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番外235 走了

作者:木木雨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是,林小姐自己出的院,沒辦出院手續,她說想要回家看看,可是回來之后,她將我鎖在了房間,便離開了。”

    二丫聽出了顧以寒話語中的憤怒,但還是硬著頭皮如實地交代著一切。

    “你說什么?你再給我說一遍!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點給我匯報,你是怎么做保鏢的!”顧以寒十分失態地說道。

    可是,換做是誰,誰會平靜下來,自己的妻子,最愛的女人,因為自己被別人算計了,流產了,而且終生不能生育,現在更是人都消失了,萬一做出什么傻事來,那豈不是要讓顧以寒自責一輩子?

    “我……”

    二丫知道顧以寒可能是太忙了,根本沒有看自己發的短信,而且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她的不對,如果林沫沫出院的時候她就跟顧以寒匯報的話,林沫沫現在就不會兒走了。

    “你現在在哪?沫沫是朝哪個方向去了?”

    顧以寒現在根本沒時間計較二丫對錯的問題,直接問到了關鍵,如果知道林沫沫去了哪里,自然能找到林沫沫。

    然而,事與愿違,二丫一臉無力地說道:“我現在在您的別墅門口,夫人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顧以寒聽到以后直接掛了電話,隨即打給了自己的心腹,情緒激動地說道:“給我立刻封鎖全城,聯系各個警察局的,讓他們派人封路,給我一個地方一輛車地挨個給我找,如果找不到林沫沫,你們所有人都給我下崗!”

    掛了電話后的顧以寒,連外套都顧不得穿,就徑直跑了出去,他要去找二丫,了解一下情況。

    他心中此時此刻有一千一萬個后悔,自己不好好陪著林沫沫,來公司干嗎!

    其實這件事情并不能怪顧以寒,因為葉倩的一番大動作以后,勝天集團存在很多危險。

    如果不及時得到解決,后果會很嚴重,跌出五大家族也不是沒有可能,再加上他要為林沫沫報仇,自然要去辦公室安排。

    而此時的林沫沫坐在車上,透過窗子看著外面逐漸遠去的大樹,不由地落淚。

    看到外面有著自己熟悉的火鍋店,極沫沫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指,指了過去,卻是不停地顫抖。

    她現在不能再懷孕了,也不能再當媽媽了,這個消息,就像是晴天霹靂一樣,狠狠地砸在她的頭上,讓她魂飛魄散。

    她是愛顧以寒的,很愛很愛,但是,就是因為這份深沉的愛意,她見不得顧以寒就這樣跟她一輩子綁在一起,一輩子沒有孩子!

    他,那么驕傲,怎么可能一輩子孤老,沒有一個孩子,來繼承他的事業,他的一切。

    然而,她并不能滿足他的這個要求,不能給他生孩子,不能讓他未來的人生路圓滿,也不能跟他白頭到老,子孫繞膝。

    淚,順著她白皙精致的臉頰就流了下來。

    路邊的綠蔭下,隱約倒影著她那個和顧以寒幸福過著日子的女人的背影朝著現在的悲涼的她揮手道別。

    要說什么事情是最悲傷的,那一定是明明愛著一個人,但是卻不能陪著她一起到老吧。

    顧以寒火急火燎地趕回了自己的別墅,心中有一些不好的預感,沫沫,千萬不要出事兒,我馬上就來。

    等到顧以寒到了的時候,二丫連忙湊了上去。

    “顧總……”

    二丫隨后如實地將剛剛的情節說了一遍,包括最后那句你多保重,現在二丫想想,這應該本來就是林沫沫說給顧以寒的吧。

    顧以寒聽完了二丫所說,立刻朝著屋內沖了進去,他不敢相信林沫沫走了,仿佛林沫沫還在屋內等著自己。

    然而,事實總是讓人失望的,就連這位華國第一總裁也是一樣。

    顧以寒并沒有看到林沫沫那婀娜的身姿,也沒有傻白甜的笑容,有的只是這滿滿的空。

    顧以寒一下子就像是失去了支撐自己的力氣一樣整個人癱軟下來,世間真情最傷人,顧以寒自然也不例外。

    顧以寒知道,林沫沫不想拖累自己,即使兩個人在一起再相愛沒有孩子也是遺憾多多的,自己這樣的人,不應該讓自己的人生有遺憾。

    恍惚顧以寒看見了林沫沫吃力的支撐著自己的身體,朝著自己說道:“顧以寒,再見了,或許是,再也不見。”

    沫沫,你錯了!

    你不知道,對于我來說,最大的缺陷不是沒有孩子,而是沒有她,失去了愛,那么其他的東西也不能夠說什么圓滿了。

    想著顧以寒的眼睛一點點的浸濕,原來他也是會哭的。

    顧以寒一個抬眸,猛然間發現客廳茶幾上被收拾了一番,自己放的酒杯已經不見了,卻有著一份類似文件的東西放在茶幾的正中心,很是刺眼。

    顧以寒隨即走了過去,一下子便看到了上面寫的幾個大字:離婚協議書。

    隨即他扶下~身子,摸著協議書上冰涼的觸感,他便知道,林沫沫,是真的走了。

    “沫沫,你怎么就這么傻呢?”

    他的聲音不知不覺間已經帶了一點哽咽,自己都察覺不出來的哽咽。

    那張離婚協議書被他一點點撕碎,然后扔到垃圾桶里。

    “林沫沫,我是不會離婚的,要這么容易離婚,我就不是顧以寒了。”他喃喃道。

    他會找到沫沫,然后跟她說明自己的心理,然后繼續相愛下去的。

    二丫此時看到顧以寒的表現,她的內心之中不由地自責起來,直到此時她都不明白林沫沫為什么要走,因為她根本不知道林沫沫流產的事情。

    正在二丫舉足無措,不知道該怎么面對顧以寒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在這個落針可聞的客廳之中,她的鈴聲像是一道炸雷,充斥著每個人的耳膜。

    二丫連忙掏出了手機,準備掛掉的時候,看了一眼來人的電話,竟然是傳媒公司打給自己的,可是自己根本就是顧以寒派去保護林沫沫,所以根本沒有任務可言,那么為什么公司的主編會給自己打電話?難道?

    二丫想到這里,皺了皺眉頭,最終還是選擇了接通電話。

    “喂,你是二丫小姐嗎?”

    “對,我是。”

    二丫有些尷尬地說道,因為整個客廳就只有她一個人在說話。

    “奧,林小姐讓我將她在公司分配的那所房子交給你不知道你現在有沒有空,過來拿下鑰匙。”

    “誰?林小姐?林沫沫小姐嗎?”

    二丫呼吸有些急促地問道,是的話,說不定可以有線索找到林沫沫。

    聽到林沫沫這三個字,顧以寒眼神之中不由地閃過一抹精光。

    “是的。”

    “那你現在能不能聯系到她?”

    “這個不好意思,她是二十分鐘前打給我的,當我再打過去以后就關機了。”

    “奧,謝謝。”

    得到否定回答的二丫不由地皺了皺眉,垂頭喪氣地掛了電話。

    看到顧以寒詢問的目光時,她如實地說完了一切。

    二丫真的沒想到,林沫沫竟然在臨走之前想著自己沒有房子住,為自己找了套房子!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