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顧忘番外12 心里的人只有他

作者:木木雨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此時的趙以諾,正和凌辰在機場等待登機。

    看到手機上的陌生號碼,趙以諾很困惑,自己新換的手機號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這個號碼會是誰呢?

    “喂,你好。”

    趙以諾還是接通了電話。

    “以諾,是我顧忘!你現在在哪里?”

    終于聽到了趙以諾的聲音,顧忘驚喜若狂。

    一聽是顧忘,趙以諾愣住了,他怎么會知道自己的號碼呢?

    “顧忘,我馬上就要走了,去一個沒有你的地方,希望你會幸福。不,你一定要幸福。”

    趙以諾強忍著不讓自己落淚,她一直命令自己恨他,可聽到他的聲音,想到自己馬上就要永遠離開他了,她的心還是會鉆心的痛。

    “不,以諾,只有你能給我幸福,你在機場等著我,我求你不要走!”顧忘苦苦哀求。

    趙以諾終于抑制不住眼眶的淚水。

    這一幕和幾年前是多么的類似啊,他像幾年前一樣苦苦地哀求自己,請求自己不要離開。

    而她仍然深愛他,卻還是要無情地離開他。

    “顧忘,這是命,我們都抗拒不了的!”

    趙以諾哭出了聲,她又嘗到了這種心臟被撕裂的滋味,甚至連呼吸都是一種奢侈。

    “以諾,我就快要到了,你等我……”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急促的剎車聲,接著是車輛相撞的巨響,然后便沒了聲音。

    “顧忘!顧忘!”

    趙以諾聲音里充滿著恐懼,“顧忘你快回答我啊!你怎么了?你說話啊!”

    顧忘沒有回應她,趙以諾愣在那里,她的腦子里一片空白,手機也掉在了地上。

    “以諾,以諾你沒事吧!”

    凌辰將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充滿了苦澀。

    “以諾,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我們該登機了。”凌辰提醒道。

    趙以諾終于回過神來:“不,不!凌辰,顧忘他出事,我要去看他!我必須要去看他!”

    “那我怎么辦?美國你也不去了嗎?”凌辰試圖做最后的掙扎。

    “對不起凌辰,我不能和你走。我放不下他,我心里的人只有他啊!”

    趙以諾終于不再逃避,對凌辰,也對自己說。

    “我知道你也喜歡我,可是我的心里已經容不下其他的人了。對不起,我可能去不了美國了,哪怕看不了我的病,我也要知道他現在到底怎么樣了!”

    凌辰輕嘆了一口氣,不管他怎樣努力,他還是走不進趙以諾的心里。

    “就算她跟著自己走了,心也會留在顧忘身邊吧。”

    凌辰這樣想著,一股挫敗感油然而生。

    沒有太多的猶豫,凌辰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微笑著對趙以諾說:“沒關系的以諾,幾年前我就知道你的心里住著一個人,只是我以為我可以取代他。現在看來,我還是差太多了。祝你們可以幸福。”

    凌辰說完,對趙以諾灑脫一笑:“以諾,原諒我騙了你,你的病早已經不必再復查了。希望再次見面,我們還是好朋友。我走了。”

    深深地看了趙以諾一眼,凌辰不再有一絲眷戀,大步朝登機口走去。

    送走了凌辰,趙以諾急不可耐地往機場外跑,心里瘋狂地吶喊著:“顧忘,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

    就在顧忘發生車禍的第一時間,就有好心人撥通了z市中心醫院的電話,不久之后救護車趕來,接走了還在昏迷中的顧忘以及貨車司機。

    車禍發生時顧忘正在急速行駛,由于打著電話再加上心急,沒有注意到拐彎處勻速駛來貨車,兩個車當場撞在一塊。

    好在當時顧忘反應迅速緊急剎車,他的座駕蘭博基尼性能實在太好,而且又被車內彈出的緊急氣囊阻擋了一下,所以顧忘并沒有受到什么大的傷害。

    趙以諾出了機場后馬上攔住了一輛計程車。

    “師傅,您知道剛才發生了一場車禍嗎?”

    由于顧忘的手機打不通,趙以諾無奈之下只好問計程車司機。

    “我剛才聽說了,就在離這里很近的南環公路。”

    “那麻煩你趕快帶我過去。”

    趙以諾終于不再像沒頭蒼蠅一般盲目尋找了。

    “姑娘,出車禍的人已經被救護車救走了。”司機道。

    “去哪個醫院您知道嗎?”

    “市中心醫院,我帶你過去吧,姑娘。”

    “謝謝您。”

    一路無話,趙以諾趕到了市中心醫院。

    跑到醫院前臺,趙以諾焦急地問道:“請問剛才發生車禍的人現在在哪里?”

    “剛送過來的兩個人都在四樓的重癥監護室。”

    “謝謝。”

    得知了具體的消息,立馬向四樓跑去。

    一間一間地尋找,趙以諾終于發現了顧忘躺在病床上的身影,直接就要推門進去。

    “這位小姐,請問您認識這位先生嗎。”一個醫生從旁邊走過來。

    “我認識!醫生,他怎么樣了?”

    趙以諾一把抓住醫生的胳膊,慌道。

    “請問你是這位先生的家屬嗎?”

    “我……我是他朋友。”

    趙以諾又問了一遍,“他到底怎么樣了啊?”

    “哎。”

    醫生一聲輕嘆,卻像重錘一般砸在趙以諾的心頭,難道顧忘他?

    不敢接著往下想,趙以諾突然感覺一陣天旋地轉。

    “他沒什么大事,只是受了點輕傷,還有一點輕微的腦震蕩。”

    醫生慢悠悠地說完了剩下的話。

    什么?

    趙以諾一愣,沒事?沒事你嘆什么氣!

    趙以諾氣得想罵娘,咬著牙道:“那您在嘆什么氣呢?”

    “他是沒事,另一個人就不好說了”醫生說。

    “這位小姐,既然您是這位先生的朋友,那請你先把住院手續辦好,然后聯系病人的親屬吧。”

    “好,我這就去。”

    得知顧忘沒什么大事,趙以諾再也沒有之前的驚慌,心情大好地去樓下辦理住院手續。

    辦理完手續,趙以諾直接走進了顧忘的病房。

    趙以諾仔仔細細地檢查了顧忘的身體,確認他只有一些輕微的擦傷之后,這才放下心來,坐在了顧忘的床前。

    顧忘還沒有醒過來。看著顧忘蒼白的臉頰,趙以諾心中一痛。

    要不是因為自己,顧忘也不會這樣了,趙以諾暗暗地自責著。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