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五十九章 概念妖,不化骨前首領

作者:歷史的塵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他是自殺。”

    直面十幾把黑洞洞的槍口,孟曉夜避免做出什么動作讓他們誤會。

    “有監控吧?你們自己看。”

    造人們手中拿著的槍械與常見的不同,從外觀上看沒有彈匣的位置,整體厚重笨拙許多。

    先前提問的女性造人與周圍同伴對過眼神后,靠近蹲下,接過羅霄滿是血污的身體。

    貓姐她們在稍遠的座位擔憂看著這邊,但礙于身為維持秩序的造人不能靠近。全場妖怪都將視線看了過來,審判程序因此終止。

    審判長以及一眾工作人員冷著臉過來查看情況,看見羅霄的遺容后,臉上都露出沉重得仿佛壓著一座山。

    安靜坐在被告席位上的千靈,也擺著腦袋看向審判庭后方,但因為聚集去的人太多看不清,只能扭頭跟身邊的訴訟代理人說話。

    “監控室的人說確實是羅秘書長自己……”一位造人趕到審判長身邊,欲言又止。

    “攝影呢?聲音錄下來沒有?”審判長看向不遠處過道上的攝影設備,“趕緊拿把錄像調出來。”

    一群人在審判長的囑咐下忙碌起來,事務所的妖族們也收起驚訝,大部分坐下靜待事情調查出結果,私底下議論紛紛。

    抱著羅霄尸體的女性造人在發現東墻刀后,立刻撿起它,看了眼心臟處的傷勢,她眼睛一睜揮刀刺入羅霄大腿,狠狠一拉!

    皮膚脂肪與猩紅的肌肉組織暴露于空氣中,刀身帶出血液飛濺,心臟處的致命傷口無比艱難的緩緩縮小。

    “他還活著?”孟曉夜見狀很驚訝。

    “秘書長可是頂配的造人,雖然偏向文職。”女造人手口不停的忙碌,看起來就像是在將羅霄大塊切割。

    “還能被激活,只是……”旁邊有位聲線稚嫩的造人不忍言。

    “阿彌陀佛,這位施主請先遠離秘書長。”不知什么時候,肌肉光頭的千仞大師擠入人群。

    他嘴上客氣,渾身卻泛出一陣金光,散發出仿佛刺透內心深處的光芒。

    女造人的動作立即停滯,即使掙扎也紋絲不動。

    “大師你誤會了,這是能轉移傷勢的邪物東墻刀。”旁邊有位造人連忙解釋。

    千仞大師微微垂頭,面有憂色道:“貧僧曾聽說‘不化骨’的創建者也是一名概念妖,終日以一副白骨示人,能隨意更換身體。”

    “而祂被收容的地方,就在新海市附近。”

    “你們還愣著干什么!”審判長瞪眼大喝,轉頭吩咐道:“把秘書長帶到隔離室!”

    “不化骨是什么?跟這有關系?”孟曉夜一頭霧水,向剛才出聲的年輕造人詢問。

    “你假的吧?那么大名頭的組織都不知道?”

    談話間,羅霄忽然詐尸般抬手,將抱起他的女造人推飛滾落一邊,自己破娃娃般墜落。

    千仞大師立刻抬頭怒目圓睜,大步一踏捏印出掌,一股帶著金光的灼人熱浪海嘯般排開!

    孟曉夜只覺身前像是有輛大巴車迎面撞擊,身體輕飄飄的往后騰起飛轉,天旋地轉。

    眾人都驚訝于千仞大師突然出手,除了個別身上有重裝備的造人能稍微穩住身形,周圍其余人盡皆被拋飛。

    半空中孟曉夜看見兩道白虹劃過,分別從千仞大師肩膀兩旁穿刺墜下!

    “咯咯,我可不是陰邪之物。”一道含笑的中性聲音忽然在眾人耳邊響起,語氣中帶著的不是譏諷,而是輕蔑。

    “這下熱鬧可看大了。”貓姐現身孟曉夜身后,將他穩穩接住落到地面。

    “可千萬別是那一位。”白姐和熊叔也趕來。

    全審判庭的妖族都意識到事情的嚴峻性,個別如白珍瓏般了解較多的妖更是心頭升起烏云。

    不是沒妖想開溜,但在局勢為清的情況下都不敢亂動。

    “白姐你說的是誰?”貓咖屋的三只妖都神情嚴肅,讓孟曉夜也有些沒底。

    “跟嬰房一樣也是概念妖,但危險性不是一個量級的。”白珍瓏臉上長出成片的灰白蛇鱗,一股股白霧從她體內散發,繚繞周身。

    一雙明亮眼眸,在霧氣中變得越來越血紅。

    “你別逞強!”貓姐攔住白珍瓏:“沒錯了就是代號‘骨魔’的那位!你去也白搭。”

    “千仞大師一個人撐不住,不上也得上!”話從熊叔口中說出,他昂首怒吼,渾身迅速生長出大蓬棕黃色毛發,身體也迅速往熊類膨脹變形!

    那邊千仞大師的手印僵在半空,被一只贊新的骨掌阻擋住。

    他渾身火焰般蒸騰起金色能量,身邊光線扭曲變形,可貼近光滑骨掌的地方,卻光禿禿的什么也沒有。

    仿佛所有能量都瞬間消散。

    一整具光亮的骨骼從羅霄皮肉里逐漸透出,表層的血肉盡皆溶解,黑洞洞的眼眶鼻孔只有漆黑一片,連周圍的光線都不能明亮。

    “你害怕死亡嗎?”白骨牙齒開合,是剛才說話的中性聲線。

    “生死皆空。”千仞大師勉強回應,渾身深厚法力仿佛泥牛入海,一碰到對方就化為烏有。

    可偏偏那看起來輕飄飄的骨掌有駭人的吸附力,他現在已經身不由己。

    “可你不是佛,卻偏要裝膜作樣。”骨魔緩緩站起身,仿佛一具完美無缺的人類骨頭標本:“你家里長輩肯定忘說了,不能靠近我。”

    “我”字剛落下,千仞大師和骨魔身邊的所有造人,以及審判長在內的數位非武裝工作人員,全部齊刷刷軟綿綿的倒下。

    千仞大師也仿佛一瞬衰老十年,臉頰干瘦皺紋突顯,體表金光忽明忽滅。

    “邪魔受死!”仙氣飄飄的道長道姑浮空而起,捏著劍指收回飛劍,兩道劍光橫淌半空合成一柄寒光四溢的飛劍,直射向骨魔伸出的手臂!

    鐺!

    骨魔隨手一截,劍光被打散,露出原形的三寸飛劍直插入地板,靈性盡失恍若死物。

    “不愧是我看中的妖。”骨魔滿意的看了眼自己無損的手臂骨骼,“用來干文職實在浪費。”

    “過了這么多年,你們怎么還往我身上扔東西,哦我忘了,人類就是一代又一代重復著前人的愚蠢。”

    半空中,道長道姑臉色煞白緩緩落下,身形搖搖欲墜。

    人類三位修行者盡數敗下,見證全過程的事務所妖怪們一時間噤若寒蟬,只有十多位造人舉起武器包圍骨魔身影,但也不敢寸進。

    “吼!”熊咆哮聲炸響室內。

    至少七米高的熊妖昂首怒號,地板在他鋒利的熊爪下如豆腐塊般裂開,審判庭并不小,但容納下這樣一尊龐然大物瞬間顯得不夠伸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今晚有好夢》,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