可以換過一個人,不,換過一只鬼。”李修遠道。

    “愿意,愿意,還請高人吩咐,請高人吩咐。”

    鄭屠又是接連跪拜,連忙應下來。

    李修遠指著這陰山道:“將這左右兩座陰山上所有的冤魂厲鬼集結到山腳下,記住是所有的鬼,少一只不可,若是到時候山上還有鬼,不但你要死,山上的鬼也要死,聽清出了沒有?”

    “小鬼聽清楚了。”鄭屠連忙道,心中卻是松了口氣。

    這事情不算難,感覺活命有希望了。

    李修遠道;“給你半個時辰的時間,半個時辰到了若是還做不到可就別怪我不給你活命的機會了,而且也別試圖逃走,鬼王我都斬了,想來也不缺一鬼將了。”

    “是,是,是。小鬼明白,小鬼明白。”鄭屠磕頭應道。

    “辦事吧。”李修遠揮了揮手。

    鄭屠二話不說,當即化作一股陰風就沖進了陰山之中,隨后卻聽到他的聲音在陰山之中回蕩:“所有的鬼都聽到了沒有,快離開陰山,不可逃走,都在山腳下帶著,趕走,老子剁碎了你們。”

    “關著的鬼也他娘的全放出來,現在鬼王已經死了,我的話誰不聽?”

    “你敢跑?真當老子只是喊喊的么,老子殺了你。”

    “啊~!”

    有厲鬼慘叫聲傳來,想來是被鄭屠給殺死了。

    畢竟是一鬼將,別看在李修遠面前磕頭就拜,一副哆哆嗦嗦的小人樣子,但真面對那些惡鬼的時候威勢還是有的。

    再加上此刻鄭屠頗有幾分狐假虎威的意思,更加的肆無忌憚之前,其他的一些惡鬼更是被他毫不客氣的指揮起來,但凡有不聽話的惡鬼,不是打殘,就是殺死。

    一時間陰神內外惡鬼哀嚎不斷。

    “惡鬼還需惡鬼磨啊,這事情我只看結果,不看過程。”李修遠騎著龍馬在山腳下等著,對這些慘叫無動于衷。

    膽小溫順的冤魂自然會乖乖的來山腳下匯聚。

    只有那些作惡多端,心中畏懼的惡鬼才怕被連誅才會向著逃走,而對這些惡鬼他沒有必要手下留情,若是對惡鬼都有同情心的話,那他就不是人了,就是佛陀了,只有佛陀才有這樣的慈悲之心。

    還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陰山腳下就匯聚了密密麻麻一片的冤魂厲鬼。

    除去之前被消滅的一批,這些冤魂厲鬼的數量多的數以萬計。

    “如此多的鬼生活在這山上,這山已經不下于一座鬼城的存在的。”李修遠心中暗道。

    “高人,高人,小的已經把您吩咐的事情辦好了,山上現在一只鬼都不剩下,而且小的適才在鬼王宮殿之中的時候還發現了一些好東西,小的不敢擅作主張,便給高人帶來了。”這個時候鄭屠諂笑的走了過來,臉上盡是巴結討好的神色。

    “哦,什么好東西,這鬼王難道還留下了什么寶物不成?”李修遠道。

    鄭屠諂笑道:“高人你且看。”

    說著揮了揮手,示意一伙陰兵把東西帶上來。

    李修遠還帶著幾分好奇的看了一眼,可是隨后卻是微微一愣。

    卻見一群陰兵驅趕著幾十位女鬼往這邊走來,這些女鬼一個個貌美不凡,有的楚楚可憐,惹人憐愛,有的成熟嫵媚,讓人心動,有的文雅恬靜,使人悅目,總之燕瘦環肥應有盡有,仿佛天下的美人都匯聚在了這里一樣。

    “艷鬼?你帶這些艷鬼給我做什么?”李修遠說道。

    鄭屠討好道:“高人,這些艷鬼可都是那鬼王幾百年來收集的,個個都是人間的絕色,她們生前有些是皇帝的妃子,有些是青樓的頭牌,有些是山野的美人,高人一個人在陰間身邊怎么能沒幾個女鬼服侍呢,所以小的自作主張把這些女鬼帶來了,高人放心,小的可沒有強迫她們,她們都是十分愿意服侍高人的。”

    似乎為了應了他的話一樣,一些貌美的女鬼已經在給李修遠眉目傳情了。

    雖然鄭屠這做法有些不恥,但他的確是一個人才,見風使舵,巴結討好的功夫一流。

    “我不需要,我是活人對女鬼不感興趣,收起你這媚上的一套,不然下次誅了你。”李修遠冷冷一哼。

    “小鬼知錯了,小鬼知錯了,還請高人恕罪。”鄭屠嚇的急忙跪地磕頭。

    李修遠喝道:“所有的鬼都跟我來,誰敢走脫,便誅了誰,鄭屠你看著他們,出了問題,我先找你。”

