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皇叔(24)

作者:糖中貓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話說這個邊關戰事, 那是時時都有,但是又不是什么大事,屬于不打就要損失, 打了也得不到什么補償的類型。</p>

    邊關這邊對著草原, 草原上的蠻人一到了冬天, 草原上沒有草給自己養的牛羊吃了,就開始來騷擾邊關, 搶奪本朝百姓財物。</p>

    這種行為很可恥,偏偏因為他們騷擾完了就跑, 等到將士們趕過去只剩下一片狼藉,一時竟然有些奈何不得他們。</p>

    這些蠻人都是分為大大小小部落的, 王族自然是住在最大的那個部落里,他們之前不是在這片草原的, 這片草原上原本生活的是另一個蠻人種族。</p>

    只是這蠻人實在是太不知輕重,率領著部落不光搶占走了本朝財物,還擄走女人, 殺死男人, 將小孩子帶回去做奴隸。</p>

    你搶東西是很討厭,但真打起來,大家也不會多認真, 畢竟蠻人最擅長就是打不過了往草叢里跑, 將士們不認路,在草原上容易迷路,追著追著就只能放棄了。</p>

    可搶東西就算了, 你還殺人。</p>

    這可就不能忍了。</p>

    當時駐守邊關的將軍大怒, 向朝廷申報之后,直接帶著自己的兵將那個部落的三個王子全都斬殺。</p>

    老國王因為兒子都死了, 一病不起。</p>

    王族沒落,本來依附他們的各大部落立刻一擁而上,瓜分了王族。</p>

    于是,草原的新主人吸取了前任主人的教訓。</p>

    他依舊是在冬天指揮著底下的人去搶劫,但是嚴令禁止搶人回來,殺人也不允許,否則就按照死罪來判。</p>

    他們草原的死罪可比中原人死罪厲害多了,人家是砍頭,講究個速戰速決,他們是講究死的越慢越折磨人就好。</p>

    比如將人腳上綁上一根繩子,繩子一頭綁著大石頭,另一頭綁在樹上,將石頭從高處推下,樹肯定是不會動的,但是人會隨著石頭被推下去而跟著不受控制的一起往下摔。</p>

    一頭是石頭,一頭是樹,自然能感受到身體拉扯的疼痛,最好的結局就是整個人隨著石頭掉落下去摔死,最差的結局就是繩子綁的太嚴實,人吊在高處,左右都忍受著劇痛,足足過了五天左右才會咽氣。</p>

    這酷刑十分殘忍,尤其是每次實行時,都不會封嘴,于是草原上便能聽到那個被施刑的人不分晝夜的哀嚎慘叫。</p>

    否則在難熬的冬天,怎么能震懾住不想挨餓的部下。</p>

    新誕生的王族學聰明了,敵進我退,敵退我進,我們只是偷東西搶東西,又沒有殺人,你們國家兵強馬壯的又富強,百姓沒了這點糧食也不會死,你們愿意犧牲自己將士的性命,來不熟悉的草原追殺我們嗎?</p>

