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395、姑娘,我要一束紅玫瑰【萬更求訂閱】

作者:李氏唐朝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你們給他錢嗎?我是指……那個在背后的黑客大神。”顧晨說。

    馬小六有些為難的思考幾秒后,這才點頭道:“給,但不多,他只幫我們解決一些技術性問題的咨詢。”

    “那他肯定也知道你們在做些什么,還有分紅對吧?”盧薇薇也趕緊追問。

    按理來說,這種團伙都有利益關聯,沒道理指點你們團隊作案,只收取咨詢費。

    在盧薇薇的印象中,這種人應該也會要求分紅才對。

    結果卻是馬小六搖了搖頭,否定道:“不不,你們都錯了,他從不過問我們就近要干啥,作為一個黑客大神,他非常清楚我們的目的,但他沒問,這是他的原則。”

    “哼哼。”劉武不由冷哼了兩聲,說道:“就這種幫人犯罪的黑客,還講原則?講原則他就不會收費咨詢了,還不是為了錢。”

    馬小六有些為難道:“是,他是為了錢,但他比想牽連進去,他只想安靜的做個技術指導,收取一點指導費用。”

    “等一下。”顧晨忽然打斷了馬小六的繼續回答,忙問道:“他每次咨詢收多少錢?”

    馬小六伸出三根手指頭。

    “三千?”盧薇薇驚叫一聲。

    馬小六搖頭。

    王警官不由皺了皺眉,道:“難不成還要三萬?”

    “不是三千也不是三萬。”馬小六立馬糾正道:“說來也奇怪,他技術這么好,在行業內也算是個牛人,但他每次收費只收三百,而且只收錢,不問事,這也是我們喜歡找他的原因。”

    顧晨忽然聽的有些糊涂,忙問馬小六:“難道找他幫忙的人不少?”

    “算是吧。”馬小六說。

    “那你們是怎么認識的?”盧薇薇也問。

    “在一個技術群里。”馬小六就像掏家底一樣,將自己知道的東西,交代的明明白白:“我們原本有個技術群,是技術論壇內部群,只吸收一些技術員。”

    “大家平時都會在群里,討論一些關于技術性問題,但都普遍技術不高。”

    “但是直到有一天,有位群友遇到一件大問題,讓群里十幾名技術員操作,花費了整整一天時間,卻依舊沒解決。”

    “但是這個大神牛了,他只僅僅用了10分鐘,就10分鐘,所有問題安排的明明白白,真的是把所有群友都驚得下巴都快掉下來。”

    “你們要知道,這技術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其中幾名試過的群友,還是在國內頂尖高科技公司工作,這都搞定不了,可那位大神,10分鐘的騷操作,所有問題迎刃而解。”

    “也就是因為那次,這位大神讓群里所有人膜拜,許多人都想找他解決這樣那樣的問題,可這名大神自從嶄露頭角之后,似乎都不再過問是非。”

    “我們群友在群里出高價,艾特這名大神,但他明確拒絕,直到一個多月前的某一天,這位大神似乎開始很缺錢。”

    “他主動在群里留言,解決各種技術咨詢問題,不論難度,一律以咨詢指導費300元為標準,直到解決問題為止。”

    “啥?”盧薇薇聽到這樣的回答后,整個人也是一愣一愣的:“就這樣的大神,竟然會低微到如此程度?你確定這是不是某人冒用大神的賬號在斂財?”

    “是啊。”王警官也托腮思考,道:“按理來說,這個大神既然如此清高,那又怎么會態度180度轉變呢?完全跟換了個人似的。”

    “而且收費還這么低。”劉武也有些不可置信,趕緊補充道。

    倒是顧晨一臉淡然,慢悠悠道:“莫非這個大神家中有變故?他收費這么低,也是為了跟犯罪劃清界限吧?畢竟這種人,怎么會不知道,有些群員會別有用心呢?”

