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七百四十五章 天師除魔

作者:閉口禪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趣閣]

    https://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推薦一本朋友的新人新書《穿越有點早》,目前字數還少,大家可以收藏一下,老書友了,相信質量不會差!

    ******************

    看著中年人催促‘九子鬼母’攻擊自己,黃少宏只感覺心中好笑。

    不可否認‘九子鬼母’這種厲鬼中的厲鬼,怨氣沖霄,尋常的道、僧法師,即便修行個幾十年、上百年,若無上品法寶傍身,見到這鬼母也要退避三舍。

    更何況鬼母腹中,還有八個同樣怨氣、陰氣深重的厲鬼嬰孩。

    這種傷天害理的鬼物,若是出現在古代,那得需要修行中人布下法陣,提前埋伏,將其誘入陣中,才能將之滅殺。

    但以上種種也是針對普通的道僧法師的而言的,可黃少宏是誰?

    他是另一世界之中,龍虎山天師府的末代天師!

    遣神治鬼、降妖除魔、消災祈福、治病驅邪、維持陰陽兩界的秩序平衡,是他的基本職責!

    縱觀近兩千年來,天師府哪一代天師不是威名赫赫?

    甚至都有接冊封陽間的陰司神職的能力。

    什么山神、土地、城隍這些道門陰神,隸屬于地府的同時,在陽間也要受到天師府天師的節制。

    這些統管亡魂厲鬼的陰司神祇,都尚要聽天師調遣,更何況面前這個‘九子鬼母’了!

    用黃少宏自己心中的話來說,他最不怕的,可能就是這些什么厲鬼惡靈了。

    現在這中年漢子竟然驅使‘九子鬼母’攻擊天師府天師?這確定不是來搞笑的嗎?

    而且不提黃少宏天師的身份,就說他是國術大宗師,體內氣血如槳似汞,天下有何等鬼怪能近他身?

    當日在聊齋世界,黑山老妖獻祭六道引發百萬鬼潮,黃少宏憑自己那一身在鬼物看來如烈日巖漿的氣血,就讓無數厲鬼都輕易不敢靠近。

    不得不再說一遍......那洶涌鬼潮尚且奈何不了他,‘更何況面前這個‘九子鬼母’了!’

    所以黃少宏好笑之下,朝那‘九子鬼母’勾了勾手指:

    “過來,我讓你吸!”

    ‘九子鬼母’怨氣沖天,心智早就被怨恨與戾氣迷失,在中年漢子要挾之下,便已經要對黃少宏等人動手,此時見對方竟然挑釁,更是怨怒交加。

    一聲尖利的鬼嘯在‘九子鬼母’口中響起,走廊里,僅剩的幾盞照明燈瞬間全部熄滅。

    沿途病房門上的窗戶,嘭嘭嘭,也全部爆碎開來。

    而就在最后一盞電燈熄滅瞬間,趙小南、趙小北兩兄弟在黃少宏身后,借著極其微弱的光線,看見那‘九子鬼母’的肚子,被數只不大的鬼爪從里面撕開。

    幾個同樣黑黃薄皮的嬰孩鬼物,張開血口,露出一排尖牙,帶著無聲的獰笑從母體之中爭先恐后的爬出來。

    緊接著隨著最后一縷燈光的熄滅,整個走廊都陷入恐怖絕望的黑暗之中。

    “我艸......”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黃少宏和趙小南都聽到趙胖子顫抖的吐槽聲,聽著那一秒中內震顫幾十次的聲音,就能感受到他內心中有怎樣的恐懼。

    “怕雞毛!”

    黃少宏輕聲回應了一句,然后‘啪’的一聲,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打火機,嘴里也不知何時多了一根香煙。

    打火機按下的時候,點燃了嘴里的香煙,也照亮了他身周一米左右的空間。

    而再這一米空間之內,可以清楚的看到八個只有巴掌大小,張牙舞爪,面目猙獰的鬼子嬰孩,已經臨空撲到了黃少宏身前。

    而最前面的一個鬼子嬰孩,那小小的利爪,已經伸到了黃少宏眼前不到尺許左右的地方。

    幾乎在打火機點燃香煙照亮周圍的瞬間,那鬼子嬰孩空洞洞的眼孔,已經與黃少宏四目相對了。

    ‘呼’

    黃少宏一口煙霧吐出,同時內斂在氣血大丹中,如漿似汞的強大氣血勃然而發。

    ‘呀.......’

