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番外234 念想

作者:木木雨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去我房間。”

    林沫沫柔弱地開口,朝著二丫說道。

    二丫聽到以后,連連點頭,隨即扶著林沫沫朝著她的房間走去。

    林沫沫剛打開房門,就不由得駐足,要說最熟悉不過的還是這里的味道,很沉,很迷人。

    林沫沫隨后將二丫松開,一步一步地向前走著,隨即看了看二丫,輕聲地說道:“你先走吧,姐姐休息會兒。”

    二丫緊緊跟在林沫沫的身后,聽到林沫沫所說,欲言又止,想了想,最終點了點頭:“好,有什么事,你叫我一聲。”

    因為二丫此時就住在林沫沫所在的別墅中,只隔著房間,林沫沫只需要輕輕喊上一聲,她便可以聽到。

    二丫剛走到門口,林沫沫脆弱的聲音便再次響起:“你,你先不要告訴以寒我回來的事情,我會隨后跟他說。”

    二丫頓了頓,答應下來,隨即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回到自己房間后的她總感覺林沫沫今天很是奇怪,在想要不要給顧以寒匯報一下。

    想了片刻以后,她還是拿起了自己的電話,顧以寒發了一條信息:夫人回家了。

    發了以后她才松了口氣,今天的林沫沫確實太有古怪了,萬一出了什么事兒,她怎么跟顧以寒交代。

    林沫沫待二丫離開以后,走到床頭柜前,拉開了最下面的抽屜,用從最底部抽出來一份文件,上面寫著五個大字:離婚協議書。

    “呵,呵呵呵。”林沫沫不由地笑了起來。

    這是早在以前,她和顧以寒剛剛拿證的時候準備的,沒想到現在倒是用上了,造化弄人啊,本來林沫沫都以為自己就可以這樣和顧以寒長廂廝守,直到滿頭白發,沒想到最終還是回到了起點。

    “沒事的,也許這是老天這是跟我開了個玩笑也說不準。”

    林沫沫笑著安慰著自己,可是她已淚濕眼眶。

    “不是我說,你能不能別這么垂頭喪氣的?看著讓我都煩!”

    林沫沫咬著牙關,朝著鏡子中的自己說道。

    隨后林沫沫將那份離婚協議書放到了客廳的桌子上,字,她早在半年前就簽好了。

    她不緊不慢地走到衣櫥,拉開衣柜,隨便拿出兩身衣服,裝進了自己的雙肩背包。

    她笑著摸了摸自己的雙肩背包,自言自語道:“老朋友,最后你要勞駕你一次。”

    這個雙肩背包是林沫沫工作的時候買的,她陪著林沫沫走過了曲折坎坷的記者之路,當然它也見證了顧以寒的冷漠,和慢慢的回溫,到最后將林沫沫寵上了天。

    當她轉身的時候,看到一件潔白的婚紗在衣柜中掛著,也許是從結婚后一直在沒穿過的原因,看起來不大有喜慶之意,反而帶著一點的悲涼,好似一個被打入冷宮的妃子。

    林沫沫不由地眨眨眼,將婚紗輕輕取下,放到了自己的懷中。

    “我帶你一起走。”

    這是顧以寒找人為林沫沫精心設計的,也是她穿過的唯一婚紗,而且也會是這輩子的唯一。

    就這樣林沫沫捧著婚紗,背著雙肩背包,走了出來。

    她發了短信給司機想來很快就到了。

    林沫沫看了看二丫關閉著的房門,心中有著顧慮,自己走了,二丫住哪?二丫的漢語怎么辦?

    她想了想還是朝著二丫的房間走去。

    林沫沫低頭看著門上的鑰匙,扭了起來。

    二丫聽到聲音以后,一下子從床上跳了下來,一個箭步沖了過去,可惜,已經遲了。

    當她扭門把手的時候,便發現,門已經在外面被鎖死了。

    “沫沫姐,是你嗎?你怎么把我鎖起來了?”二丫大聲地喊道。

    憑借她的警覺性,有人進來她不可能不知道,但是現在自己卻被鎖起來了,只能說明一點,門是林沫沫鎖的,可是,為什么啊?

    二丫有點想不明白林沫沫為什么要將自己鎖起來。

    林沫沫聽到了二丫的呼喊,不過她并未理會。

    “沫沫姐,快給我開門啊,有什么事情,你告訴我好了,也許還有解決的辦法呢?”

    二丫接著大聲喊道,隨即從房里開始四處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鑰匙之類。

    “真的嗎?”

    聽到二丫喊得,林沫沫不由地有一些恍惚,不過很快她在內心之中就將其否定了,怎么可能?就連顧以寒都沒有辦法了,一臉的無奈,自己又何必在做白日夢呢?

    “你多保重!”

    林沫沫朝著房內的二丫沉聲說道,隨即捧著婚紗,轉身離去。

    “沫沫姐,沫沫姐,你開門啊。”

    “快開門啊,沫沫姐!”

    二丫大聲呼喊兩聲以后并沒有聽到林沫沫的回答,心里不由地著急,隨即她聽到咔嗒一聲。

    難道?

    二丫心中想著,就快步跑到了窗邊,打開了窗戶,隨即一個緩沖,雙腿收縮,直接從窗戶上跳了下去。

    二丫一個側滾翻向前翻去,腳腕一陣生疼,不過此時的她已經顧不得了,咬了咬牙,強迫著讓自己的身體協調一些,不倒下。

    “沫沫姐!”

    二丫從別墅的一側轉了出來,朝著別墅的大門喊道。

    然而二丫并未聽到林沫沫的答復,到她徹底從別墅后走出來的時候,望見的只有愈行愈遠的綠色出租車,還在飄蕩在空氣中的諸多灰塵。

    二丫有些茫然,不明白林沫沫為什么這樣做?她不是很愛顧以寒嗎?為什么一聲不吭地就走了?難道在中國都是這樣嗎?

    離別不說再見。

    “喂,顧總?”

    二丫很快從恍惚之中走了出來,連忙拿出手機,打給了顧以寒。

    “嗯,找我什么事?”

    顧以寒此時正坐在辦公桌前,看著小山似的文件,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怎么?我給您發的短信您沒收到?”

    二丫有些吃驚地問道,怎么今天老板和沫沫姐都這么奇怪?

    “奧,你直接說什么事情。”

    顧以寒隨后問道,心中想著是不是林沫沫醒了?

    “老板,夫人她……她醒了……”

    “好,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不待二丫說完,顧以寒便直接說道,同時扔下了手中的文件。

    “等等,老板,等等,我還沒說完。”

    二丫聽老板的語氣是要掛了電話,趕往醫院,隨即連忙說道。

    “你說。”

    顧以寒有一絲不耐煩地說道,失去孩子的他心情同樣不好,要不是顧以寒克制力強,恐怕早發飆了。

    “林小姐她出院了。”

    “什么?出院了?簡直是在胡鬧,是誰辦的出院手續,讓他滾過來見我,要是沫沫出了意外,我手刃了他!”

    顧以寒聽到林沫沫這樣的消息,徹底怒了。

    要知道已林沫沫現在的身體狀態,起碼要住上一周,現在出了院,極有可能再出問題的。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