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394、統方【求月票】

作者:李氏唐朝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巷子比想象中的要狹窄些……

    幾盞忽明忽暗的老舊路燈,讓整個巷子的氣氛有些詭異。

    兩撥人于狹窄昏暗的小巷相遇,互相覺得對方是某犯罪團伙。

    于是,在幾十秒鐘的醞釀后,沖突突然暴發了。

    然后,手銬與證件齊飛,警棍與噴霧共舞。

    當兩撥人都掏出各自的裝備時,竟然發現雙方套路神相似,連裝備都是一樣的。

    “搞什么鬼?”王警官和對方的大漢對視一眼,整個人都懵了:“你們……也是警察?”

    對方領頭大哥也是一呆,他不明所以的看看身邊同事,再看看王警官:“所以……這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你們是江南市哪個部分的?”

    “我們是江南市芙蓉分局,刑偵三組的,請問你們是哪個部分的?”顧晨接話后又問。

    對方這才啊道:“原來是芙蓉分局的兄弟們啊,失敬失敬。”

    隨后,對方領頭大哥對著身邊人員壓壓手,道:“都把家伙收起來,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王警官雖然看出對方手里的證件是警察證沒錯,可要說是自己人,王警官在江南市當差這么久,也沒見過這幫人,整個人心里還是沒底道:“那你們又是哪個部分的?我怎么以前沒見過你們?”

    一個系統,大多數人王警官都認識,雖然說是在黑夜,而且是在個幾乎沒有光照的小巷子里。

    但是王警官感覺,應該不會不認識才對啊,因此對這幫人也是格外懷疑。

    對面的領頭壯漢主動走上前,將人民警察證交給王警官檢查,并笑著說道:“我們是羊城鐵路分局的,來你們江南市調查一起案件,不過行動比較隱秘,但是你們市局領導是知道的。”

    “羊城警察,來我們江南市調查案件?還一次來這么多人?”盧薇薇瞪大眸子,也不知道對方所說是真是假,于是她趕緊接過對方的警察證,用手電照閱一番,這才啊道:“是……是真的。”

    “不用懷疑。”一名站著領頭壯漢身后的男子,主動走上前道:“我們今晚要抓捕的犯罪嫌疑人,就住在鳳凰賓館306和307號房間,所以剛才我們是在蹲點,正準備行動呢。”

    “啥?”一聽這名年輕男子的說辭,丁警官當即懵道:“你們的目標也是306和307?”

    “是……是啊。”領頭壯漢說:“怎么……你們也是?”

    “這位師兄,那你們要抓的目標,是不是兩男一女?”顧晨趕緊又問。

    這下輪到對方懵逼了……

    合著鬧了半天,大家要抓捕的罪犯,竟然是同一伙人?

    王警官一拍大腿:“這市局也真是的,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然不知會我們芙蓉分局。”

    “老王。”這時候,站他身邊的丁警官也道:“市局或許知會了趙局,但沒知會你。”

    顧晨也笑道:“是啊,說不定趙局那邊已經通知到了,只不過我們下午都在辦案子,沒有傳達過來呢。”

    “既然是這樣那還說什么?人就在鳳凰賓館的306和307,我這就帶人那幾人給抓了。”王警官也是如釋重負。

    鬧半天,純屬烏龍。

    羊城的警察出現在江南市,的確讓人沒想到。

    而且剛才,王警官也看出對方盯哨的專業性,還以為是某個犯罪團伙,正在賓館門口放哨啥的。

    可現在一瞧,大家都想多了。

    隨后兩撥人便有說有笑的走出巷子,一起前往鳳凰賓館。

    沒多久,何俊超就帶著人,將兩男一女押到了大廳。

    “老王,人已經帶來了。”何俊超說。

    “東西呢?”王警官問。

    何俊超笑笑:“都在整理呢,一會就好。”

