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1053章 足夠凄涼

作者:林淺顧城驍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林渝原來是多明媚陽光的性格啊,就因為突然知道自己不是林家親生,她硬將那份明媚陽光給壓了下去,憋屈自卑地過了這么些年。

    知道自己是被親生父母遺棄的,她謹小慎微,過得比以前的林淺還要卑微。

    現在,突然決定了要認親,她這心里,一下子就豁達了。

    但是,豁達歸豁達,緊張還是緊張的。

    在回家等消息的幾天,她真是體會了什么叫寢食難安,既擔心又興奮,腎上腺素就沒有降下來過。

    那日,林渝剛到辦公室,椅子都沒坐熱就打電話給林淺了。

    “喂,小淺,結果出來了嗎?……不不不你先別說話……如果結果出來了,你咳嗽一下,沒出來你就說沒出來。”

    “……”

    “不吭聲是幾個意思?找到了?但是人不在國內?還是……還是……人都已經沒了?”

    林淺坦然地問道:“說完了嗎?我到底能不能說話?”

    “能,能,哎呀小淺,我這不是著急么。”

    “寧軍醫和顧城驍剛通完話,我正要告訴你,你就先打來了,想知道結果嗎?”

    “想啊,”林渝激動不已,握著手機的手都在發抖,“你等等說,讓我緩一緩,緩一緩……”

    林淺在這頭嘻嘻嘻地笑,雖然不在眼前,但她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林渝那局促不安的樣子。

    “緩好了嗎?劇透一下,是好消息。”

    “找到他們了?”

    “找到了。”

    “他們還健在?”

    “在,只是不是健在,你爸腦梗,癱瘓在床。”

    “……”林渝愣住了,什么聲音都沒有,動了動嘴唇,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小渝,大伯就是你的親爸,親生的,鑒定過dna的,不用懷疑,你就是林家的女兒。”

    林渝都懵了,她聽到了什么?她是林培的親生女兒?親生的?

    林渝不自覺地笑了出來,所以,她叫了二十多年的爸爸,還是她的爸爸,是親生的爸爸。

    “開心嗎?”

    “嗯,開心,這樣說來,咱兩也是有血緣關系的呢。”

    “是的,咱兩這姐妹關系是蓋戳認證了的,板上釘釘。”

    “那……那……我媽呢?”

    林淺穩穩了聲音,更是愉悅,“不是朱曼玉,你放心。”

    “是誰?”

    “她叫葉歡,而且小渝,你也不是什么見不得光的私生女,林培和葉歡是領了證結過婚的,他們是合法夫妻。”

    林渝震驚不已,腦袋空白,混不所知,整個人都處于一種呆愣的狀態。

    “顧城驍都查過了,查證清楚了才會出結果,你爸和你媽是合法的夫妻。”

    “那……那……”

    “當年的事情外人無法考證,不過,林培離婚再婚的時間只隔了一天,林培和朱曼玉登記結婚的時候林瀟姐都已經兩歲了。”

    得知這一切的林渝,一個人呆呆地坐在辦公室里,她固然不可能猜對所有的事情,但照這個時間表來看,也能推測出個大概。

    林淺在電話之后就給她發來了書面的報告,顧城驍調查得非常細致,除了dna親子鑒定報告之外,還有林培、葉歡、朱曼玉三人的詳細資料。

    林渝將報告一一打印出來,然后另外拿了一張白紙,和一支筆,將幾個時間點列了出來。

    林培和葉歡是結婚后的第九年離的婚,離婚后第二天,林培就和朱曼玉領證了,當時年僅兩歲的林瀟就成了家里唯一的孩子。

    而林渝,是在一年之后才到的林家。

    她聽朱曼玉說過,她是被父母遺棄在林家附近的垃圾桶旁邊,發現她的時候,她的襁褓里有紙條,寫著出生年月。

    如果朱曼玉沒有撒謊,如果她的出生年月是真,也就是說,她是在葉歡離婚后的第七個月出生的,懷胎十月,一朝分娩,葉歡和林培離婚的時候已經有了至少兩個月的身孕。

    林培葉歡結婚九年都沒有孩子,朱曼玉卻給林培生了一個孩子,想來,這也是朱曼玉能上位的主要原因。

    資料顯示,葉歡結婚之后成了家庭主婦,并沒有出去工作,沒有工作就沒有收入,沒有收入就沒有地位,可想而知,離婚的時候她有多被動。

    葉歡是被拋棄的人,一個女人,沒了丈夫,沒了家庭,又多年沒有工作,多年不孕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她肯定不舍得打掉,咬著牙生下來,卻無力撫養。

    林渝越想越心痛,淚水不知不覺潸然落下,她或許不能夠體會葉歡當時的苦楚,但她是可以理解的。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葉歡肯定是為了女兒能活下去,才把她送回到了林培家里。

    至于什么丟棄在垃圾桶邊,那是從朱曼玉嘴里說出來的,朱曼玉的話不能當真。

    林渝越想,思路越清晰,這個黑心的朱曼玉,不但破壞了她父母的婚姻,還故意隱瞞她和林培的關系,可惡,可怕,可恨。

    林渝又翻閱了葉歡的經歷,葉歡沒有再婚,至今單身,后來她離開了b市,去了好幾個城市,也換了好幾份工作,再后來,她出了國。

    “沒有了?”正看得入神,誰知道已經是最后一頁,林渝翻到反面,已經沒有了,又翻了翻手機里林淺發來的那份,這確實是最后一頁。

    林渝看了又看,想了又想,父母輩的往事大概就是如此了,可氣的是那個朱曼玉一直都把她和林培玩弄于股掌之間,讓他們父女感情變得日漸涼薄。

    想及此,林渝倏地站起身來,急匆匆地跟飯飯打了個招呼,就往醫院趕去。

    親媽不知身處何處,但親爹還是想見就能見到的。

    醫院病房,林培躺在床上,嘴里插著喉管,身上貼著各種儀器片,床頭一堆檢測儀。他的身體一動不動,只有一雙渾濁泛黃的眼睛,看著頂部的天花板。

    醒著的時候,他就只能看看天花板。

    自從被醫生宣布了全身癱瘓,朱曼玉就沒有再來過,來醫院也是去燒傷科看林瀟,也不愿意多走幾步路過來看林培。

    林培動不了,說不了話,但腦子并不糊涂,值夜班的護士時常聽到從這個病房里傳出的嗚嗚的哭聲。

    林培的哭聲很小,但足夠凄涼。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野蠻嬌妻放肆寵》,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