    “顧師弟說的很對啊。”盧薇薇很快又贊同了顧晨的意見,繼續補充道:“但是你們犯罪,他指導,說一千道一萬也是脫不了干系的,必須找到他,否則像你們這樣的技術犯罪,難免會在其他地方同樣發生。”

    “我同意。”由于在別人的地盤上,因此一直在默默聆聽的劉武,這才說道:“就算他想劃清界限,但實際上,他成了幫兇,不管他樂不樂意,咱們都得找到他。”

    劉武回頭看了眼馬小六,又道:“馬小六,你現在立刻將那個群找出來,告訴我那名大神是誰,我要立刻找到他。”

    “這個……”馬小六原本也就隨口一說,畢竟人家只是幫忙指導,但是沒想到,警方對于這件事情,竟然要追查到底。

    這就等于讓馬小六出賣了指導老師,馬小六現在很糾結,半天沒說一句話。

    “馬小六。”王警官有些看不下去了,繼續催促道:“別以為你不說,我們就找不到你那個群。”

    王警官看了眼盧薇薇,道:“把何俊超叫過來,讓他帶上吃飯的家伙。”

    “知道了。”盧薇薇一邊掏手機,一邊喃喃自語道:“讓何俊超帶吃飯的家伙來審訊室,他可千萬別帶個飯盒過來啊……”

    當然這只是盧薇薇的自我吐槽。

    畢竟有一次開會,趙局要求三組所有人帶上吃飯的家伙來會議室。

    當時所有人都秒懂是筆錄本,但是盧薇薇卻打電話告訴遲到的何俊超,趙局要在會議室給大家發特產,讓大家帶好吃飯的家伙。

    盧薇薇當然知道何俊超抽屜里有個塑料的泡面盒子,當即就提醒他是那個。

    結果何俊超悲劇了……

    當所有人都在記錄趙國志的講話要點時,何俊超莽莽撞撞的端個碗,直接沖進了會議室。

    當時驚得趙國志捏在手里的筆都掉在了地上……

    為此何俊超承包三組一周的衛生清潔。

    何俊超主攻技術,吃飯的家伙,當然就是他那臺高配電腦,還是何俊超在全市警隊的技能比武大賽中,以走狗屎運的第二名獲得的獎品。

    此時此刻,何俊超便抱著手提電腦,屁顛屁顛的跑進審訊室。

    來到門口他便舉手道:“i'm  here!”

    “假洋鬼子,請說中文。”盧薇薇說。

    “我來了。”何俊超看看左右,問道:“有什么需要效勞的嗎?”

    “這是馬小六的手機號碼,你把馬小六的個人社交賬號都給找出來,然后幫我找一個技術群……”

    王警官簡單說明情況后,何俊超便開始坐在一側,展開自己的騷操作。

    沒過多久,王警官想要的技術群,便已經出現在面前。

    何俊超問:“是這個嗎?”

    “查一查馬小六的發言記錄。”顧晨說。

    “好的。”

    又是一陣噼里啪啦的鍵盤敲擊聲,何俊超將馬小六的發言記錄全部提出,并進行整理歸檔后,說道:“的確,他跟一名叫‘無為’的網友交流密切,詢問的都是一些破解問題。”

    “能找到‘無為’的位置定位嗎?”顧晨問。

    何俊超打了記響指道:“這個呢,對于其他人來說,可能有些難度,但是我何俊超是誰?小意思啦,你們就等著吧。”

    “那就有勞何師兄了。”顧晨也是很社會的說了一句感謝話。

    然后,何俊超的鍵盤敲擊聲,又一次有節奏感的響起。

    大概18分鐘左右,何俊超這才伸了一個懶腰道:“搞定了,我根據‘無為’在群里的各種聊天整理,已經可以鎖定,他就住在咱們江南市,東街花園小區里。”

    “原來在那里。”王警官右拳錘在左掌上,頗為興奮道:“具體位置呢?幾棟幾號?”

    “等等。”何俊超繼續一頓騷操作,這才將一幅平面圖打開。

    “根據我對東街花園小區的建筑圖了解,位置應該是在3棟4單元的一間地下車庫里。”

    “啥?”

    “地下車庫?”