    尖銳的鬼嘯聲再起,在這鬼嘯聲中,那鬼爪快要抓到黃少宏臉龐的鬼子嬰孩,在氣血之力的沖擊下,肉眼可見的從指尖冒出白煙,然后瞬間氣化開來。

    然后這種白煙氣化在它身上飛速蔓延,從指尖到手掌、手腕,手肘、肩膀,然后是頭部與上身,最后是整個身體。

    幾乎只用了十分之一秒左右的時間,那鬼子嬰孩就在黃少宏面前,被他那強大的氣血之力,燒成了灰燼。

    而就在這鬼子嬰孩燃燒殆盡的同時,黃少宏點煙結束,也熄滅了手中的打火機。

    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在打火機熄滅之后,并沒有重歸黑暗,而是在黑暗之中,七個瘦小的鬼影,在黃少宏面前不同的位置,同時燃燒起來,生出七朵血紅的火焰。

    這七個瘦小鬼影,也如之前那化成灰燼的鬼子嬰孩一樣,幾乎在極短的時間內就燃燒殆盡,化成白煙飄散消弭。

    從黃少宏點煙,到八個鬼子嬰孩燃燒成灰燼,統共不過兩三秒鐘的功夫,別說對面那驅鬼的中年漢子沒反應過來。

    就是做為母體的九子鬼母都沒反應過來。

    直到這個時候,九子鬼母才有所反應的發出更加刺耳,如同金屬用力摩擦般的尖銳鬼嘯。

    這一次更不得了,在這等尖銳的鬼嘯聲中,頭頂的天棚,腳下醫院走廊鋪就的瓷磚,還有兩側的墻壁都發出咔咔之聲,紛紛崩碎出了裂痕。

    而趙小南、趙小北,雖然在黃少宏身后,但也是正面面對‘九子鬼母’的鬼嘯聲,所以兩耳的耳洞里都流出鮮血,耳膜都在這瞬間被震的穿孔,趙胖子甚至都痛的大叫出聲。

    那鬼嘯聲中,仿佛透出無限的冤屈、無限的仇恨、無限的怒火與無限的哀傷。

    種種情緒交織在一起,可見此時‘九子鬼母’縱是被怨煞之氣迷失了心智,也在為自己的孩子被滅殺,感到無限的痛苦。

    她能為一個鬼子嬰孩而被邪道術士操控一生,此時八個孩子被滅,心中苦痛可想而知。

    所以此時她尖聲鬼嘯的同時,身上的怨氣也不斷的升騰,‘九子鬼母’在八子被滅之后,怨氣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實力也在飛速的上漲。

    黃少宏取出兩粒仙豆,回身塞入趙家兄弟口中,手掌一送一拍,已經讓他們咽了下去,兩兄弟耳膜的傷勢也瞬間得以恢復。

    轉回頭來,見到那怨氣飛速提升的‘九子鬼母’,黃少宏并沒有搶先攻擊,因為他要保護身后趙家兄弟的安全。

    但是同時,他心中也默默嘆了一口氣,多少有些無奈。

    面前的‘九子鬼母’其實已經是慘到慘絕人寰的那一種了,非常值得別人同情。

    可是這種無法超度的厲鬼卻必須消滅,否則必將為禍世間,超度這種厲鬼也是他天師義不容辭的事情,是職責所在。

    鬼母的實力飛速的提升,本來已經有鬼將的實力,轉眼已經摸到了鬼王的邊緣,身周一尺之內的怨煞之氣濃郁的幾乎液化。

    中年漢子近似瘋狂的笑聲此時在黑暗中響起;

    “好,太好了,真沒想到在末法時代,在掃盡一切牛鬼蛇神的華夏本土,鬼母的境界竟然提升了這么多,我劉福陵出頭之日終于到了!”

    “殺,鬼母給我殺了他們,全都殺了,吸干他們的精血,剝了他們的人皮......呃......你......你不要.......那個鬼子嬰孩了......”

    劉福陵的聲音忽然一滯,然后說話也斷斷續續起來,聲音中充滿驚恐、疑惑和虛弱。

    胖子拉黃少宏衣服的手一直沒有松開,也一直都在顫抖,此時顫聲問:“什......什么情況......”

    趙小南聽力也恢復正常,在一旁說道:“這么黑,誰又看得清楚!”

    黃少宏卻是看得清清楚楚,那‘九子鬼母’本就是厲鬼中的厲鬼,神志早已本怨煞之氣所迷。

    而唯一一絲還殘留的神志,就在那被劉福陵藏匿起來的那個鬼子嬰孩身上。

    此時其他八個鬼子嬰孩全滅,她怨煞之氣瞬間提升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這也讓她那僅存的一絲神志,瞬間迷失。

    而‘九子鬼母’也在這一刻,成為了一個真正的殺戮機器。

    當然在本能的趨勢之下,她會先殺掉自己最恨的人,而她最恨之人無非就有兩個,一個便是剛剛滅了她八子的黃少宏。

    而另一個則是將她害死,一尸十命,又藏匿她孩兒,要挾她幾十年的劉福陵了。

    兩者相比,她自然更恨劉福陵一些,因為這是她淪落到這種境地的元兇。

    所以在劉福陵催促她殺死對面所有人的時候,她本能的就是一記鬼爪,直接插入了仇人的胸膛。

    而劉弗陵一時不死,他的鮮血順著傷口處的鬼母人皮,流入那空空如也的九子鬼母體內。

    轉瞬間劉弗陵身體被吸干成空空的人皮,只剩下一個完好的頭顱‘撲通’一下掉落在地上。

    “爸......你怎么了爸......”