    “那有什么新發現嗎?”顧晨想知道何俊超帶人在房間內搜到些什么,忙問他。

    “大概的看了一下。”何俊超猶豫了幾秒,這才又道:“總共有3臺筆記本電腦,還有一堆優盤,基本賬本,都在整理呢。”

    “應該是沒錯的。”顧晨對于自己所抓的這三人,其實心中有數。

    從醫院各種監控角度的拍攝組合,顧晨再利用人臉識別初級技能,才將這三人的樣貌還原出來。

    可現在一瞧,與之前自己手稿上的繪圖幾乎是一模一樣。

    “先帶回芙蓉分局吧。”王警官話音剛落,他又趕緊看了看身邊的領頭男子,忙問他:“還不知道你貴姓呢。”

    “免貴姓劉,我叫劉武,是羊城鐵路分局刑偵二組的組長。”

    “劉組長你好,叫我老王就行,我是芙蓉分局三組組長。”王警官也笑著解釋說。

    鳳凰賓館大廳內,三名嫌犯正雙手帶銬,蹲在中間。

    而三人為中心的外圍,則是一圈民警在相互介紹彼此的姓名和職位。

    羊城鐵路分局的警員,這次來了10個人,以羊城為基點,依次經過七八個城市的調查,終于來到了江南市。

    也正是在江南市,劉武發現了三名嫌犯的蹤跡,并決定在今晚進行收網行動。

    可不想剛到現場附近的劉武等人,就碰上也是剛到現場的顧晨等人。

    兩波人都是專業的,因此在觀察一番后,竟發現鳳凰賓館的大門口,似乎還潛伏著另一支隊伍。

    為了避免行動被干擾,因此蘇武才決定,將王警官所在的團隊,引到巷子中間予以制服。

    可不曾想,跟進來的王警官等人,也是經過嚴格巡邏的刑偵警察,其目的也是為了先制服這幫神秘人。

    好在兩波人在動手之前,都及時亮明了身份。

    不過,還是有一名見習警,在緊張之際掏出了警用噴霧,直到同時逆風來了一發后……臉都辣腫了。

    同事們正在幫忙用清水清理。

    ……

    ……

    芙蓉分局,一號審訊室。

    負責入室盜竊的黑衣人男子,此刻正雙手帶銬,安靜的坐在那兒。

    而他的對面,坐著王警官、盧薇薇、顧晨和劉武。

    劉武將自己調查的資料,分別發給了三人,這才道:“這個人叫馬小六,人如其名,溜得很啊,我們連續追查了七八座城市,終于還是在你們江南市抓捕歸案了。”

    劉武面露欣喜,自從他在羊城出發后,想要快速了結案子,卻不想這三人詭計多端,總是在劉武眼皮底下溜走。

    不同于劉武,芙蓉分局對于這三人的樣貌,其實并不清楚,還是在顧晨的人臉識別技能的輔助下才能完成。

    因此劉武對于芙蓉分局的辦案效率,還是頗為滿意的。

    在一番解讀資料檔案后,顧晨這才將面前的筆錄本打開,問前方男子道:“姓名,年齡,身份證號碼報一下……”

    “姓名?剛才劉警官不是說過了嗎?”馬小六頗為不滿,并不愿配合。“

    “姓名。”顧晨沒有打理他,又問了一句。

    馬小六無奈,沒好氣道:“姓名馬小六。”

    “性別。”顧晨原本也是不想問這句的,不過看在馬小六有些不太配合的意思,于是又加上這項。

    這也是為了打掉嫌犯囂張氣焰的一種方式,讓嫌犯盡快適應自己目前的角色情況。

    馬小六目瞪口呆的看著顧晨,見顧晨忽然抬頭瞪了他一眼,這才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性別男,我是純爺們,年齡33歲,身份證號碼是……”

    “這不就得了。”顧晨也是沒好氣道:“你現在是嫌犯,我們是警察,審訊你那是我們的工作,有情緒,先把問題交代清楚后再說。”

    “可是警察同志,你……你們抓我來這里做什么?”馬小六也是頗為尷尬。

    他看上去油嘴滑舌的,似乎像個人精。

    因此盧薇薇和王警官,也都特別他,將他作為第一個審訊對象。

    “我們江南市各大醫院,最近屢屢有患者資料檔案被盜情況,應該是你們干的沒錯吧?”顧晨問他。

    馬小六面露詫異,自從他被捕以后,說話也開始變得有些低沉。

    他點了點頭,道:“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么,什么患者資料被盜?”

