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番外164 更加無賴

作者:木木雨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顧以寒手眼通不通天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我把這個東西交給上面,你的后半生估計就要在監獄度過了。”

    葉倩拿著唐允的手機在張中天面前晃了晃,笑著說道。

    “我……”

    張中天現在后悔極了,自己沒事干怎么老喜歡玩女人,這次不就栽在女人的肚皮上了?

    “當然,我們也不需要張局長多么為難,只需要將這件事稍微地打打馬虎眼,其他的,我們自然會處理好。”

    葉倩知道要張中天答應跟顧以寒一直作對是不可能的,隨即松了松口。

    她想著只要讓張中天辦了這件事,先上了自己的船,隨后她不怕張中天對自己不唯命是從。

    如果張中天敢不聽自己的話,她將這件事捅給顧以寒,相信以顧以寒的秉性,張中天也是在劫難逃了。

    “這……這顧以寒到時候知道唐允被放出來了,肯定會找上門來的,那我不就……”

    張中天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辦了,一邊是隨便向上面說句話自己就能倒臺的人,一邊又是拿著自己不雅視頻的人,他哪個也開罪不起啊。

    “哼!我說張中天,你還真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要怎么選,你自己看著辦吧。”

    葉倩看著張中天的樣子,故意裝作惱怒的樣子說道,話罷便將頭扭了過去,不再看張中天。

    其實唐允心里十分緊張,這關乎著自己的后半生自由,如果張中天不答應的話,自己的后半生肯定要在監獄渡過了。

    干就干吧!晚死總比早死強。

    張中天咬了咬牙朝著葉倩說道:“好,我做,但是你必須答應我,等這件事過后,你必須將視頻原件和備份都交給我,以后我們兩個互不相欠,誰也不認識誰,否則你就是把視頻發到網上,我也不會為你做這件事的。”

    葉倩打了一個響指,不假思索地答道:“好,成交。”

    顧以寒幾人在一陣歡愉的歌聲中散了場,林晚晚和秦宇都喝得酩酊大醉,被顧以寒叫來司機送回,隨后便和林沫沫回到了婚房。

    當然大婚剛過,顧以寒怎么能不享受一下洞房花燭,二人在一陣翻江倒海之后這才睡去。

    次日清晨暖人的陽光帶著一絲嫵媚照射在顧以寒的臉上,也許是昨晚喝了不少酒還做了運動,直到此時顧以寒還沒有醒,而林沫沫則已經洗漱完畢,在廚房做著早飯。

    嗡嗡嗡,一陣手機震動將還在沉睡的顧以寒叫醒了。

    顧以寒拿起電話,按下了接聽鍵,有些惱怒,是誰在大早晨的給自己打電話:“我現在給你十秒種的時間,你要是說不出來個理由,我要你好看!”

    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一陣顫顫巍巍的聲音:“顧總,是您昨天吩咐讓我八點的時候給你打電話的。”

    “嗯?”

    顧以寒有一絲輕疑,他怎么就不知道,難道自己要找個人打電話叫自己起床?

    聽到顧以寒質疑的聲音,那人趕緊解釋:“你昨天讓我整理關于您婚禮發生車禍的證詞,然后……”

    聽到這里,顧以寒猛地想起來了,自己是叫人整理了,他要收拾葉倩。

    “好了,我知道了,直接將東西送到法院,怎么做我想你應該知道。”

    顧以寒揉著自己的太陽穴,說完便掛了電話。

    嗯?那笨丫頭竟然已經起來了,顧以寒伸手向身旁摸著,發現沒有人,這才反應過來。

    顧以寒也懶散地從床上爬了起來,出了房門,便看到了在廚房忙碌著的林沫沫,不由分說地便走了過去。

    林沫沫此時在煎著雞蛋,突然感覺小腹一陣受力,本能反應地抖了一下,隨即猛地回頭,直直地撞在顧以寒那冰冷的唇上。

    林沫沫剛要說話,就被顧以寒的唇給堵了上來。

    一陣激吻之后,顧以寒這才善罷甘休,停了下來。

    “喂,你還沒刷牙耶!好惡心的!”

    林沫沫不由得搖頭,側過身朝著顧以寒說道。

    “怎么,婚禮過后馬上就開始嫌棄我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在早晨起來要我的一個吻呢,你得記住,我吻你是你的榮幸,別說的好像是我占了你的便宜似的。”

    顧以寒手在林沫沫的翹臀上捏了一把,隨后有些無賴地說道。

    “你……”

    林沫沫心中很是不服,怎么舉辦婚禮以后顧以寒變得更加無賴起來,什么是好像你占我便宜?這個本就是嘛!

    “怎么?你不服?”

    顧以寒湊到林沫沫的身前,居高臨下地朝著林沫沫說道。

    “切,本來就是你沒有刷牙啊,怎么我說錯了?”

    林沫沫當然不服,自己說的本來就是事實而已,怎么自己沒刷牙還不讓別人說了?

    “你不服,你來咬我啊!”

    顧以寒再次向前邁了一步,他可以清楚地感覺林沫沫那柔軟的身體。

    “我……你無賴!”

    林沫沫氣得喘著粗氣,卻對于顧以寒有沒有絲毫的辦法。

    顧以寒聳了聳肩,然后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本正經地朝林沫沫說道:“對了,我有個事想跟你說一下。”

    “說!”林沫沫沒有好氣地說道。

    顧以寒卻故意賣著關子,朝著客廳的方向邁開了腳步,邊走邊說道:“哎呀,我還真不知道怎么張嘴。”

    “你不知道怎么張嘴?開什么玩笑,你是流~氓無賴,你怕誰?”

    林沫沫翻了個白眼,隨著顧以寒的移動,林沫沫的身子也是不由得在原地轉了一圈。

    “對!我覺得你說的對!”

    顧以寒聽到林沫沫所說,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若有所思地點了點,接著說道:“其實我想說的是,你的蛋……糊了!”

    “啊?”

    林沫沫有一絲狐疑,什么蛋糊了?怎么一大清早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啊!顧以寒我殺了你!”

    林沫沫突然反應過來,自己現在還在煎雞蛋呢,當她向鍋里看的時候,那鍋里哪里還有雞蛋,只有兩只圓狀的碳在躺著。

    顧以寒聽到林沫沫的喊聲,嘴角不由得勾起一道弧度,步子沒有絲毫停留,徑直走向了衛生間。

    沒想到這個女人還是傻的一如既往啊,看來一會兒洗漱完就能吃上新鮮出爐的煎蛋了。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