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387章 探監

作者:木木雨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你說這話什么意思?”顧肖警惕的問道。顧以寒是他以后全部的希望,他絕對不能有事!

    “當然是威脅你的意思,只要你敢把當年的事情給說出去,我就有辦法讓顧以寒不好過。”程若兒笑的十分陰毒。

    “你只有顧以寒這一個兒子吧,要是他出事了,等你出來,恐怕連給你養老的人都沒有。”

    心中有一瞬間的驚慌,但是顧肖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冷靜下來仔細思考之后,顧肖沒有把程若兒的威脅看在眼里。

    哼,她以為她是誰。沒有了程家做依仗,也沒有了顧遲給她撐腰,她還有什么為所欲為的資本?

    想到這里,顧肖看程若兒的眼神里滿是不屑,“你以為你還是程家的大小姐嗎?想要讓我兒子出事,也得看你現在有沒有這個本事。”

    看到顧肖不相信自己的話,程若兒并沒有表現出慌亂,依舊是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樣。

    “就算我不是程家大小姐又怎樣?當年的綁架案之后,我手上有多少錢你最清楚了。你覺得,那些錢夠不夠我請殺手殺了你的寶貝兒子啊?”

    “你敢!”顧肖猛地站了起來,指著程若兒怒道。

    “鸚鵡學舌學我啊?”程若兒笑道,“只是可惜了,我不怕。”程若兒驀然冷了神情,“我當然敢!”

    “程若兒!你要是敢害我兒子,我就……”顧肖突然語塞,他能干什么,他現在連自由都沒有,能拿程若兒怎么辦?

    “就什么?想不出來了?”程若兒冷笑道,“顧肖我告訴你,現在你只能聽我的!如果當年的事情你敢泄露一絲一毫,你就等著給你兒子收尸吧!”

    緊握著自己的拳頭,顧肖幾乎要將牙給咬碎了,才從牙縫里擠出來一個“好”字。還能怎么辦?他只能答應。

    “當年的事情我保證會守口如瓶,但是你必須要答應我,絕不能傷害我的兒子!”顧肖盯著程若兒的眼睛說道。

    聽到顧肖答應,程若兒也松了一口氣,“你放心,無緣無故的,我當然不會去傷害你的兒子。”

    “說到做到。”顧肖對程若兒有點不放心,“要是我聽說阿寒有什么三長兩短的話,當年的事情,警察會在第一時間就知道。”

    “我保證說到做到。”程若兒回道,心中不禁有點得意。剛才不是和自己耍橫嗎?現在又如何?還不是乖乖的答應了自己的要求。

    冷哼了一聲,顧肖不想再和她多說什么,直接轉身離開了。

    此刻他心中是萬般的悔恨,千算萬算,沒想到最后竟然將自己的兒子給算了進去。程若兒這個毒婦!簡直就是無所不用其極。

    目的已經達到,程若兒也不惱顧肖的態度,心情還算不錯的滑著輪椅轉身也離開了。這件事情已經搞定,接下來該做另外一件事情了。

    剛出探監室,程若兒怎么也沒有想到會見到顧遲。怎么會這么巧?他們竟然趕到了同一天來看顧肖。

    急忙閃身到一旁的樓梯間,程若兒的心都要跳出來了。暗道還好自己的反應快,顧遲并沒有看見她。

    撫著自己的心口,程若兒小心翼翼的伸頭觀察著顧遲所在的地方。看到顧遲起身進了探監室之后,她才滑出樓梯間,逃一般的飛快離開了。

    直到出了監獄的大門,程若兒才將剛才一直提著的一口氣給吐了出來。真是快要嚇死她了,萬一被顧遲發現就糟了。

    在遠處一直等著的司機看到程若兒出來,急忙上前幫她推著輪椅。

    “手腳輕點!”程若兒橫眉呵斥道,剛才司機在把輪椅推到車上的過程中,不小心絆了一下。

    “抱歉程小姐,我會小心的。”司機回答的有些誠惶誠恐,但是在心里卻早已罵了起來。

    他奶奶的,要不是為了養家糊口,誰愿意受這個閑氣。他就從來沒有遇見過這么難伺候的金主。

    好不容易讓程若兒坐的舒服了,司機一頭薄汗的坐回了自己的駕駛位上。

    “程小姐,我們……您現在要回家嗎?”司機差點咬到了舌頭,差點又說錯話了。

    他到現在還對程若兒當初聲色俱厲的那句“誰和你是我們,你配嗎!”記憶猶新。

    “不,去醫院。”

    程若兒不耐煩的說出了醫院的地址,司機也不敢多問什么,應了一聲之后就不快不慢的向前駛去了。

    他可是挨了不少罵,才掌握這個對程若兒來說,算是“平穩”的速度。

    這邊顧遲已經見到了顧肖。

    剛剛才和程若兒見過面,惹了一肚子的氣,現在又看到顧遲,顧肖覺得自己的胸口更加的悶了。

    “你還有臉來看我!”

    顧遲的心里有點不是滋味,不過倒不是因為顧肖語氣中的不善。

    面前的顧肖身著罪犯服,才幾天沒見人就瘦了一圈,整張臉泛著土黃色,再沒有了以前的精氣神;頭發也亂糟糟,油膩膩的,想是已經很久沒有洗了。

    畢竟是自己的哥哥,看到和以前對比鮮明的,好似乞丐一樣的顧肖,顧遲的心中還是有些不忍,但也只是有些不忍。

    做過那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這是他應得的懲罰。

    看到顧遲眼中的憐憫和同情,顧肖更是生氣了。他這輩子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顧遲憐憫的眼神,他憑什么!

    “顧遲,無毒不丈夫,看來我還是狠不過你。沒想到你連自己的親哥哥都能親手送進監獄,我真是自愧不如啊。”

    “你這是自作自受。”顧遲面無表情的說道。

    “對,我是自作自受。”顧肖痛快承認,“可是你也不用做的這么絕吧?把那些事情曝出去對你有什么好處!顧氏集團的股份你可是也掌管了不少。你這是要毀掉顧家!”

    “股份?”顧遲冷笑了一聲,“和我的孩子比起來,這些股份又算得了什么!”

    “什么孩子?”顧肖聞言征住了,沒聽說顧遲還有孩子啊,難道是私生子?

    想到這里,顧肖不由得蹙起了眉頭。如果顧遲真的有孩子的話,那顧家可就完全是他的了。沒想到自己奮斗半輩子,卻是為他人做嫁衣。

    “自然是我的孩子!”顧遲提高了聲音,眼神中俱是狠厲,“如果當年不是你和程若兒設計陷害可歆,我怎么會認為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我的孩子又怎么會在百般折騰之下沒有保住!”

    原來已經夭折了啊,顧肖心里松了一口氣,但是隨之而來的卻是深深的恐懼。孩子死了,那顧遲豈不是更加不會放過自己了。

    “我做的太絕?”顧遲嗤笑了一聲,“你覺得太絕,我卻覺得還是對你太仁慈了,這點程度還遠遠不足以為我死去的孩子報仇!”

    “你還想要干什么?”顧肖膽戰心驚的問道。他都已經進監獄了,顧遲還想怎樣?他又還能怎樣?

    但是對方畢竟是顧遲,跟他斗了這么多年,他的能耐顧肖還是清楚的。如果他不想就此放過自己的話,恐怕自己會更加“享受”在監獄里的生活。

    不答反問,顧遲的面上寒意遍布,“十多年前我被綁架的事情,也是你做的吧?當年你是不是想要一把火燒死我?”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