    群鬼一顫,不敢任何的反抗。

    鄭屠更是欲哭無淚,只得硬著頭皮答應這門苦差事。

    末了,李修遠再掃看了一眼那些艷鬼,發現這些艷鬼的姿色都不是變化出來的,是實打實的貌美女鬼,這個鬼王到是很懂得享受啊,竟然網羅這么多艷鬼。

    在陰間占山為王,不知道享了多少年的福。

    如今死了,倒也死的不冤枉,夠本了。

    “好大,竟比春花的還大,明明那么大,為什么腰卻那么細,腿也那么細長,這不科學啊,到底怎么長的。”

    李修遠腦海之中回想著那群艷鬼之中一位衣衫半露的女鬼,心中暗暗吃驚,這樣的美人若是在陽間的話,說不定他都會去追求,如果是被皇上看見的話一定會千方百計的奪取那個美人。

    美色,果然是天底下最厲害的東西,連他都守不住心神。

    幸虧自己是人間圣人,鬼魅不近身,不然以他這樣的意志力肯定是會被誘惑的。

    所以說,要想做正人君子,就必須對自己狠一點,不給自己被誘惑的機會。

    坐懷不亂,要么是女的不夠美艷,要么男的是宦官,反正李修遠做不到這一點。

    “食色性也,孔子你說的很對啊,真不愧是圣人。”李修遠暗道,心思轉移,不去想那些艷鬼的事情。

    帶著幾萬冤魂厲鬼,他原路返回,來到了鬼城。

    鬼城修建不夠快,是因為這鬼王作亂的緣故,如今鬼王死了,他又帶來了這么多鬼魂,相信足以加快鬼城的建設。

    “是大少爺回來了。”

    鬼城之外,李忠帶著十幾名鬼將,上千陰兵在城外候著的,當他見到了李修遠騎著龍馬返回的時候卻是急忙迎了上去。

    “李忠,那鬼王我已經誅了,這是那鬼王的腦袋,以后掛在城門上,看看哪個鬼王敢鬧事,身后的是那鬼王統治的冤魂厲鬼,你接收了,惡鬼讓他們去建城,好鬼去送她們轉世,那群艷鬼一只也別留,全部送她們轉世去。”李修遠道。

    說著把那青面獠牙的鬼王腦袋丟了出去。

    李忠下意識的接過,附近的其他鬼將見此臉上皆露出了震驚之色。

    一尊鬼王,說斬就斬,人間圣人的鋒芒當真是鬼神難擋啊,比閻羅還可怕。

    “不過我很好奇,這鬼王腦袋為何沒有消失,反而有血有肉。”李修遠道。

    李忠急忙回道:“大少爺,這是夜叉的腦袋,那鬼王是一只斷頭鬼,他不知道是在那殺了一頭夜叉,奪了他的腦袋接在自己頭上的。”

    “是這樣.....夜叉么?”李修遠問道:“陰間有東西?”

    “回大少爺,夜叉在陰間也有,小的不知道聽那只鬼提起過,陰間的某處被夜叉王占著呢,而且夜叉最為兇惡,吃人,吃鬼,尋常的鬼不敢招惹。”李忠道。

    李修遠道:“我知道了,待我陽間的事情解決之后,我再來掃平陰間,省的一些牛鬼蛇神都躲在陰間作惡,對了,那些艷鬼記住了,可別留。”

    說完又叮囑了一下。

    這些艷鬼的姿色太高,他怕這些李忠,以及其他的鬼將把持不住,到時候生出亂子來,索性眼不見為凈。

    人喜歡貌美的女子,鬼也自然喜歡貌美的女鬼。

    “是,大少爺。”

    李忠好奇的看了一眼那些女鬼,為什么這些女鬼會被大少爺叮囑兩次呢,看了一眼之后卻是暗暗吃驚。

    的確是美艷非凡,應該送去轉世,省的在這里禍害陰間。

    “不夠為了杜絕鬼王作亂這樣的情況再次發生,我會考慮派遣一尊鬼王在這里鎮守的,免得再來鬧事。”李修遠道;“這里的一切就交給你了,我回陽間去了,陽間的動亂還要我去平息呢。”

    “大少爺放心,小的在這里一定會管理好的。”李忠拱手道。

    李修遠點了點頭也不多言,騎馬便走,他在這里李忠反而縮手縮腳,不好辦事,他走了以李忠的能力這些事情不難處理。

    “這位大哥貴姓啊,小的鄭屠,小的一見這位大哥就覺得親切的很,不是兄弟,勝過兄弟,小的也是幫恩公辦事的小鬼,以后還請多多關照啊。”等李修遠走后,鄭屠又屁顛屁顛的諂笑著問候李忠。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