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32章 李星緯

作者:三易公子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拂曉剛過,一個十三四歲的小丫頭拎著沉重的毛竹掃帚,清理



    昨夜落了一地的白色杏花花瓣,笤帚過處留下一條條灰紋。www..org



    聽到門口傳來腳步聲,她停下動作,抬起頭望了一眼。



    “鵝黃姐!”她開心地打招呼。



    一個穿著鵝黃短衣,身材高挑的女子穿過朱紅色的二進門,步履匆匆,眉頭緊鎖。她好似沒聽到小丫頭的話,亦或是思考得太入神,一句話也沒有回應。



    小丫頭有點尷尬,卻不死心,想要和這個公主身邊的貼身侍女搭上話。



    雖然已經春天,冬天凍出來的凍瘡沒有再犯,但是她還是想有個機會進屋,成為一個房中丫鬟。



    鵝黃是公主身邊最面善心慈的,要是她能攀上這條關系,進屋不過早晚的事情。



    “鵝黃姐!”



    鵝黃這一次倒是聽見,她停下來回過頭,看著這個眼熟的小丫鬟,舒眉一笑道“我現在有事情要稟告公主,咱們下次再聊。”



    也不等小丫頭下句話,轉身一臉沉郁,朝著主屋走去。



    又穿過兩扇朱紅門,終于來到正房門口,她深吸一口氣,忐忑地拉開門,走到明月公主旁邊,跪了下去。www..org



    “公主,李公子差人送來了禮物,說是為之前宴會上的冒犯給您賠罪。”鵝黃低著頭,等著公主的回答。



    棗紅正在一旁幫公主修剪花莖,聽到這話,她呼吸一滯,面如土色,握著剪刀的手顫了一下。



    那個瘋子能送什么好東西?她偷偷瞟一眼公主,見她面容平靜,一點波瀾都沒有。



    一雙纖纖玉手在一叢紅紅綠綠中挑了一枝紅艷艷的山茶花,筆劃一下插在面前的花瓶里。



    明月公主欣賞一會兒似乎覺得紅的太過突兀,拿起剪刀,咔嚓一聲把山茶的花朵剪掉,而后朱唇輕啟,問道“送了什么?”



    公主語氣平淡,平淡的就像在詢問今天廚房做那些菜式。這種反應太不正常,要不是那天她親眼所見……鵝黃不愿意回憶那天的不愉快,把手中的禮單攤開遞上去,飛快地說“玉如意一對,紅麝串一對,累絲珠釵三對、碧玉滕花玉佩一對,滴珠宮粉玉簪花棒,各色上紗、春綢、綾各九匹,還有燕窩人參,鮮果肉干……”



    她沒敢說的是,這些東西裝了滿滿10箱,正堵在公主府的門口,讓街上的人瞧得清清楚楚,恐怕明天又要上茶樓楚館的頭條了。www..org



    聽完鵝黃的匯報,明月公主既沒有搭話也沒有要看禮單的意思,仍然不緊不慢地繼續擺弄瓶里的花枝。



    弄了一會兒,明月公主皺著眉,露出憎惡的眼神,拿起剪子,將花枝上的花朵一朵一朵全部剪下來,在花瓶前堆成一座花山。



    “要不然,奴婢將那些人打發走?”鵝黃思索再三,最后小心翼翼的開口。



    “收下吧。”公主輕輕說道。



    像是泄憤一般,明月公主剪掉最后一朵花,眼中的厭惡消失,讓棗紅把這插著綠綠花莖的花瓶擺到一個顯眼的地方。



    這個答案出乎鵝黃和棗紅的預料,棗紅轉頭看向鵝黃,想要確認是不是自己聽錯了,可惜鵝黃十分沒有默契,連眼角的余光都不給她。



    棗紅心里不悅,怨恨看著鵝黃遠去的背影。



    被宮里趕出來的宮女,有什么傲氣的資本?



    其實鵝黃在來的路上已經想好一套說辭,既能推掉李公子的禮物,又能讓李家人如沐春風,不至于失盡臉面。她這樣絞盡腦汁可不僅僅是為明月公主,為左相大人,還為了住在宮里的那位啊!



    此時鵝黃看著那些送禮的人開開心心拿了賞銀,心里頗不是滋味。明月公主收下禮物要比將人攆走高明得多,可她就是說不上來哪里怪怪的。



    若要說李府的那位公子是個瘋子,這個明月公主不是心機深沉的話,那他就是一個已經入魔的人,和李公子不相上下。



    鵝黃嘆口氣。



    李公子名叫李星緯,是當朝左相的嫡親孫子,已故泰文公主的兒子,當今大王的侄子。自從明月公主入住公主府之后,鵝黃一直在等李星緯的請帖。



    這個李星緯在皇都是家喻戶曉的一號人物,行為瘋瘋癲癲,常常不按條理出牌,重要的是,這人暴虐成性,色膽包天,從來不問街上女子身份貴賤,只要是他看上的,回家收拾收拾準備被李府接走吧!



    久而久之,即使是白天,在大街上也看不見年輕漂亮的女子了。正經人家都不愿意自己清清白白的女兒被這種渣滓玷污。



    而明月公主聲名在外,被李星緯請過去是早晚的事。



    不過鵝黃沒有想到,李星緯會為宴會上自己無禮的舉動賠禮道歉,這就像有人告訴她明天城中所有的桃花都會凋謝一樣的荒謬。



    難道是哪個神仙給他通了竅,讓他像一個正常人一樣?



    當初收到李星緯請帖的時候,明月公主打算冷處理,但是經過鵝黃的勸說,還是盛裝打扮,準時赴宴。



    當朝左相權傾朝野,加上李星緯和皇室宗親沾親帶故,她雖然貴為公主,但在這些手中掌握權力財富的人眼中,什么也不是。那些人看重的并不是她這個人,而是自己這張漂亮的臉。



    這一點洪明月比誰都清楚。



    盡管通過鵝黃和棗紅的描述,心里對李星緯這個人有了一定的了解,不過等她真正站在廳堂中,還是愣住了。



    主座上的李星緯看著30左右,烏發雪膚,一道劍眉斜斜入鬢,炯炯有神的眸子在明月剛剛一出場就鎖定了,好像一匹孤獨的餓極了的狼,皚皚白雪之中看到了一只肥美的野兔。



    那人左邊鬢角下長著一塊紅色的胎記,看著像是揪下一瓣三葉草的葉子,沾著紅泥印在上面。



    長的一表人才,也算是極品禽獸了。



    明月公主款款坐在客位上,環顧一周之后,顰著眉不說話。



    像是明月公主把自己的疑惑說出來,李星緯開口說道“這個宴會只為明月公主一個人開,公主,你開心嗎?”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給不系舟打工的那些日子》,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