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1016章 終究他又變回了自己

作者:閑魚十千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紀優陽突然緊張離開,并未引來太多人注意,因為此時大家都在關注木兮的消息。

    “方秦,出什么事了?”

    想要說話的方秦看到簡言之望著他,想必簡言之的助理已經把信息告訴簡言之了,方秦看著駱知秋,還有旁邊同樣望過來的董雅寧,“木小姐自殺了。”

    “什么?”聽到這個消息的駱知秋愣住了,好端端的一個人怎么就死了?

    什么?木兮死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董雅寧,開心到就差點沒心臟驟停,捂著胸口的董雅寧看著周圍議論紛紛的人,趕緊拿手機找消息。

    她一定要親眼確認下木兮是不是真的死了。

    坐在后面的尋夏看到這個新聞,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太好了,木兮死了,再也沒有人能夠威脅她了。

    紀心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還真是有意思,什么時候不死,挑在今天,看來這個婚禮是辦不成了。

    同樣看到消息的南豐璇,用力握緊手機,就在她要起來的時候,一旁的南老太太還沒來得及抓住南豐璇的手,南豐璇就先收到一句警告。

    “給我坐下!”

    她給簡言之打的那通電話,才過了多久,她擔心的事情就發生了,木兮已經死了,大哥唯一的孩子沒有了,南豐璇無比失望看著南老爺子,“我做不到像你一樣對任何事情都能夠果斷冷靜。”說完后,南豐璇從椅子起身離開。

    婚禮是舉辦不成了,她再留在這里也沒什么意思,還是趁早離開,別一會鬧得太難堪誰也下不來臺。

    南老太太回頭看了眼卓翰危,讓卓翰危跟過去照顧南豐璇,“快去,照顧好你媽。”

    “是。”別說南豐璇了,他也不想留在這個地方。

    卓翰危走后,南老太太看了眼南老爺子,什么都沒說,只是低頭看著自己的手。

    沈呈要起身時,泰勒在沈呈耳邊提醒一句,“您是為了沈氏集團來的,而不是東家,木兮一死,這婚禮是辦不成了,待會我會安排直升機在門口等,盡量讓您趕上東家。”

    泰勒說的對,他是以沈氏名義而來,如果這個時候走了,恐怕沈東明那邊過不去,就讓紀優陽一個人先冷靜冷靜,“嗯。”

    過來的馮少啟,先是看了眼周圍混亂的場面,隨后走向簡言之。

    站在簡言之旁邊的助理望著走來的馮少啟。

    在馮少啟停下步伐準備說話時,演奏團隊已經切換音樂,沒有特殊的情況,司儀按照預先定下的時間來到禮臺前,拿著麥克風將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到禮臺這邊。

    “各位貴賓……”

    禮臺那邊司儀正在穩住場面。

    背對著司儀的馮少啟身體微微往下彎望著對面的簡言之,“簡董,我們紀總現在需要回景城處理一些事情。”

    他知道馮少啟這句話是什么意思,他是絕對不可能讓紀澌鈞離開,導致簡家蒙羞!

    “你……”

    步伐匆忙而來的管家越過馮少啟,直奔到簡言之身旁。

    被突然出現的人打斷的簡言之看了眼管家。

    管家用手蓋著嘴巴小聲說道,“不好了,小姐割腕自殺了。”

    別以為他不知道這些是簡語之反抗的手段,簡言之立即起身,跟著管家過去看情況。

    看到簡言之跟著過來的管家走了,董雅寧看了眼馮少啟,問道,“出什么事了?”

    “不清楚。”

    坐在一旁的駱知秋滿臉沉重看著董雅寧,“不會是要取消婚禮了吧?”