    他們想的真不錯,邊關將士的確不可能因為一些糧食千里追殺。</p>

    否則要是陷在了草原,最后受損失的可是他們。</p>

    于是,王族就這么不要臉的茍了好幾年。</p>

    但是今年很奇怪,一向自覺打不過中原人,所以從來不會去想著打仗的王族,竟然直接朝著中原宣戰了。</p>

    宣戰啊。</p>

    邊關被弄了個猝不及防,只能趕忙向朝廷稟報,再申請一下軍餉什么的。</p>

    宣戰的蠻族還是跟之前一樣的不要臉,依舊是敵進我退,敵退我進,隨機來騷擾邊關。</p>

    雖然還沒直接打起來,但已經造成許多將士心情暴躁了。</p>

    這種不要臉的打法,之前他們還沒遇見過,猛然遇見,想打回去吧,夠不著,想同樣來上一次吧,他們的城墻在這里站著跑不掉,草原里的部落卻都是住帳篷的。</p>

    席子一卷,人家到哪里都能睡。</p>

    特別的臭不要臉。</p>

    將士們非常的不解,之前他們也不是沒有和這些草原蠻子們打過交道,明明他們雖然也很狡猾,但是也沒不要臉到這個程度啊。</p>

    搞什么啊真是。</p>

    而負責駐守邊關的鄭將軍,則是一如既往的沉默著,他不發表意見,他也不多做別的,只等著朝廷說的,耀王殿下來監軍。</p>

    底下的屬下也都習慣了他這副樣子。</p>

    鄭將軍是最忠心陛下的,這絕對是所有人都認同的。</p>

    當初陛下剛登上皇位,位置還不是很穩,陛下親弟造反,便是鄭將軍一力護駕,甚至為陛下擋了一劍,到現在肩膀上還有那個猙獰傷疤。</p>

    而陛下也十分信任鄭將軍,不光將兵權交給了他,還封了他的女兒為郡主,接到了宮中教導。</p>

    多么讓人感動的君臣之情啊。</p>

    所有人都覺得,陛下對鄭將軍已經非常好了。</p>

    可段青恩知道并不是。</p>

    這位鄭將軍,當初與夫人恩愛,兩人雖然只有一個女兒,卻是老來得女,愛若珍寶,恨不得將全天下最好的東西都捧到她面前。</p>

    他恐怕是古代為數不多的超級好父親了。</p>

    可惜,他軍功太過,手有兵權。</p>

    皇帝不可能卸掉他的兵權,否則要引天下人議論,于是鄭將軍被派出京城,他的妻子女兒卻被留下。</p>

    這本來也是挺常見的操作,鄭將軍也接受了,繼續盡忠于他。</p>

    結果不妙就不妙在,皇帝是個靠下半身思考的生物,而鄭將軍的夫人與女兒又因為要表示對她們的榮寵,經常被太后宣召進宮。</p>

    喝了一點酒的皇帝,便這么撞到了鄭將軍才十五歲的小女兒。</p>

    花一樣的年紀,他從前又沒見過,不知道這是鄭將軍獨女,于是不顧對方的哭叫,拽著她便成了好事。</p>

    鄭夫人本來就年紀大了,眼看著老來女被折騰的奄奄一息,一口氣沒上來就死在了宮里。</p>

    皇帝也是心虛,連忙提出將這姑娘封為妃子。</p>

    姑娘抵死不從,他只能退而求其次,讓太后將姑娘收為義女,成了郡主。</p>

    人家妻子與女兒好好的留在京城里,結果妻子被氣死了,女兒被他給那什么了,就算是皇帝平日里再怎么理直氣壯也覺得這事不好弄。</p>

    可要是這件事鬧大,他名聲怎么辦。</p>

    于是,只能留下這個姑娘在宮里繼續當做人質,好讓鄭將軍只能繼續像是之前那樣為他賣命了。</p>

    這件事,鄭將軍從未跟人說過。</p>

    即使心底恨得恨不得燒了皇宮,他也一個字都不能說。</p>

    無他,若是這件事宣揚出去,皇帝是會名譽掃地。</p>

    可他的女兒,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被人知道了自己失|身這件事,還是滿世界都知道,依她的性子,估計也活不成了。</p>

