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979章 起碼能落個全尸

作者:風之清揚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趣閣]

    https://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司馬懿目光如刀,帶著些許的寒意,沉聲地道:“我們現在還有別的選擇嗎?傳令下去,立刻渡河,延誤者斬!”

    司馬昭也知道,現在不是瞻前顧后的時候,留在原地,恐怕就連任何的生存機會也沒有,而渡過河去,縱然也希望渺茫,但多少還是有一點希望的,為了這一點的希望,他們現在必須拿出勇氣來搏上一把了。

    至于過河之后的事,那就是聽天由命,走一步再看一步吧。

    命令下達之后,司馬軍是一片嘩然,畢竟軍中熟悉水性會游泳的只是少數人,大多數的人根本就不會游泳,跳下水,那完全就是死路一條啊!

    可軍令如山,任何人都不敢有絲毫的違抗,那怕是在這種兵敗如山倒的情況下,司馬懿的命令依然沒有失去威嚴。

    更何況,司馬懿這次的命令,帶著一個斬無赦,也就是說任何違抗命令的人,不管他是領軍的大將還是營中的小兵,膽敢有違令不遵的行為,立斬無赦。

    司馬軍個個是一臉的悲催,尤其是那些不會游水的士兵,臉上堆滿了絕望,留在原地是死,跳到河里是死,遵從命令是死,違抗命令也是個死,這橫豎都看不到半點的活路。

    這個時候,許多的司馬騎兵已經跳下了馬,按照上頭的命令,每個人下馬之后,首先要做的就是割斷馬的喉嚨,人可渡河,但馬卻沒法渡河,留下來只能是給并州軍充當戰利品,這樣的資敵行為顯然不是司馬懿所希望看到的,所以下馬之后,殺馬便成為了第一要務。

    許多的戰馬倒在了血泊當中,有的戰馬挨了一刀未必能死,不停得痛苦嘶鳴著,它們仿佛無法理解與他們一起出生入死的主人為什么會下它們痛下毒手。

    許多士兵殺馬之后都哭了,對于騎手來說,戰馬就是他們相濡以沫的伙伴,一起征戰疆場,一起出生入死,這份感情顯然已經超越了人和動物之間的界限,但現在他們卻不得不遵從命令,去親手殺死自己的伙伴,這份痛苦,實在是讓人無法抑制,以至于這個命令都很難執行的下去。

    鐘會見此情景,倒是提了個建議,那就是不必讓騎手親自去殺自己的戰馬,他們彼此之間可換著殺,士兵甲殺士兵乙的戰馬,士兵乙殺士兵丙的戰馬,以此類推,反正不會去親手結果自己戰馬的生命,他們或許能少一些心理的負擔。

    不過許多的騎手還是心痛不忍,他們紛紛地拉著戰馬往水里扯,戰馬畏水,不停地揚蹄嘶鳴著,不肯下水。

    就算有戰馬進入到了河里,四蹄撲騰,只能是勉強地游一段距離,但烏馬河實在是太寬了,它們根本就堅持不到對岸,大多數的馬到了河心就沉下去淹死了,然后被急流卷走,無一幸免。

    岸上河里基本上已經是亂成了一團,司馬兵都扔掉了鎧甲,赤著膊跳到了水里,如同下餃子一般,河面上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快點,快點,別磨蹭,趕緊地下水!”一個塊頭挺足的伍長正在招呼他手下的士兵往河里走。

    一個身材瘦弱的士兵哭喪著臉,絕望地喊道:“伍長,我不會水呀!”

    伍長苦笑了一聲道:“俺也不會,可不會也得往里面跳啊,看到沒,并州軍馬上就要殺過來了,到時候不是人頭落地就是被踩成一團肉泥,跳進河里,最起碼還能落個全尸!”

    大多數的司馬兵都抱著這個想法,橫豎是死,那索性還不如死在河里,最起碼能落個囫圇尸首。而且這河看起來也不是特別的寬,如果僥幸能游到對岸,說不定還能撿回一條命去。

    幾萬人同時下河,那場面何其之壯觀,人頭攢動,熙熙攘攘,擠成了一鍋粥似的。

    烏馬河的河水倒是不太深,不過也過了沒頂的深度,總主要的是河面比較寬,水流也比較急,這才是讓司馬兵真正感到絕望的,那些會游泳的,倒也無妨,費點時間總能游過去,畢竟并州的河流無法跟南方的大江大河相比。

    但那些不會水的司馬兵可就慘了,跳到水里之后,只能是雙手雙腳并用,在水里瞎撲騰,沉下去,又浮上來,被水嗆的哇哇直叫,許多人眼看著沉下去就沒影了,直沒有冒頭的機會了。

    如果往水里扔幾萬塊石頭,倒是能鋪出一條路來,但是河水是流動的,許多人被淹死之后,會直接被河水給沖走,以至于下游浮尸遍河,水流都為之遲滯。

    司馬懿選擇這條路,終歸是一條不歸之路,許多的司馬兵根本就沒有膽量去下水,但在大軍的裹挾和脅迫之下,卻也不得不赤身跳入河中。

    游泳的這個東西,會游的一點也不難,他們在水面上可以隨心所欲,想怎么游就能怎么游,甚至躺在水面上顠,都不會沉到水里。

    但不會游的人就是不會游,無論你怎么撲騰,都不免會沉下去,都不免會嗆水,肚子里灌滿了水,沉得便越發快了。

    而溺水的人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見什么抓什么,不管是人還是物,那怕是一根稻草,只要被他抓住,就會死也不松手。

    許多會水的人就是悲催地被那不會水的給拉扯著,掙也掙不脫,一起沉入水底,再也沒冒出頭來。

    所以對于那些拼了命亂抓亂扯的溺水者,干脆直接打暈是最好的辦法,這樣會水的人還有辦法把他們拖上岸。

    混亂之中,有人率先地抵達了彼岸,他們興奮地大喊大叫,這無疑也增加了那些還沒有渡河的司馬兵的信心,更多的人向著烏馬河里涌去,爭先恐后的跳入到了河中,場面愈發的混亂了。

    而這個時候,并州軍的騎兵已經是一路掩殺,向著烏馬河邊沖了過來,隆隆的鐵蹄將攔在他們面前的一切都統統碾碎,現在的司馬軍,已經完全沒有了任何的抵抗之力,并州騎兵是如入無人之境。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三國2:興魏》,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