    顧晨將桌上一臺筆記本電腦點擊幾下,隨后調轉方向,道:“自己看,這視屏畫面上,有你作案的詳細記錄。”

    顧晨早就料到馬小六會這么一說,因此也是早早將證據準備完畢。

    “你頻繁在中午,出現在各大醫院的辦公室里,而且都是等辦公室醫生全部離開后才動手。”

    “如果說是巧合,那也不可能巧合到,你們把江南市所有醫院都巧合一遍。”

    “而且,自從你離開之后,部分辦公室醫生就發現,電腦有明顯被人動過的痕跡。”

    顧晨隨后又點擊了下一單元。

    此時此刻,與馬小六組成同伙的另外兩人,也都出現在視屏畫面中。

    “好好看一看。”顧晨叩著屏幕說:“這兩人,也都是一直在跟你打配合,只要你出沒在哪,他們必定會在哪,這你別告訴我是巧合。”

    想要隱瞞是大多數嫌犯剛開始的態度,但是隨著顧晨將越來越多的證據指向馬小六時,馬小六瞬間認慫道:“沒錯,醫院的電腦是我動過。”

    “繼續說下去。”顧晨依舊書寫著筆錄,頭也沒抬。

    馬小六低著頭,淡淡的說道:“我們只是想非法獲取計算機系統數據。”

    “能否具體到什么數據,你們要數據做什么?”顧晨冷冷一問,沒有繼續抬頭。

    馬小六頗為尷尬,道:“是‘統方’數據,要這些數據,我們可以打包賣給運營商,剩下的也就都是運營商的事情了。”

    “原來你們這些人的真實目的是竊取醫院的‘統方’數據。”顧晨也是恍然大悟。

    之前也聽人說過,醫院“統方”的價值不小,可也沒想到,以馬小六為首的犯罪團伙,竟然打起了這單生意。

    顧晨道:“你知不知道,你們這是在通過非法手段,在醫院的服務器上登錄并下載部分醫院的數據。”

    王警官也道:“起先我還以為,你們這幫人想利用非法出售公民個人信息從中牟利,但是經過現在進一步分析核查,原來你們是為了‘統方’數據而來的。”

    盧薇薇很好奇,忙問顧晨:“顧師弟,這個‘統方’是什么意思啊?有什么特殊含義嗎?”

    “當然有了。”顧晨也很有耐心,當即說明了一下:“這個‘統方’,其實是醫院里的一種專業術語,指一家醫院對醫生處方用藥信息的統計。”

    “而醫院哪些藥用得最多,哪種藥更受醫生青睞,這些都能從“統方”中看出來。”

    “原來如此啊。”盧薇薇也是沉思片刻后,立馬又道:“對了,你販賣‘統方’,是不是賣給那些醫藥代表之類的人?”

    馬小六一呆,很快便弱弱的說道:“你說的沒錯,我背后的老板,或者說金主更貼切吧,就是那些醫藥代表。”

    想了想之后,馬小六整個人忽然情緒失落,低頭輕語道:“由于我這兩年生意失敗,再加上參與網絡賭博,自己已經欠了不少錢。”

    “為了籌錢,我只想到不如買賣醫院‘統方’來賺錢。”

    “為了事先找好了銷售渠道,我找到了從事醫藥代表工作的朋友。”

    “事實上,這些‘統方’,是醫院的一項專業數據,對醫藥代表日常銷售工作有著非常重要的參考作用。”

