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五百四十三章

作者:機械化粗實才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趣閣]

    https://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壩基·霍夫曼就有必要解釋一下了,“我們的確不是帝國的人,但我們是王首的人。”

    葛勒弗·克林:“怎么說?”

    “在王首成為王首之前,我們就已經是王首的手下了。”壩基·霍夫曼慢慢的說道。

    對加特之前的經歷,葛勒弗·克林多少有些了解,“你們是教廷的人?”

    壩基·霍夫曼,并不知道加特與教廷之間的關系,他不明白怎么又扯上教廷了,索性壩基·霍夫曼就說得直白一點,“我想你誤會了,我們是來自海上。”

    “這件事,我會上報王首,這幾天你們就不要亂跑了。”

    “明白。”

    葛勒弗·克林交待了幾句就走了,迭戈出去送了一下,回來之后跟壩基·霍夫曼說道:“我們被看管起來了。”

    “沒關系,這只是一時的,首領不會不管我們的。”

    “….”

    當加特知道,壩基·霍夫曼等人,出現在前線的戰場上,就第一時間發出了命令,讓人把他們送到帝都。

    這個時候,蒙希從外面跑了進來,直接抓住了加特的耳朵,“加特,你竟敢瞞著我?”

    “你說的是哪件事啊!”

    “我曾曾祖父那件。”

    “我可沒有瞞著你,是你消息不靈通罷了,你放心,據前線傳回來的消息,雷努斯并沒有對曾曾祖父怎么樣?

    不對啊!平時你也不關心這種事啊!誰找你了嗎?”加特不了解別人,還不了解蒙希嗎?克林家族的事,她向來不管的。

    蒙希:“你多心了,快點救人。”

    “能救的話我一定會救的。”加特當然想救麥恩·克林了,問題是這件事并不容易了,麥恩·克林在哪,加特還不知道呢?

    “你是在搪塞我吧!”

    “大小姐,我哪敢啊!”

    加特這邊正求饒呢?一個宮衛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王首,元帥求見。”

    “讓他進來。”漢尼拔·洛卡梅隆來了,那肯定是正事,加特可不敢怠慢。

    蒙希把手松開了,躲到了后面。

    漢尼拔·洛卡梅隆進來之后神色凝重,“王首,獸人帝國的使者,出現在了帝都的近郊。”

    “獸人帝國的使者?他們來干什么?”

    “看樣子像是求和。”

    求和,對帝國來說本身是好事,可獸人求和就很奇怪了,因為獸人是戰勝方,帝國北方的領土,被獸人占據了不少,哪有戰勝方向戰敗方求和的道理呢?

    “是獸人帝國的內部發生了什么事嗎?”這是加特的一種猜測,獸人這么反常,有可能是后院起火了。

    漢尼拔·洛卡梅隆:“我已經派人去查,但目前沒有這方面的消息。”

    加特點了點頭,“來者是客,請他們進來。”

    “王首,獸人帝國的這個使者,身份有些特殊。”如果是普通的獸人使者,漢尼拔·洛卡梅隆的神色就不會這么凝重了,更不會來請示加特,他自己就先處理了。

    “怎么個特殊法?”

    “是長公主。”

    加特:“獸人帝國的長公主,的確是身份尊貴,怎么需要我親自出面嗎?”

    “不是獸人帝國的長公主,是我們之前的長公主。”說完漢尼拔·洛卡梅隆看了加特一眼。

    之前的長公主,那不就是若昂伊凡大帝的女兒嗎?這還真是特殊了。

    不管怎么樣?是誰?既然來了,就沒有不讓人進的道理。

    “我親自去迎接。”在帝國內部,有不少人都在懷念曾經的帝國,既然是曾經的王族長公主,加特怎么都要表現出一些姿態的。

    “不可。”

    “為什么?”

    “因為這次長公主,代表的是獸人帝國,如果王首親自去迎接,就會顯得我們太卑微了。”

    加特:“元帥,說的有理,那就讓長公主單獨進來吧!”

    “是。”

    漢尼拔·洛卡梅隆很快就將這位曾經的長公主帶到了加特面前,加特打量了一下,一身金絲羽衣,頭套公主皇冠,還真是高貴啊!

