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406章 趕出去

作者:木木雨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顧遲,你回來了!”根本沒有將剛才的事情放在心上,程若兒滑著輪椅欣喜的來到了顧遲的身邊。

    抓住顧遲的手,程若兒眼角迅速流出了眼淚,語氣可憐巴巴的。

    “顧遲,這次回來你就不要走了,你不知道我一個人住在這么大的房子里有多孤單,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當年事情是我不對,我已經知道錯了,你就原諒我一次好不好?”

    “知道錯了。”顧遲冷笑著重復程若兒的話,“你真的知道錯了嗎?”

    “我真的知道錯了。”程若兒快速的點著頭,舉著手發誓道:“我保證,以后絕對不會再做那樣的事情了,你就搬回來住,不要走了好不好?”

    看著程若兒發誓的手勢,顧遲眼睛里充滿了嘲諷,她還真是不怕以后會遭到報應。

    “好,我答應你,這次我不走。”顧遲一字一頓,說的咬牙切齒,看著程若兒的面上滿是嫌惡的神色。

    可是程若兒卻只注意到了他的話,滿是喜色的問道:“真的嗎?顧遲你答應我留下來了?”

    “我當然會留下來。”顧遲的眼神中聚集著怒氣,用力甩開程若兒的手,聲音猛然提高,“這次,換你走!”

    被顧遲大力的甩開手,程若兒差點連人帶椅的倒了下去。勉強穩住身子之后,她不敢相信的望向了顧遲,“你要趕我走?”

    “程若兒,事到如今,你還想要和我裝到什么時候!你以為你做的那些事情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嗎?”顧遲厲聲質問著。

    什么事情?難道顧遲知道當初她和楊佐逼著程可歆打胎的事情了?程若兒的心里一下子就謊了。誰告訴他的?楊佐嗎?這個叛徒!

    “顧遲,你不要聽楊佐胡說八道,那是他故意誣陷我的,我根本就沒有做過那樣的事情。”

    程若兒著急的為自己辯解著,欲上前重新抓住顧遲,但是卻被他一把甩開了。

    “楊佐無緣無故的誣陷你做什么?”顧遲大聲斥責著,“程若兒,上次我已經警告過你了,如果你再敢傷害程可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沒想到你還敢找人刺殺她。既然你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我也不會再對你心慈手軟!”

    什么刺殺?程若兒被顧遲的話給弄糊涂了,他這般生氣,竟然不是為了當年逼迫蘇可歆打胎的事情嗎?

    “顧遲你在說什么,我怎么聽不太懂。”

    看到程若兒依然不肯承認,顧遲怒從心起,“到了現在你還要和我裝糊涂!你說,歌劇院門口刺殺程可歆的事情,是不是你找人做的!”

    說的原來是這件事情,程若兒的心里一下子就有了底氣,因為這件事情真的不是她安排的。

    “不是我,顧遲,你盡可以找人去調查,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程若兒大聲反駁著,面上是前所未有的坦然。

    這件事情和她沒有一丁點的關系,她不怕顧遲去查。

    “你以為我還會相信你的話嗎?不是你還會有誰!”顧遲現在是無論如何也不肯再相信程若兒說的話了,“我本來還想要放過你,但是你不知悔改,竟然還想著傷害可歆,那就不要怪我無情了,”

    “我也不知道是誰,但是這件事情真的和我沒關系。”程若兒第一次有種百口難辨的感覺。

    “顧遲,你找人去調查清楚好不好?說不定是蘇可歆那個賤女人得罪了什么人,仇家找上門來了。也有可能是她自己找的人,就是想要誣陷我,讓你誤會我,以此來挑撥我們之間的感情。顧遲,你真的要找人好好的調查一下,這件事情真的和我……”

    “閉嘴!”顧遲忍無可忍的開口打斷了程若兒的話,額頭上的青筋暴起,“事到如今了,你竟然還想要誣陷可歆,真是無可救藥,陳嫂!”

    顧遲叫著之前那個保姆阿姨的名字。

    陳嫂一直都躲在保姆房里注意著外面的動靜,現在聽到顧遲喊自己,馬上就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顧先生,什么事?”看著渾身散發著戾氣的顧遲,陳嫂嚇的低下了頭,戰戰兢兢的開口問道。

    “找人把程若兒趕出去!”顧遲指著程若兒冷聲道。

    “啊?”聞言陳嫂震驚的抬頭,這么多年以來,她們這些傭人一直都是將程若兒當作顧宅的女主人看待的,現在顧先生竟然要將她趕出去嗎?

    “顧遲你怎么能趕我出去?我一個親人都沒有了,你要我去哪里?”還不待陳嫂有所反應,程若兒一下子就崩潰了,整個人哭的慘不忍睹。

    “我發誓,我發誓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如果我撒謊,就讓老天懲罰我。”

    程若兒的話音剛落,就聽到外面傳來了一聲巨大的雷聲,剛才還晴空萬里的天瞬間就下起了傾盆大雨。

    天空中有閃電劃過,照亮了程若兒慘白的臉。這時候下什么雷陣雨啊,她只能在心中暗罵。

    “程若兒,連老天都看不慣你的所作所為了,你現在還有什么話好說!”顧遲倒不是相信老天真的在懲罰程若兒,只是此情此景,還真是解恨。

    不想再和程若兒在這里糾纏,顧遲轉身出了家門,留下了一句話,“陳嫂,我回來的時候要是還看到程若兒在家,你就和她一起離開吧。”

    來到這里這么久,陳嫂還是第一次看到顧遲生這么大的氣,自然不會以為他說的是玩笑話。

    想到程若兒平時對自己的責罵,陳嫂狠了狠心,走到程若兒的身邊,推起輪椅就將她往門外推去。

    “你這個下賤的傭人,你怎么敢這樣對我!”程若兒尖聲叫道,只是她一個從小養尊處優的大小姐又怎么能抵得過長年干粗活的陳嫂的力道。

    沒有理會程若兒的罵語,將程若兒推出門外之后,陳嫂立馬回身鎖上了大門,心中是一種難言的快感,以后她就再也不用伺候這位姑奶奶了。

    外面下著大雨,程若兒很快就被淋濕了全身,正欲回去敲門的時候,她看到顧遲的車從自己面前經過。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