    “怎么可能。”絕對不可能有這回事,就算是澌鈞想取消,簡言之也不會放人走的。

    “這可不好說啊,木兮都死了,萬一紀總……”

    “不會有萬一!”疾言厲色的董雅寧瞪了眼駱知秋。

    看到董雅寧是真的急瘋了,否則怎么會連慈眉善目這四個字都演不下去。

    真是可惜,沒想到木兮居然自殺了,她雖然不相信木兮會做出這種事,可是想起之前木兮是為了紀澌鈞才進去的,聯想到這些,木兮會自殺,也難怪。

    紀佳夢夫婦看到周圍發生的情況有所擔心。

    “老公,我說這紀澌鈞不會要悔婚吧?”

    坐在前面的董雅寧,可是個蛇蝎心腸的毒婦,萬一豎起耳朵在偷聽他們講話,搞不好惹怒了董雅寧,這個董雅寧又在背地里使什么陰招,魏生津豎起手讓紀佳夢不要說話。

    這個魏生津,怎么變成縮頭烏龜了?

    以前好歹還能說幾句,現在是連一句話都不敢多說了。

    氣惱的紀佳夢瞪了眼魏生津后,起身湊到董雅寧耳邊說道,“雅寧啊,這婚禮時間馬上就要到了,我擔心澌鈞會因為那個賤人自殺的消息離開這里,我看你還是找人去看著他,別讓他一時沖動做錯事。”

    林芳英她們這種傭人級別的,是沒有資格在這里坐,全部都候在后面,董雅寧過去也不方便,回頭看了眼紀佳夢,“那這件事就麻煩你了。”

    “你放心。”這不止關系到董雅寧,更關系到她的未來,她是絕對不會讓紀澌鈞逃走的。

    聽到紀佳夢和董雅寧的話,魏生津拿出手機給紀澌鈞發信息說這件事。

    從他的立場來說,發這樣的信息很正常,并不會引來什么懷疑,他就是想借這個機會,讓紀澌鈞知道后趕緊離開,只有紀澌鈞走了,這場婚禮辦不成,董雅寧才翻不了身。

    蘇青剛讓人把簡語之送走,管家就帶著簡言之過來了。

    “她呢?”

    “手腕割了一道口血流不止,我讓人送她去醫院了。”

    簡言之回頭看了眼跟過來的管家,“你跟著她去醫院,血止住以后,馬上把人帶回來。”紀澌鈞那邊不用他操心,有的是人會把紀澌鈞攔下來。

    “是。”

    “等等。”蘇青遞了眼外面,“你先出去,我跟簡董有話要說。”

    “是。”

    管家出去時,將房門帶上。

    蘇青看了眼離開的人后,小步走到簡言之面前,“就算你不管她的死活,那你至少看在集團利益上,暫且婚期押后吧。”

    “是你給她出主意,讓她用自殺來逃避結婚的?”凌厲的眼神盯著眼前的蘇青質問道。

    “有人看到紀澌鈞已經走了,你要挾他的唯一的籌碼沒了,你覺得他還會被你牽制?”她知道紀澌鈞對簡氏來說有多重要,可她更希望……

    垂落的手抬起搭在簡言之的胳膊上,“言之,我不想你們有事,更不希望你有事。”

    眼神凌厲的簡言之對上蘇青布滿憂愁的眼神時,眼中的凌厲逐漸恢復平靜,握住蘇青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

    門外響起腳步聲,簡言之和蘇青立即分開保持該有的距離。

    “你去醫院看著她,讓她住半個月再出來吧。”

    “嗯。”她知道,簡言之的退步,不是她說動了簡言之,更不是被簡語之成功要挾住,而是因為木兮死了,簡言之手上沒了籌碼。

    出來的簡言之,看了眼離開的傭人,對著站在一旁的管家吩咐道,“跟他們說,小姐身體不適住院了,婚期押后,讓他們都先回去。”

    “那,紀家那邊是不是要給她們安排客房?”

    “讓她們先回去,等婚禮時間和紀總商定了,再通知。”

    “是。”

    駱知秋看著剛剛還歡喜一副小人得志的董雅寧,這會子急的滿頭大汗就忍不住覺得好笑。

    婚禮進行曲奏響時,所有人都看向禮臺那邊,忽然音樂中斷,緊接著是疾步走到禮臺的管家。

    “各位來賓,實在是很抱歉,由于簡小姐身體不適需要入院休養,所以婚期暫時押后……”

    “什么?”婚期押后?

