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33章 為什么偏偏是顧遲!

作者:木木雨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聽見那個聲音的剎那,顧以寒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幾乎都一陣緊縮,幾乎不假思索的,他立刻掛斷了電話。

    瞪著手機良久,他突然瘋了一樣的大笑起來。

    雖只是一聲“喂”,但他還是認出了那個聲音。

    顧遲??

    真的是顧遲??

    蘇可歆竟真的和顧遲在一起!

    顧以寒幾乎都要笑出眼淚,看著手機通訊錄上的“可歆”兩個字,他突然只覺得刺眼的厲害。

    蘇可歆啊蘇可歆??我上輩子到底是欠你多少,這輩子你要來這樣折磨我!

    你明明已經結婚,還要跟別的男人糾纏在一起,而且為什么偏偏,偏偏那個男人要是顧遲!

    ……

    電話的另一頭,顧遲則是依舊深色淡淡,將蘇可歆的手機給放下。

    “是誰啊?”蘇可歆癱軟在車座上,酒勁兒已經讓她神智不太清晰了,所以方才她手機響了,是顧遲替她接的。

    “垃圾電話。”顧遲神色不變。

    “哦。”蘇可歆此時的頭實在太疼了,根本沒有去懷疑顧遲的話,只是捂著腦袋。

    “頭疼么?”顧遲本來還是有幾分火氣的,可此時看蘇可歆的小臉皺作一團,語氣也不由自主地軟了幾分。

    “嗯。”蘇可歆應了一聲,就突然感覺到一雙大手覆上她的太陽穴。

    “這樣有好點么?”

    顧遲略顯粗糲的手指撫摸在蘇可歆的太陽穴上,蘇可歆現在臉頰發燙,襯的他的手指有幾分冰冷。

    蘇可歆身子微微一僵,心跳沒來由的加快了幾拍,挪了挪身子,“那個??好多了,謝謝你。”

    可她才稍微動了動身子,顧遲就突然加大了手里的力氣,有力地將她禁錮在身邊。

    “別動。”顧遲開口,聲音似乎比平時還要冷幾分。

    蘇可歆微微一愣,側過腦袋,借著車窗灑進來的路燈,她才突然意識到,顧遲的臉色透著幾分寒意,和平日里的淡漠不同,似乎在惱火著什么。

    蘇可歆的酒醒了一些,小心翼翼地開口:“顧遲,你是在生氣么?”

    現在想來也是,自己好歹是他的老婆,看見自己的老婆被人吃豆腐,是個男人都會生氣吧?

    “你說呢?”顧遲冷聲問,車廂里的溫度好像一下子低了好幾度。

    “對不起??”蘇可歆小聲。

    “只有一句對不起?”顧遲微微挑眉。

    蘇可歆一愣,看著眼前的顧遲,突然想到什么。

    “那個??你不要多想啊。”蘇可歆有些著急起來,“我以為這就是一個普通的飯局,我沒想到那個黃總編會這樣。”

    她突然有點擔心,顧遲會不會誤會自己,就像顧以寒一樣,以為自己是那種女人。

    不知為何,她很怕顧遲誤會自己。

    或許是因為,顧遲現在是她的丈夫,更是唯一給了她溫暖的人,她不想練他都討厭自己。

    顧遲看著蘇可歆,眼神里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

    “我知道。”頓了片刻,他才開口,語氣似乎已經舒緩了幾分。

    蘇可歆剛松了口氣,顧遲就再次開口。

    “如果以后有這樣的飯局,不要再去了。”

    蘇可歆乖巧地點了點頭。

    蘇可歆此時還是有幾分醉醺醺地,顧遲摁在她太陽穴上的手勁道剛好,很舒服,讓她不由自主地就靠向顧遲的肩膀。

    感覺到肩膀上傳來的柔軟,顧遲身子微微一僵。

    低頭,就看見蘇可歆因酒精而微紅的小臉,長卷的睫毛微顫,粉嫩的嘴唇微張,好像水蜜桃一樣。

    顧遲的黑眸一縮。

    有一些情愫,仿佛要在胸口溢出,他似乎自己都有些無法否認了。

    “蘇可歆。”他突然開口,聲音比平日還要低沉幾分。

    “嗯?”蘇可歆醉意朦朧的應了一聲,抬起頭,才發現顧遲的臉近在咫尺,倆人的距離甚至都不足五厘米。

    “啊。對不起。”蘇可歆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失態的靠在了顧遲身上,趕緊想坐直身子。

    可不想,這時,顧遲的手,突然順著她臉頰滑下,一把擒住她的下巴。

    下一秒,顧遲頭一低,薄唇就覆蓋上蘇可歆的。

    唇上薄涼的觸感傳來,蘇可歆只覺得腦袋跟火山爆發似的,所有的酒一下子都醒了。

    顧遲他??他這是在親自己?

    ??

    車子到達酒店時,蘇可歆已經睡著了。

    顧遲將她抱在自己腿上,一路來到房間。

    將蘇可歆放到床上,顧遲才注意到蘇可歆的手腕,在剛才的糾纏中,被黃總編給抓紅了。

    頓時,他的眼神冷若冰霜,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顧遲,你會打電話給我,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電話一接通,里面馬上傳來一個吊兒郎當的聲音。

    “我要你幫個忙。”顧遲語氣依舊很平淡,但如果是熟悉他的人,就能聽出其中一股危險的氣息。

    “你找我幫忙?那就更稀罕了,你盡管說,能做到的我肯定幫!”

    “我要你幫我解決一個人。”顧遲的嗓音低了幾分,“他動了我的人,所以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

    蘇可歆醒來時,因為宿醉,頭疼欲裂。

    她掙扎地從床上坐起來,就聽見一個低沉悅耳的聲音——

    “你醒了?”

    蘇可歆抬頭,就看見顧遲正坐在酒店房間的餐桌旁邊,桌上是豐盛的早餐。

    “顧遲?”蘇可歆愣了一會兒,昨夜的記憶涌入腦海。

    她好像是在酒局上被那個黃總編給輕薄了,顧遲及時出現,救了自己,然后在車上的時候,好像還??

    突然響起昨晚在車上那個吻,蘇可歆覺得自己的臉蛋兒跟燒起來一樣。

    “怎么了?”見蘇可歆坐在床上不動,顧遲再次開口,“身體不舒服么?”

    蘇可歆被他喚回了神,這才抬頭。

    顧遲的房間是豪華套房,巨大的落地窗外,陽光灑進來,落在穿著白襯衫的顧遲身上,宛若沐浴著一層金光,說不出的優雅尊貴,只是那英俊非凡的面容上,依舊是淡然的神色,和往日無異。

    這讓蘇可歆都有種錯覺,好像昨晚那個吻,只不過是她一個人的錯覺罷了。

    “沒有。”她尷尬的笑笑,趕緊從床上起來,可剛起身,突然愣住了。

    她身上穿著的,竟是一件白襯衫,顯然是男士,一直長到大腿上。

    “這衣服??”

    “你不記得了么?”顧遲微微挑眉,“昨晚你喝醉了,吐了,我讓女服務生給你換了我的衣服。”

    原來是服務生。

    蘇可歆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氣,殊不知自己小臉上神色的全部變化,都被男人盡收眼底。

    顧遲唇角微微一勾,可在看著蘇可歆從床上爬起來的剎那,他突然喉頭一緊。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