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361章 絕不會讓你逃掉!

作者:木木雨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楊佐有些猶豫,程若兒來找自己肯定是又有什么陰謀詭計,自己不能再助紂為虐了。

    看到楊佐站在原地不動,程若兒回頭冷笑著威脅道:“怎么,你想要顧遲知道他無比信任的心腹當年是怎么背叛他,逼的他的妻子背井離鄉的嗎?”

    “你說過以后不會再提這件事情的!”楊佐瞬間就炸毛了,竟然拿這件事情來威脅他,程若兒真是太卑鄙了。自己當初為什么會那么做難道她不知道嗎!

    “是嗎?”程若兒不以為意的說道,“我不記得答應過你這些啊。”

    “程若兒你!”楊佐一時間被氣的語噎。

    “趕緊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否則我可不保證自己會在顧遲那里說什么。”

    這件事情是楊佐的死穴,現在被程若兒抓著,他只能無奈的答應,帶著程若兒來到了一個位置偏僻的,空著的會議室。

    “說吧,找我有什么事情?”

    楊佐有點不耐煩的問著,但是程若兒現在也不是很在意這些,她現在滿心滿眼的都在想著另一個人,想著應該怎樣徹底的摧毀她!

    “蘇可歆回來了你知道吧。”程若兒咬牙切齒的說道,想到那個賤女人她就是一肚子的火氣,恨不得她現在就在自己的面前,她要狠狠的扇她兩個巴掌。

    “你也知道了?”聽到程若兒提起蘇可歆的名字,楊佐瞬間就慌了,猛然轉頭看向了她。

    程若兒斜睨了楊佐一眼,“我知道這件事情有什么奇怪的嗎,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不是還打算瞞著我?”

    楊佐現在沒有心思和她在這種事情上打嘴仗,“現在應該怎么辦,當年你做的那些事情恐怕過不了多久就會被顧少發現的。”

    “你能不能有出息一點。我都還沒有害怕,你怕什么?”

    程若兒鄙夷的看了一眼慌張的楊佐,當年自己怎么會找了一個這么膽小如鼠的男人合作?

    “還有,什么叫做我當年做的那些事情,那些事是我一個人做的嗎?你別忘了你也有份,現在想要把自己擇出去,門都沒有!我告訴你,要是當年的那些事情被顧遲知道了,我第一個就會把你給抖出來。”

    “現在是計較這些的時候嗎?”楊佐怒聲說道,這個程若兒簡直就是不可理喻,都火燒眉毛了,她竟然還在惦記著威脅自己。

    “你有這個時間和我吵架的話,還不如想想到底應該怎么辦!要是顧少知道這件事情了,我們都沒有什么好下場。”

    “你兇什么!”程若兒也毫不示弱,“我今天來找你就是想商量一下應對的方法,你以為我愿意和你吵啊!”

    “那你想要怎么辦?”深吸了一口氣,楊佐盡量壓抑著自己的憤怒,現在還是盡快想出解決問題的方法比較重要。

    看到楊佐退步了,程若兒的面色也緩和了下來。

    “我已經想過了,不想要當年的事情被顧遲發現,那就只有一個辦法。”

    “什么辦法?”楊佐有些著急。

    程若兒的眼睛里閃過陰狠,接著說道:“確保蘇可歆永遠不會和顧遲和好,甚至永遠沒有機會和顧遲見面說話。只要蘇可歆不說,當年的事情除了你我,在這世上就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最好是死了才好,這樣她就永遠都沒有后顧之憂了。這才是程若兒真正的心聲,但是她也沒有傻到直接和楊佐這樣說。

    聽著程若兒惡狠狠的語氣,楊佐不禁有些心慌。難道她還不死心,又想要使什么惡毒的方法對付少夫人?

    反復思量著程若兒的話,楊佐也覺得這是一個可行的辦法。只要少夫人和顧少不見面,那他們之間就會這樣一直誤會下去,自己當年冒充顧遲做決定讓蘇可歆打胎的事情也就不會被發現了,但是……

    想到顧遲這些年來被思念折磨的模樣,楊佐就想狠狠打自己兩拳。之前為了保全自己父母的安危,他已經背叛過顧遲一次了;現在為了掩蓋當年做過的錯事,難道他又要背叛顧遲一次嗎?

    想到顧遲這些年對自己毫無保留的信任,幾乎從不隱瞞自己任何事情,楊佐就覺得良心很是不安,自己這樣做以后是會遭報應的吧?

    還有少夫人,她也是因為相信自己,所以才從來沒有懷疑過當年發生的事情其實并不是顧少的主意。

    而他就是這么回報他們對自己的信任的嗎?

    看到楊佐只是低頭沉思不說話,臉上帶著明顯的愧疚,程若兒又怎么會猜不到他在想什么,恐怕是覺得對不起顧遲和蘇可歆吧。

    她心里不禁嗤笑了一聲,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他這樣婆婆媽媽的性格能做什么大事?怪不得過了這么多年還只是一個小小的助理。

    “你覺得這個方法怎么樣?”程若兒冷笑著問道,同時也堵住了楊佐的退路。

    “楊佐,我可告訴你,如果顧遲知道當初是你假冒他讓蘇可歆打掉孩子的,以他睚眥必報的性格,你覺得他會輕易放過你嗎?”

    “你跟在他身邊這么多年,也應該知道,他一旦發狠,不但你的工作保不住,恐怕以后整個金融界都會封殺你。你有沒有想過,到時候你的父母怎么辦,你難道要他們和你一起喝西北風嗎?”

    楊佐聞言狠狠的攥住了自己的拳,不得不承認程若兒的話一針見血,將自己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擔憂全都赤果果的挑明了。

    是的,自己怎么樣都沒有關系,但是他絕對不能讓自己的父母人到晚年,還不能夠過安定的生活。

    “你又想要對少夫人做什么?”楊佐面色不善。

    雖然他很擔心自己的父母,但是也不會毫無原則的幫著程若兒做傷天害理的事情。如果程若兒太過分,他是絕對不會幫她的。

    “她才不是什么少夫人,蘇可歆和顧遲早就離婚了,以后不許你在我面前這么稱呼她!”程若兒忽然大怒。

    五年了,為什么已經過了五年的時間,自己還是不能取代蘇可歆在顧遲心中的位置?甚至連楊佐都還認為她是遲曜集團的總裁夫人,這個稱呼明明就應該是屬于自己的才對。

    想到這里,程若兒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殘酷的笑,“不管你現在是蘇可歆還是程可歆,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讓你逃掉!”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