    “黑客大神混這么慘?住車庫?”

    現場,大家都被何俊超的回復嚇一跳。

    原本以為這種高級黑客都是一些高職業選手,起薪最起碼百萬以上。

    可住車庫是幾個意思啊?

    “何師兄,你有沒有搞錯啊?”顧晨也不太相信,趕緊問他。

    何俊超搖頭:“不會搞錯的,這個地方一定是車庫改造的住房,而且這里面似乎也安裝有網線,絕對是個住人的地方。”

    盧薇薇開始托腮冥想,嘴里喃喃自語道:“這一般住車庫的,或者說用車庫改造成的房間,應該是老人居住最多。”

    回頭看了眼顧晨和王警官,盧薇薇又道:“誒我說顧師弟,老王,這個黑客該不會是個老年人吧?”

    “管他是不是,反正抓他就對了,辦他。”王警官才不管你是高矮胖瘦,還是老弱病殘,凡是牽扯到案子,他就得抓。

    坐在對面的馬小六,此刻也是看傻了眼,弱弱的問道:“就……就這樣,你們都能找到黑客大神的位置?”

    “不然你以為呢?”顧晨對他笑了笑,說道:“請不要低估警方的實力。”

    隨后,包括馬小六在內的三人,因涉嫌非法獲取計算機系統數據罪,被芙蓉分局警方依法刑拘。

    ……

    ……

    翌日清晨

    當天空浮現出一抹魚肚白的時候,大家便根據何俊超定位的地址,一起開車來到了東街花園。

    為了方便抓捕,并且不打草驚蛇,顧晨、王警官、盧薇薇和劉武,四人都穿上便裝,從不同方向接近3棟4單元。

    這是一個由車庫改造而成的單人間,有窗戶也有衛生間。

    一直等到了上午7點,3棟4單元的地下車庫門,才被滿滿的打開。

    此時此刻,一名穿著樸素,蓬頭垢面的長發男子,這才從屋內走出來。

    看樣子,男子似乎很久沒修邊幅的樣子,有些邋遢,再配上走路慵懶駝背的姿勢,似乎像個游手好閑的啃老族。

    猶豫蓬頭垢面,因此大家也都不好判斷男子的真實年齡,之見長發男子朝著小區出口走過去。

    “他已經向我靠近了,要不要行動?”假裝在小區廣場健身器材上鍛煉身材的盧薇薇,不由用耳麥問了一句。

    “先等等。”顧晨從另一個單元樓走下來,假裝去散步,道:“看看他要去哪,再抓也不遲。”

    “我同意。”從另一棟樓走下來的王警官,笑了笑說道:“現在還不能確定是不是他,先跟著吧,話說劉武兄弟,你在哪?”

    “小區門口呢,我正在吃早點,這里的早點真好吃,嗝……”

    正在吃三鮮包的劉武,不由打上一記響嗝道:“你們把那人的基本樣貌告訴我,我現在跟他。”

    顧晨直接通過耳麥道:“目標為男性,年齡不詳,約30歲左右,身高目測176,體重65公斤,長發,有些邋遢,上穿一件黑色夾克,下穿一條藍色牛仔褲,帆布鞋,現在已經快到小區門口了,完畢。”

    “收到。”劉武話音剛落,長發男子便從他身邊擦肩而過。

    劉武當即掏出手機:“老板結賬,掃這個對嗎?”

    十分鐘后,劉武跟著長發男子,來到一處路口花園旁。

    這里的行人較多,而長發男子在一處路口便停住腳步,靠在路邊一處路燈旁,靜靜的看著前方一名長發女子。

    而此時此刻,那名穿著白色套裝的長發女子,正安靜的坐在那,目光始終無神的看向前方,身體一動不動,像個木偶。

    顧晨和隨后趕來的王警官、盧薇薇,一起來到劉武的身邊。

    顧晨趕緊問他:“劉師兄,前面什么情況?”

