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122章 騎兵入城

作者:橘子沒熟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陳積環視四周,房間里滿是紅綢錦緞,上面繡的不是鴛鴦戲水就是比翼雙飛,一屋子的喜慶在自己的身邊觸手可得。

    雖說因為父親的緣故,他對那五百年士兵有著十分的信任,但現在回想起來,萬一事情發生意外,那世界上的血色婚禮怕是又要再添一場了。

    陳積開門見山,直接問起關于施英同的事情。

    幼笳似乎也并不太了解,這幾個月的時間里,她基本每天都會身著男裝,帶著素素去城里閑逛。

    什么酒肆茶館,什么聽書看戲,只要是能看能玩的,基本上都讓她給逛了個遍。就連紅豆館這樣的妓館勾欄,她都因為一時興起進去過。

    當然,這里的許多場所北涼那邊也同樣擁有,就是規模和風格之類的完全不同而已。在這種情況下,幼笳公主自然對其他人的行蹤沒有半點興趣。

    無奈之下,陳積只能將還在府里的褚二叫來詢問。褚二每天都在負責幼笳公主的防衛,和施英同這個主事的有著不少交集。

    在聽到施英同自從進了洛州城,就直接被知州之子請到澹遠園的時候,陳積的嘴角揚起,他心中的那些疑點與猜測正在不斷的契合。

    陳積是多疑的,這一點毋庸置疑。同時,多疑也讓他變得更為慎重,就和他現在所做的一樣。

    在內院轉了一圈之后,陳積再次返回前院。二哥陳秋和蔣鹿山已經不見,聽李學的說法是,他們已經去了西城,兩千征西軍的騎兵距離洛州城只有幾十里的路程,他們先去接管城頭然后迎他們入城。

    “城防營的那些官兵呢?”

    李學又回道:“知州趙大人已經和其他三位營中副將把他們統一召集起來,不過有很多已經趁亂逃了,方才北城的城門突然大開,原先陸雄手下的那些心腹以及什伍長之類的跑了個干凈,剩下那些士兵也跑了不少。”

    “嗯。”

    陳積點了點頭,對于他們逃跑的行為,那是再正常不過。在沒有攻破武陵王府的情況下,城防營里的官越大,結果就越不容易活。

    只不過在片刻之后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道:“那些人證!”

    “跑了就跑了吧。”

    陳觥背著手從他們的身后走來,然后繼續道:“那些都是小事,等騎兵入城,穩住了局勢之后,剩下的賬可以慢慢算。”

    聽到父親的話后,陳積也只能表示認同。在現在這個節骨眼上,雖說城防營已經退去,但他們顯然正是猶豫不決,神經緊繃的時候,如果自己這邊逼的太緊的話,難免他們會認為活命無望,拼死反咬自己一口,那就實在是得不償失了。

    經過了半天的拼殺之后,原本準備了三天的喜宴肯定是無法完成了,不過那些廚子和雞鴨都在還在廚房。浪費是可恥的。一眾年輕士兵把大門前收拾完成,又洗刷干凈之后,陳積和李學便張羅著他們入席,除了不給上酒之外,其他的大魚大肉將每張桌子都擺了個滿滿當當。年輕士兵們的歲數都不大,還沒到喜歡飲酒的年紀,而且此時正是無肉不歡的時候……

    陳積自然知道,營中肯定還會給他們更好的軍功賞賜,只不過眼下還是這一頓豐盛的午飯來的更為痛快直接一點。

    年輕士兵們的風卷殘云一直持續到騎兵入城,才堪堪停了下嘴。只不過他們倒是并沒有因此而撤席,而是都在等著廚子將那些菜肴再給他們續上。

    傍晚時分,征西軍的騎兵已經將整個洛州城控制在手,剩下沒有跑掉的城防營官兵被統一關到原來的城中營地。

    李疆已經轉醒,沒有什么生命危險,只不過中毒太深,現在還下不了床。而且當他聽到自己的副將越權帶兵,然后攻打武陵王府的時候,急火攻心之下,又再次暈了過去。

    趙樹鏡在前前后后也忙了半天,不斷的在安排一些善后的事情,中間還來過一次武陵王府,說他會安排巡檢司等盡快找出那些皮毛漢子的下落,早日澄清此事。

    所以,過了短短半天的時間,整個洛州城里的風聲全都變成了陸雄膽大包天,在聽到他國郎官的幾句話后便擅自率領下屬強闖武陵王府,真是罪大惡極,罪不容誅!至于他被武陵王府士兵給亂箭射死,那可真是老天開眼,神罰惡人,死有余辜。

    至于北涼的施英同,他的傲氣還是一如從前,不斷聲稱自己做的沒有任何問題,并且表示在得到了對自己北涼不利的消息之后,自然是要選擇讓周國的官方來處理此事。

    他的那些話確實沒錯,站在北涼的角度上,如果陳積真的是和岐國合作的內奸的話,交給周國的官員處理確實沒什么問題。只不過可惜的是,在他強調這些的時候,并沒有什么人給他接茬,武陵王府的人也沒有去找他的意思。

    入夜之后,陳積本來想和二哥陳秋以及蔣鹿山等人在喜宴上一起吃點東西,順便飲上兩杯。這一天實在漫長,他在這短短七八個時辰里的經歷,感覺像是過了七八天一樣,到了此時已經是各種身心俱疲,稍微飲些酒水不僅可以舒緩心情,還可以消疲解乏。

    只是還沒入座就被陳秋給趕了出去,然后一邊推他一邊還道:“我和幾位將軍飲酒敘舊,有你小子什么事,再說了,你不是剛剛新婚么,放著新媳婦兒不要,跑這兒來湊什么熱鬧?快走快走!”

    陳秋手上的力道不用多說,陳積沒有半點兒的反抗能力。而且聽到二哥說完之后,他這才意識過來,現在才是自己新婚的第二天,中午的時候就是自己和那些年輕士兵一起隨便吃的,如果晚上不回去的話,好像確實有些說不過去。

    踏進自己小院的月亮門后,看著房間里的那些紅色燭光,陳積這次倒是沒有遲疑,直接敲門走了進去。

    “世子殿下,洛州城里的事情都處理好了?”

    幼笳公主不知在什么時候已經換了一身紅色短襖,精致的樣式搭配上她那嬌小的身子,讓幼笳公主看起來不僅沒有半點兒臃腫,反而還增添了幾分未曾見過的可愛。

    陳積咳嗽兩聲收回目光,然后點頭應道:“城里的局勢是穩下來了,所以二位放心就好,以后不會再有什么安全問題了。”

    “那始作俑者呢?”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北涼質子》,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