    段青恩為什么知道這件秘事呢,還是要多謝萬思媛。</p>

    這個進了皇后宮里做女官,每日都要做著自己從來沒做過的活計,被他人呼來喝去,又因為流產身子虛弱腹痛不已的萬思媛。</p>

    因為厭惡她,覺得她蠢笨如豬,皇帝也不會多廢心神在她身上,但她不放棄不拋棄,還試圖讓自己能夠像是之前那樣吸引皇帝。</p>

    于是大把的撒銀子出去,托了人在出宮時給自己買東西。</p>

    皇帝知道她有多么蠢笨,也從來不去查她寫的單子。</p>

    段青恩留在宮中的人只要將自己探到的消息以秘法寫在萬思媛單子上,輕輕松松就能將消息傳出去。</p>

    而且還不會暴露自己。</p>

    萬思媛,一位完美的掩護體。</p>

    段青恩到來時,已然是滿頭白發的鄭將軍來迎接他。</p>

    見他跪地,段青恩伸手將他扶了起來:</p>

    “將軍不必多禮,本王一路上舟車勞頓,身子有些不適,今日便先去歇息了。”</p>

    被皇帝派來跟在段青恩身邊的人心里一松。</p>

    果然,耀王這個性子,肯定也沒什么妨礙。</p>

    他們放心的跟著段青恩進了屋,外面的鄭將軍依舊如往常那樣冷著臉,轉身徑直離開了這里。</p>

    到了無人的地方,他才緩緩張開自己的手掌。</p>

    掌心里,正有一只翠綠色點珠。</p>

    這是他當初為妻子買的,之后女兒喜歡,夫人便送給了她。

    當初他知道了妻子突然去世,女兒被封為郡主接到了宮中時便覺得不對勁,匆匆回京,跪在宮里一下午,才被松口讓他見到自己的女兒。</p>

    向來活潑機敏的她整個人都好像被抽去了所有生氣,面色蒼白,身形瘦弱的連衣服都撐不起來,見了他便大哭。</p>

    父女二人只說了半個時辰不到的話,就有人匆忙催促,說是太后招郡主說話。</p>

    之后,他被叫到了尚書房。</p>

    皇帝賜給他兩個美人,又說可賜婚給他,讓他再生個兒子好繼承家業。</p>

    可這些有什么用。</p>

    別說兩個,就是二十個二百個美人,她們都換不回他夫人回來。</p>

    再生個兒子,也抵消不了他自小捧在手心里養大的女兒吃得苦和受的罪。</p>

    但他又知道,自己不能表達出不滿。</p>

    皇帝這是施恩呢,他要是不接住,并且感激涕零,表示“夫人死了沒關系女兒被折辱也沒關系”,施恩便要變成降罪了。</p>

    他所忠心的,便是這個人。</p>

    鄭將軍跪下謝恩,回到軍營后,依舊像是以前那樣,只是他不再大笑喝酒,也不再回憶曾經皇帝是多么信重他。</p>

    他只等著。</p>

    雖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p>

    而現在,望著掌心里的點翠。</p>

    鄭將軍笑了。</p>

    笑著笑著,眼里便有了淚。</p>

    夫人,我等到了。</p>

    ****</p>

    “那漢人的王爺好像來了,大哥,您說我們要不要把那個王爺擒過來,都是王爺了,應該地位挺高的,抓過來之后,再跟他們要糧食,就不信他們不給。”</p>

    寬大的帳篷里,穿著厚實的大汗肆意躺在皮毯上,手中拿著一張輿圖,望著上面標注的草原位置沉思。</p>

    他的弟弟見他這樣,頓時不滿了:“大哥,你自從得了這張圖,就每天都在看,我現在在跟你說話,你就不能等到我們說完話了再繼續看嗎?”</p>

    “我這不是也聽著你說話嗎?”</p>

    “你那是看著圖,大哥,這個圖到底是哪個姑娘送給你的,竟然能讓你這么喜歡,我今日來時,可是聽見有人吃醋了。”</p>

    大汗將圖往旁邊小心一放,緩緩坐起了身,他生的壯碩,頭發扎成鞭子灑著,相貌是典型的濃眉歷眼,鼻梁高,長得十分英俊。</p>

    雖然這樣的相貌在京城并不怎么受歡迎,女子們大多都更加喜歡如段青恩這樣長相俊秀,文質彬彬的,欣賞不來這些狂野美,但草原部落里的女人們卻都很喜歡這樣的長相,覺得有安全感。</p>

    再加上他雖然年輕,卻十分的會把握機遇,前兩年前任大汗死去,底下也沒有繼承人,當時大家都打成一團,搶奪前任大汗留下的財富。</p>

    只有他,站出來帶領著自己的族人趁著混亂打下了其他部落,成為了新的大汗。</p>

    這些年他又成功的帶著族人們熬過了冬天,因此在草原上,他的威望很高,許多漂亮的姑娘們都很想要嫁給他,幾乎每天他都能夠收到鮮花和禮物,可他都不怎么感興趣,只和自己的妻子一起過。</p>

    草原上地位越是高的男人,身邊的女人就越是多,這也是很正常的事,但他卻從來不會去想著要更多的女人,難免讓人擔心他的妻子能不能夠滿足他。</p>

    因此他的弟弟才會猜測,這張被自己大哥拿在手上看了好幾天都不舍得放手的圖是哪個漂亮的姑娘送的。</p>

    “不是姑娘,是一個想要尋求我們幫助的人。”</p>

    大汗很信任自己的胞弟,兩人小時候曾經一起追逐過野馬,長大了,他的弟弟又跟著他一起征戰,終于,他成了大漢,他和他的弟弟成為了草原上最尊貴的人。</p>

    但是這還不夠,每年冬天,他們的子民還是會餓死,他們的牛羊也會因為找不到食物而死。</p>

    他們只能去搶奪漢人的糧食,但這也很有風險,只看前任大汗是怎么死的便知道了。</p>

    于是他一直很發愁,但前幾天,當有個中原商人來到他們的草原,將這個圖以及那個漢人王爺的一封信交給他時,他便找到了新的出路。</p>

    之前草原被前任大汗掌控的時候,并不如何禁底下的人針對漢人。</p>

    因此,來到草原上的商人都是被殺死或者搶奪走財務的,這也導致了漢人們并不敢踏足草原,前任大汗很滿足這一點,他覺得這是自己保衛了自己的領土。</p>

    可這一任的大汗不這么想。</p>

    總是搶奪漢人的食物并不可行,漢人的軍隊很厲害,之前只是懶得對付他們,若是有一天,漢人那邊突然不想要讓他們做鄰居了,雖然會費點力氣,但也絕對可以滅了他們的部族。</p>