    那個叫阿浩的青年,被他父親推開之后,就站在他爸身后不遠之處,此時聽到父親聲音有異,最后更是變得無聲無息,頓時著急起來。

    而他在這黑暗之中根本不能視物,所以只能摸索前行,剛邁出兩三步,腳下就好像踢到了一個球體,咕嚕嚕的滾了出去。

    而在他摸索的時候,‘九子鬼母’并沒有對他如何,當然不是不殺,而是在本能的驅使下,將目標轉向了她最恨的第二個仇人,也就是黃少宏身上。

    尖銳的鬼嘯之聲再次響起,‘九子鬼母’的身形幾乎就是一閃便到了嘴里叼著香煙的黃少宏面前。

    鬼爪張開五指,如同之前殺死劉弗陵一樣,狠狠的朝黃少宏心窩插下。

    而這樣的攻擊,無可避免的受到了黃少宏那對鬼物來說,如同烈日巖漿般存在的氣血沖擊。

    ‘刺啦......’

    ‘九子鬼母’的鬼爪,在靠近一刻,鬼爪就在黃少宏氣血之力的沖擊之下,燃燒起來。

    可在她無盡怨煞之氣的支撐之下,并沒有被燃燒殆盡,而‘九子鬼母’也因為那滅絕八子的滔天仇恨,縱然痛入靈魂,卻也沒有半點的退縮。

    “哎!”

    黃少宏一聲輕嘆,在那鬼爪即將戳到自己心窩的時候,信手一揮,上百張符篆就朝‘九子鬼母’身上砸了過去。

    ‘嘭’

    足有一斤多的百張符篆‘全中’,‘九子鬼母’被符篆上攜帶的千鈞之力,震的后退了幾步,而這時候符篆的威力也爆發出來。

    就見‘轟’的一聲之后,‘九子鬼母’瞬間變成了一個燃燒的大火球。

    黃少宏扔出的符篆都是他以天師身份制作的符篆,上面都蓋著‘陽平治都功印’的印章,代表了天師法力加持。

    這隨便一張符篆,在古代都是千金難求,誰要是請到家中,更是可保家宅平安,鬼魅魍魎,妖魔邪祟,盡皆辟易!

    對厲鬼妖魔都有著極大的殺傷力。

    此時‘九子鬼母’雖然已經摸到了鬼王門檻,但只要被一張符篆擊中,也難免被消弭身上的陰煞之氣,在陰魂厲鬼而言就等于受傷,需要許久才能回復。

    一張便即如此,這一百張砸過去,‘九子鬼母’幾乎再無活路!

    ‘呀......’

    九子鬼母似是已經知道了自己的下場,心中怨恨難平,縱是神魂俱滅,心也難安,帶著渾身燃燒的火焰,發動了臨死一撲,再次對黃少宏發動了攻擊。

    “哎......”

    黃少宏又是一嘆,極不忍心的再次扔出一百多張符篆,全都砸在了‘九子鬼母’身上。

    這一百多符篆砸過去之后,‘九子鬼母’的身體直接爆炸開來,只留下一張面皮燃燒著火焰緩緩從空中飄落。

    那面皮上兩個黑洞洞的眼孔,仿佛正死死的盯在黃少宏身上,仇人不死,怨恨南平!

    可沒辦法,‘九子鬼母’就是這么悲催,出師未捷便遇上了道門中的大款,符篆界的印鈔機,天師符篆要多少有多少,你說這有什么辦法呢。

    黃少宏也不是個狠心之人,對那緩緩飄落,燃燒這的面皮說道:

    “你弄錯了仇人,真正害死你們母子的,讓你們變成厲鬼的可不是我,不過你放心,我會替你報這個仇的,這種人我絕不會讓他詐死偷生!”

    那面皮在空中一顫,然后迅速被火焰吞噬,還沒有落在地上,便焚化成灰,抹去了‘九子鬼母’在這世間的最后一絲痕跡。

    九子鬼母一死,陰氣也隨之消散,原本熄滅的電燈,瞬間明亮起來。

    此時那劉弗陵的頭顱已經滾到了墻角,他兒子阿浩見到自己父親的慘狀,立刻撲上去抱住頭顱,蹲在地上大哭起來。

    黃少宏走過去,站在阿浩面前,冷笑道:“喂,那個頭,你別裝了,我知道你沒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位面之狩獵萬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