    劉武雙手抱胸,靠在公交站臺一側道:“目標來到花園路口后,就一直站著那名女子面前,好像在看她,但是那名女子好像視力有些問題,似乎并沒有發現目標就在面前。”

    “而且,女子面前放著許多白色花籃,應該是在那里賣花吧?”

    “我看看。”盧薇薇當即掏出自己的華為手機,將攝像機焦距拉近,隨后在手機上查看前方情況。

    片刻之后,盧薇薇才回復道:“沒錯,目標似乎是在看那名女子,而那名女子的身邊還放著一根拄杖,應該是她用來探路的,可見這名女子是個盲人。”

    “難道……目標對她有興趣?”顧晨不明覺厲,再次利用視覺技能,將前方畫面拉近焦距。

    此時此刻,似乎是路過行人較多,但卻沒人買花。

    長發男子當即左右看看,他發現一輛黑色商務車,此時正剛剛啟動,正沿著路邊緩慢行駛。

    長發男子當即沖上前,將黑色商務車攔下,隨后拉開商務車右側車門,大聲道:“老王,今天就不用來接我了,我自己回去。”

    隨后他將門用力一關。

    “神經病啊。”開車司機一臉懵逼,對著長發男子豎起中指后離開了。

    此時此刻,長發男子一臉幸福的走到女子的面前。

    “鹿先生,今天這么早?”女子明顯是聽出男子聲音,當即笑了笑,站起身跟他打起招呼。

    “今天是個幾千萬的小項目,不用去公司太早。”長發男子走到女子身邊,輕輕蹲下身。

    女子此刻也安靜的坐下。

    “哦對了,老規矩。”長發男子忽然從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一張褶皺的毛爺爺,遞到女子面前道:“給。”

    女子輕輕摸過錢,放入口袋中,隨后將一小盆玫瑰花拾起,遞給男子方向道:“玫瑰花。”

    “送給你。”男子接過花笑了笑,又將花送還給女子。

    “謝謝。”女子甜甜一笑,溫柔的道:“你每天都來照顧我生意,真不好意思啊。”

    “唉沒事兒,我別墅就在旁邊,每天就順路過來。”長發男子蹲在她面前,雙手托著腮幫,靜靜的欣賞女子的樣貌。

    “姑娘,來盆藍玫瑰。”又一位中年男子走上去,遞上一張毛爺爺。

    “好……好的。”女子收錢后,伸手在右側摸了摸,這才摸到一盆藍玫瑰,雙手遞給了中年男子:“謝謝。”

    片刻之后,或許是因為有些小尷尬,長發男子頓時又坐在女子身邊的花壇上,問道:“誒,小芳,你上次說的那個手術,費用都湊齊了沒?你這眼睛,應該能治好的吧?”

    “我詢問過了。”女子長嘆一口氣,道:“可以做眼角膜移植,復明的希望很高。”

    “那……那什么時候移植啊?”男子撓了撓長發,掉下一地頭皮屑。

    女子淡淡道:“費用差不多要二十多萬吧,還差很多呢。”

    見長發男子沒動靜,女子又道:“不過沒關系,我就這樣賣花,總有一天會湊夠錢的。”

    “二……二十萬沒多少。”男子猶豫了一下,這才又道:“回頭我給你拿過來,你先把眼睛治好再說吧。”

    男子見女子一臉懵逼,立馬又道:“哦,對了,我想起來了,那個,那個杰克馬,他要找我打太極呢,我得先走了啊。”

    男子說完便站起身,快步離開了。

    “鹿先生,鹿先生。”女子站起身,往前挪動兩步。

    她無法追趕,只能對著長發男子離開的方向,默默的伸出雙手。

    “姑娘,我要一束紅玫瑰。”此時此刻,顧晨已經走到她面前,笑著掏出一張毛爺爺。

    “我也要紅玫瑰。”盧薇薇笑了笑,對著老王使眼色。

    “那……那我就要藍玫瑰。”王警官掏出毛爺爺,順便扭頭問劉武:“誒劉兄,你不是也要買藍玫瑰嗎?”

    “哦哦。”反應慢半拍的劉武,這才又添一張毛爺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就是超級警察》,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