    他作為大汗,當然要遠遠看向未來。</p>

    而這封信,就給他描繪了一個可以讓自己的族人能夠活下去的未來。</p>

    只要他做出一點努力,草原便可以得到朝廷的幫助,在草原上滿是綠草,牛羊也肥美的時候,將這些牛羊與漢人換成糧食。</p>

    等到了冬日,糧食便可以讓他們度過這個冬天。</p>

    這個解決方法很簡單,大汗不是沒想到過,但是問題就是漢人從朝廷到百姓都排斥懼怕他們,他們的長相又與漢人有很大不同,即使自己走進漢人國土,也會被殺死。</p>

    畢竟兩邊的關系實在是不怎么樣。</p>

    再加上之前死掉的商人,即使是財富最大的商人都不敢再來草原找運氣。</p>

    如果說來一百個商人,死了九十九個,還剩下一個賺的盆滿缽。</p>

    那么會有大批的商人來到草原。</p>

    可問題是,目前的情況是,在漢人眼中,是來了一百個商人,便死了一百個,這種情況商人們怎么可能愿意來這里。</p>

    部落里的人不能去,商人們不會來,這便是難題了。</p>

    可如今,只要他幫幫忙,那個漢人王爺便能幫助他們。</p>

    他還給了他一張輿圖,上面清晰地描繪了草原各地地形,如果真的惹怒了朝廷,他們完全可以換個地方發展。</p>

    大不了冬天再回來搶,搶了就跑。</p>

    完全沒有損失,回報的利益卻相當大的一件事。</p>

    為什么不答應呢?</p>

    大汗笑著將身子坐直,對著自己的弟弟道:“繼續讓他們不停地騷擾邊關,但不要攻擊,只讓他們知道,我們在和他們對戰就好。”</p>

    弟弟不明白:“可這樣做對我們有什么好處?騷擾他們我們又得不到牛羊。”</p>

    大漢自信的笑道:</p>

    “我們現在是得不到牛羊,但我們也不會失去牛羊,可如果我們拖的時間足夠長,就能得到整個部落的安全。”</p>

    草原部落依舊是每天都騷擾,也不直接打,就是騷擾一下,又趕緊走。</p>

    邊關現在是放棄不打也不行,直接打也夠不著,這邊解決不了,朝廷就只能一個勁的往這里送糧食。</p>

    鄭將軍與段青恩通了氣,像模像樣的帶著兵和對方“對戰”一番。</p>

    接著又理直氣壯的找朝廷要糧食。</p>

    這一次是對方先挑釁,而且不加悔改,就算是朝廷不想打,面子也要撐下去,只能繼續給。</p>

    段青恩依舊當著他的那個廢人王爺,每天縮在屋子里不出來,經常還能看見大夫出入將軍府(他暫居在那)。</p>

    于是大家就都知道了,耀王是個身子不好的,自從來了邊關就一直在養病,聽說到現在都還下不來床。</p>

    這也是正常的,畢竟大家都知道耀王殿下曾經傷了腿,身子就受損,比別人弱一些也是常事。</p>

    消息傳回京城,皇帝雖然有些失望段青恩身子骨都這么破敗了居然還沒死在路上。</p>

    但是知道他現在也是撐不了多久也就放心了。</p>

    他最近人逢喜事精神爽,心情很不錯,又出宮溜達了一圈,沒偶遇什么貌美女子后只能又回了宮,然后就看見了萬思媛。</p>

    說實話,萬思媛如今模樣跟當初與皇帝相遇時的樣子完全不同了。</p>

    那時候的她,好歹漂亮,年輕,雖然說腦子有點問題,但臉肯定是能拿得出手的。</p>

    但是如今的她,手因為干粗活粗糙的不行,臉上也被風吹得起了兩片高原紅,而且因為被強行喂藥流產,又沒有好好休養反而來了宮里要用冷水洗衣,辛苦伺|候別人,臉色蠟黃,整個人看上去好像瞬間老了十歲一樣。</p>

    這副模樣,別說讓皇帝在知道實情的情況下碰她了,就算是不知道,他也看不上。</p>

    萬思媛上下兩輩子都沒吃過這樣的苦頭。</p>

    皇后將她當做一條狗,每天要她做這個做那個,就連小宮女都看不上她,面上叫她姐姐,背地里各種說她壞話,被子太薄了她晚上冷的睡不著,肚子一陣陣的疼,下雨天也疼,想要休息卻不能。</p>

    這樣的日子,她再也不想過了。</p>

    因此,一見到皇帝,她就不顧一切的撲了上去,苦苦哀求:“陛下,陛下我終于見到您了,我是媛兒啊,您不是說要一輩子對我好的嗎?求求您救救我。”</p>

    “滾開!”