    無法接受這個結果的董雅寧,死死用力拽緊自己的裙擺恨不得把這條裙子當做木兮撕爛。

    這個木兮,死就死了,居然還要來壞她好事!

    她要把木兮的尸體,碎尸萬段!

    隨著管家的一番話周圍陷入一片熱議聲中。

    南老太太看了眼一旁的南老爺子,“這回,弄巧成拙了吧。”

    “哼!”牽扯到兩家的利益,簡言之不跟他商量就單方面決定婚期延后,實在是太目中無人了!

    景城市中心。

    放在茶幾上的手機,正在播放著新聞,“今天早上七點半,警方在海域交界處發現一具女尸……”

    單手拿著酒杯的男人盯著手上的折紙鶴,看得出神時,一陣風吹過,將他手上的紙鶴刮走了,起身的男人立即伸手去抓回自己的紙鶴,可還是慢了一步。

    紙鶴沒拿回來,褲子上也被自己潑到紅酒。

    看著那越飛越遠,直到消失在眼前的紙鶴,身子突然沒了力氣的男人,緩緩落下,坐回椅子。

    從口袋拿出一只被壓到有折痕的紙鶴,放下酒杯的男人,用手輕輕捋平那些痕跡。

    留下的折痕不管怎么做,再也不能恢復如初了。

    終究,也只能像那一塊有污跡的地方非但去不掉,還留下了被擦到褪色的印子。

    中午托馬斯約了人,要喬隱一塊過去應酬,約定的時間快到了喬隱還沒下來,擔心喬隱的王珩上來就沒在客廳看到人,大概猜到人在哪兒的王珩快步朝房間走去。

    剛推門進來,就看到坐在陽臺的喬隱。

    今天可是個好日子,董雅寧如愿以償,雙喜臨門,隱哥該開心才對,怎么還坐在陽臺那邊喝悶酒?

    過去的王珩,將落地窗推開后,看到喬隱褲子和腳邊都灑了酒,王珩趕緊拿手帕給喬隱擦,“隱哥……”

    “能洗掉污漬的東西,什么時候都能洗,有什么值得在乎的。”

    他怎么覺得隱哥好像有些不對勁。

    就在王珩疑惑的時候,看到喬隱手上拿著老早那只被擦到褪色的紙鶴,王珩問道,“隱哥,你那只新的呢?”

    “沒了。”早就對“失去”這種感覺麻木的喬隱,在自己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又一次感受到了,失去是一種什么感覺。

    三更半夜的時候,隱哥好像出去過,回來的時候,手上就多了一只新的紙鶴,看來,這只紙鶴,真是有一番來歷,“隱哥,這個紙鶴,我在景城很多地方都看到有,你喜歡什么顏色,我讓人給你折。”

    “你出去吧。”

    “是。”除了老板娘那里以外,他還是頭一回看到隱哥如此失魂落魄的樣子。

    大概,給隱哥這件東西的人,對隱哥來說真的很重要吧。

    落地窗剛關上,王珩就看到喬隱端起酒杯。

    在喬隱昂起頭時,王珩看到喬隱眼眶里似乎有些什么東西在微微閃動。

    他不確定,那是什么,至少,他知道,這個情況,恐怕隱哥是不會去應酬了。

    王珩說的對,他可以擁有很多,可那些對他來說,是隨手可得,千篇一律的東西。

    唯有這只,不知為何,讓他如此執著。

    大概是因為,那些可笑的回憶吧。

    用力抓住紙鶴的喬隱,生怕這唯一一只都隨風而去。

    那個瘋子走了,從此世界上,沒有會再叫他天使的人了。

    也沒有人再把他當做希望了。

    更不會有人再為他折紙鶴。

    而他,終究又變回那個不得人喜歡的魔鬼繼續活在永無止境的絕望之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限量萌寶,了解一下》,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