    “如果企業可以拿到‘統方’數據,就關系到醫藥代表前面的工作是否成功。”

    “但是因為專業和涉密原因,只有極少數醫務人員有工作權限,能接觸到‘統方’,這也使得醫院的‘統方’,在醫藥銷售行業十分緊俏。”

    見顧晨在快速書寫,馬小六又道:“而緊張的供求關系,也逐漸造就了‘統方’的‘灰色生意鏈’,而那個賺中間商差價的人就是我就。”

    “而且因為有利可圖,我又將‘統方’數據賣給下家賺取差價,順理成章地成為買賣‘統方’的‘中間商’。”

    “而且由于醫院對‘統方’數據實行加密管理,個人無法獲取。”

    “我才受利益驅使,利用自己所學的一些黑客技能,聯合兩名合作伙伴,一起走上盜取醫院‘統方’這條不歸路。”

    “那你在那些醫藥代表面前,豈不是成為了盜取醫院‘統方’的技術顧問?”顧晨又問。

    馬小六無奈點頭,道:“算是吧,這黑客技術,還是我十年前無師自通的結果,尤其是我曾利用自己編寫的電腦程序,在杭城多家醫院盜取過‘統方’數據。”

    沙!沙!沙!

    馬小六說到哪,顧晨就寫到哪,隨后抬頭問他:“你們總共利用黑客技術,賺了多少錢?”

    馬小六伸出一根手指,弱弱的說道:“已近獲利有百萬了。”

    “啥?”王警官整個人也是懵了,趕緊又問他:“你們賣統方,竟然賣這么多錢?”

    “是啊。”馬小六撓了撓后腦。

    顧晨緊接著又道:“按照你這種情況,屬于非法盜取計算機系統數據了,最少也得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啊。”

    馬小六也是被顧晨的說辭給嚇著,整個人瞬間變了臉色,弱弱的說道:“要判這么久?”

    “這只是給你參考。”顧晨也是不咸不淡的補充道:“你要想寬大處理,就把你這些年,販賣統方的細節交代出來,最好是不要有任何遺漏。”

    馬小六這下子傻眼了,被顧晨這樣一威脅,他顯然已經意識到這點,便趕緊道:

    “警察同志,我說,我全說,我們成功盜取‘統方’數據后,我便會讓我們成員去聯系下家,約定交易價格和時間。”

    “而且為了掩人耳目,我們與對方的交易,全部是通過他人,以現金的形式進行交易。”

    “今年三月份開始的三個多月時間里,我就以每條300元至650元不等的價格,向我的交易對象出售了從羊城三家醫院盜取的近兩千條‘統方’數據,獲利有近百萬元。”

    “但是那家伙,又會以每條數據加價50至100元不等的價格,出售給自己的下家,從中也獲利了十多萬元……”

    馬小六將自己如何交易的細節,在顧晨面前交代的明明白白。

    他知道,自己這下肯定是惹上大麻煩了。

    顧晨給自己的刑期參考,可能就是自己最終的罪行懲罰。

    所以,只要能說出來的,馬小六知無不言,完全是掏心掏肺。

    詢問程序比想象中的要順利。

    顧晨在記錄完整之后,問馬小六:“你是怎么想到從診室下手的?是跟人學的?”

    馬小六趕緊擺擺手,道:“我自從拉親戚幾人組建了所謂的團隊后,在今年3月,我在一位黑客大神的指導下,試圖通過自助機連接醫院內部網絡系統,但是沒能成功,于是我才決定從診室下手的。”

    “而且一般去診室盜取醫院‘統方’,都是由我和兩個親戚一起,按照某大神事先教授的步驟完成操作,那個黑客大神只負責技術指導,其他的他從不過問。”

    “你背后還有個黑客大神?”原本盧薇薇以為事情就這么完了,可不想,這馬小六團隊的背后,原來還有大神在指點?

    這就有點麻煩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就是超級警察》,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