    皇帝嚇了一跳,連忙嫌惡的把她踢開,周圍伺|候的人趕緊上前拉著萬思媛往后退。</p>

    萬思媛卻還是一個勁的往前沖:“陛下,您忘了我們之前的事了嗎?陛下求求您,陛下……”</p>

    皇帝之前還真忘了萬思媛,現在一見到她就想起來了。</p>

    對哦,忘記處置她了。</p>

    他直接揮揮手:“把這個女人給朕拖下去,杖斃。”</p>

    萬思媛整個人都僵住了。</p>

    她不可置信的看向皇帝,卻發現這個自己一直以為對她濃情蜜意的人,望向她的視線里滿是厭惡。</p>

    怎么回事?!!</p>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p>

    眼看著那些人要把自己拖下去杖斃,求生的本能讓她大腦飛速旋轉:“陛下您不能殺了我!!我知道很多事,我知道很多事!!!”</p>

    一個這么蠢笨的女人,能知道什么事。</p>

    皇帝不屑的轉身要走,卻聽著身后的萬思媛大喊著:“明日天狗就要吃月亮!!您不相信的話,再等一日,就等一日就知道奴婢說的是不是真的了!!”</p>

    皇帝的腳步頓住了。</p>

    天狗食月,每一次出現,皇帝都是背鍋的那個,要祭天禱告,要告罪。</p>

    而這樣的大事,卻被萬思媛篤定的說了出來。</p>

    他狐疑的回頭看看,見萬思媛一臉的肯定,到底還是覺得不能大意,揮揮手:“壓下去。”</p>

    “若是明日什么都沒有,朕就活剮了你。”</p>

    萬思媛打了個哆嗦,卻是十分肯定的。</p>

    畢竟上輩子就發生過,當時她嚇得躲在屋里,特別害怕天狗吃完月亮還要下來。</p>

    她絕對不會有錯的!</p>

    第二日,天狗食月。</p>

    段青恩望著上方仿佛漸漸被吞噬的月亮,對著德喜道:“京中那位,該下去了。”</p>

    德喜應諾:“是。”</p>

    萬思媛很快被放了出來,她沒說自己重活了一輩子,只說自己有仙緣,可以預測一些大事,若是皇帝想要她幫忙,就必須封她為妃。</p>

    皇帝臉陰沉沉的。</p>

    可最終,還是答應了萬思媛。</p>

    于是,后宮里便多了個燕妃。

    燕音同厭,這也算是皇帝最后保留的不想被剽尊嚴了。</p>

    當天,萬思媛一晚上都沒睡著。</p>

    她終于成為皇妃了!!!</p>

    她終于成為了這個皇宮的一員!!</p>

    以后,她還可以再懷孕,再生個皇子。</p>

    她可以提前下手,讓這輩子還沒出世的皇子再也沒機會出世。</p>

    她的皇子將會是皇帝唯一的孩子。</p>

    接著就是太子。</p>

    皇帝。</p>

    她放棄了耀王妃的位置,吃了這么多苦,但好在結果都是好的。</p>

    萬思媛想了一|夜,早晨才美美的睡著了。</p>

    好在她現在是皇帝的“寵妃”,就算不早起也沒什么。</p>

    想想就美。</p>

    她是皇妃了,哈哈哈哈。</p>

    正做著自己兒子成為太子的美夢,夢突然被猛地推開,伺|候她的宮女慌亂的跑了進來:</p>

    “娘娘,娘娘!!”</p>

    “做什么!沒看見本宮在睡覺嗎?!”</p>

    萬思媛一臉不爽的坐起身,見面前的宮女面色蒼白,噗通跪在了地上:</p>

    “娘娘,陛下、陛下他……駕崩了……”</p>

    “太后娘娘說,要讓宮中沒有誕下子嗣的妃嬪殉葬……”</p>

    ♂多♂看♂小♂說♂吧* ♂m.d♂u♂o♂k♂a♂n♂8.c♂o♂m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男配逆襲手冊[快穿]》,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