    加特就直接問了,“長公主,怎么會成了獸人帝國的使者。”

    “我已經不是什么長公主了?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使者,來傳達我王的誠意。”翠莎·若昂伊凡輕輕的把頭低下。

    這一幕,讓漢尼拔·洛卡梅隆不忍直視,他雖然不知道在翠莎·若昂伊凡的身上發生了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加特打心里就沒有把自己當成過帝國的人,自然也就沒有那么多的感慨,“哦,誠意,我喜歡,說來聽聽。”

    “我王,愿意答應貴方一個條件。”

    “任何條件嗎?”

    “對,任何條件。”

    這個誠意,不可謂不足,但滿滿的誠意背后,肯定隱藏著困難的事,不然獸人帝國的王,又怎么會來找加特呢?

    “你的王,想讓我做什么?”

    “攻打教廷。”

    “…”加特笑了,“長公主,你回去告訴你的王,我克斯帝國正在休養生息,這件事就不參與了。”

    攻打教廷,開什么玩笑呢?那不是自取滅亡嗎?

    翠莎·若昂伊凡:“王首,你真的甘愿當教廷的傀儡嗎?”

    加特是傀儡沒錯,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說的,“曾經的長公主,都甘愿當獸人帝國的使者,我有什么不甘愿的。”

    “我的王說了,如果王首不接受我方的誠意,那么帝國的北面,從此再無寧日。”

    北面不安寧就不安寧吧!那跟現在又有什么區別。

    “看在你父親的面子上,我不會對你怎么樣?元帥,把她送出去吧!”

    翠莎·若昂伊凡并沒有繼續威脅加特,而是說了一件無關痛癢的事,“我可以在皇廷里待幾天嗎?”

    “當然。”這里本來就是翠莎·若昂伊凡的家,她想在這住,加特不會阻止,“你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地方你隨便選。”

    “謝王首。”說完,翠莎·若昂伊凡就走了出去。

    漢尼拔·洛卡梅隆追了上去,“長公主,帝國的確已經不是曾經的帝國了,但帝國依然可以保護你。”

    “不用了,我自己會保護自己。”

    “長公主,我能冒昧的問一下,獸人帝國為什么要攻擊教廷嗎?”獸人雖然沖動魯莽,但不代表獸人就真的這么笨,很明顯教廷就是不好招惹的,也是不能招惹的。

    克斯帝國的今天,就是最好的證明。

    “教廷的教皇,前幾天出現在了獸人帝國的后方,搶走了獸人帝國的圣物。”翠莎·若昂伊凡并沒有隱瞞。

    ………………………

    教廷,圣山。

    索菲婭,從獸人帝國回來之后,就直接進入了神殿,修復神像所需要的材料,索菲婭已經全部收集好了。

    她正在抓緊的修復,神殿內部的光芒越來越剩了。

    光明之神的神像慢慢變得完整,“索菲婭,你做得很好。”一個人影出現在了索菲婭的面前。

    索菲婭,一臉的震驚,“神牴,你可以降臨這個世界了。”

    “這只是我的投影,不算是真正的降臨,不過這個世界的封印,的確變得松動了,教廷要早作準備了,一些原本死的家伙,可能要復活了。”

    “神牴說的,是其他神牴嗎?”

    “沒錯。”

    “他們會對教廷不利嗎?”

    “當時神域大戰,只有我活了下來,這些家伙會來找我報仇的。”

    索菲婭:“那我們能做什么?”

    “提前找到這些要復活的家伙,然后封印他們。”

    “我們可以嗎?”那可是神啊!索菲婭有點不敢相信。

    “可以。”隨后這個光明之神的投影,教給索菲婭一種封印的方法。

    索菲婭緊接著的問道:“那如何找到這些要復活的神牴?”

    “這就要靠你們自己了,盡量去做。”

    “是。”

    光明之神的投影消失了,就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可腦海里的封印之法,時刻提醒著索菲婭,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雖說索菲婭,一直都是距離光明之神最近的人,但這么近,還真是第一次。

    索菲婭,走出了神殿,召集了眾人,把情況如實相告,想要阻止眾神復活,就必須動用教廷的全部的力量,這種事想瞞也瞞不住啊!

    瑟夫·圣克里塞第一個站了出來,“既然是光明之神的神旨,我們自當遵從,可讓我們自己找,這怎么找啊!一點頭緒都沒有。”

    “眾神想要復活,事先必有預兆,把我們的信徒都散出去,看看這段時間,各地有沒有什么奇怪的事發生。”

    “對了,那個雷努斯的身上,不是有神的力量嗎?”瑟夫·圣克里塞突然想到了雷努斯。

    索菲婭:“盧克萊,不是去抓捕雷努斯了嗎?現在情況怎么樣?”

    關于西伯勞斯·盧克萊的情況,沒人會比瑟夫·圣克里塞更清楚,“情況很不好,根本就找不到雷努斯的人影,更別說抓了。”

    “圣克里塞,你一會去找盧克萊,跟他一起把雷努斯抓回來。”

    “教皇,抓一個雷努斯,用得著我們兩個人嗎?”

    “這件事事關重大,不能有什么閃失。”現在教廷知道的,只是一個雷努斯,索菲婭當然要先把雷努斯抓起來了。

    “是。”

    “….”

    …………………

    瑟夫·圣克里塞出現在了前方的戰場上,加特這邊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先是西伯勞斯·盧克萊,這又是瑟夫·圣克里塞,真是不由的讓人擔心啊!

    圣騎士之間的交手,很容易殃及池魚了。

    加特讓人找來了漢尼拔·洛卡梅隆:“元帥,這場遠征,是不是要暫緩啊!”

    “王首,是因為教廷的動作吧!”

    “帝國再也經不起太大的死傷了,尤其是無畏的死傷。”

    “王首,瑟夫·圣克里塞的出現,很明顯是為了雷努斯,顯然教廷對雷努斯是志在必得,這對我們是有好處的,我們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加特并不否認是一個機會,但這個機會,有點太冒險了。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教廷的兩個大主教一起出手,雷努斯是跑不掉的,那么雷努斯集結的那些士兵,很快將會成為帝國的士兵,就算帝國這邊在這個過程中有什么損失,也是可以補充的。”

    戰爭的輸贏,從來看的不是戰時的死傷,而是看戰后的得失。

    “那就再堅持堅持吧!”漢尼拔·洛卡梅隆這么堅決,加特也不好反對了,“對了,長公主,那邊有什么動作嗎?”

    “沒有,長公主,這兩天一直待在自己的住處。”

    “你說這個長公主,到底想干什么?”

    漢尼拔·洛卡梅隆:“王首,可以自己去問問。”

    “我問了,她就能說嗎?”

    “如果別人去問,長公主肯定不會說,可要是王首去問,長公主肯定會說的,不然長公主也不會選擇待在皇廷里了,她也許正在等著王首呢?”

    “你先下去吧!”加特要考慮考慮這個問題。

    翠莎·若昂伊凡必有所圖,這是肯定的。

    如果真如漢尼拔·洛卡梅隆所說,這翠莎·若昂伊凡正在等著加特,那么加特自己送上門,不就是情等著被她算計的嗎?

    猶豫了半天,加特還是去了,這該死的好奇心啊!關鍵時刻一直在跳,加特壓都壓不住。

    翠莎·若昂伊凡現在所住的地方,就是她曾經所住的地方,加特派了很多人過來照顧,盡量給她最好的。

    加特直接進去了,“長公主,好雅興啊!”加特進去的時候,翠莎·若昂伊凡正在跳舞。

    “王首,可以陪我一起跳。”

    “還是不用了,我不會。”

    “很簡單的,我教你。”

    翠莎·若昂伊凡向加特張開了雙臂,說真的這個動作,還是具有一定的誘惑性的,主要是翠莎·若昂伊凡的身材太好了,還有就是翠莎·若昂伊凡曾經的身份,很容易讓人產生占便宜的**。

    “那我就不客氣了。”加特上前抱住了翠莎·若昂伊凡的身體。

    翠莎·若昂伊凡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跟著我的腳步,看著我的眼睛。”

    加特只動了兩下,就踩到了翠莎·若昂伊凡的腳,“公主真的太美了,讓我意亂神迷。”加特為自己的笨拙,找了一個借口。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加特帝國》,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