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番外152 幫我買套內~衣

作者:木木雨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唐允聽了葉倩所說,再加上葉倩本來就過人的演技,唐允直接將其所說全部當真,而且內心之中將她劃到了自己戰友的位置。

    “你有什么好的計策?”

    唐允此時對葉倩已經沒有了疑心,哪里知道她是要拿自己當槍使。

    “這樣……”

    隨后葉倩向唐允靠近,二人開始竊竊私語。

    林沫沫此時躺在一張梨木大床上,動了動自己的手指,感覺有些麻木,隨即睜開了朦朧的眼睛。

    她剛一睜開眼,便看到顧以寒睡在自己的身邊,而他的手更是將自己抱得死死的。

    什么!我怎么……這是什么情況。

    林沫沫賣力地回想著所發生的一切。

    我好像喝醉了,夢到顧以寒,然后……然后強\/迫他,再然后……

    啊!

    林沫沫猛地想起自己和顧以寒在夢中好像還那個那個了。

    林沫沫趕緊將自己這邊的被子一點一點地掀起。

    我……

    林沫沫掀開被子,便看到了自己潔白的肌膚,額角不由地流下一滴滴冷汗。

    意思說這一切不是夢,都是真的?不會吧!

    林沫沫瞳孔無限放大,不敢相信地看向了一邊。

    那……那是被撕開的婚紗?

    林沫沫的大腦被一片空白充斥了,自己腦海里浮現的種種都不是夢,而那婚紗便是鐵的事實。

    我……

    怎么會這樣,那我豈不是……強\/迫顧以寒跟自己那個了?

    呸!什么強迫嘛!這分明是我主動送上門的!最后還不是被顧以寒占了便宜,吃得干干凈凈?

    我怎么這么蠢啊?怎么會以為是在做夢呢?

    林沫沫此時面色嬌紅,被自己所作所為都快要蠢哭了。

    她看向一旁的顧以寒。

    嗯,還睡著。

    然后輕輕地掀開被子,爬了出去,顧不得穿鞋,便躡手躡腳地跑了出去。

    “呼!我干了什么,怎么這么傻啊,喝酒真是耽誤事,以后不能喝了。”

    林沫沫出了房門,這才松了口氣,同時用在在自己暈暈沉沉的腦袋上敲了敲,抱怨著自己。

    林沫沫徑直走到了洗手間,將自己的身體洗了個干干凈凈,這才裹著浴巾出來。

    “啊!你怎么……怎么醒啦?”

    林沫沫剛一出衛生間的房門便看到了顧以寒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嚇得她不由得一抖。

    這一抖,便將浴巾抖落到地板上。

    顧以寒尋聲望去,將頭側過以后便發現了林沫沫正一絲不掛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顧以寒眼睛閃過一道精光,朝著林沫沫淡淡地說道:“嗯?你這是在誘~惑我嗎?”

    “啊?”

    林沫沫有些不明所以,但她發現顧以寒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自己,讓她好生難受。

    有那么好看嘛?不就是一條粉色的浴巾嘛,你要是喜歡,明天我給你也買一條好了。

    哎,現在還是快點跑吧,就裹了個浴巾,萬一這家伙一會兒獸\/性大發,那可了不得。

    林沫沫想著便抬起了腳步,準備逃離現場。

    嗯?

    林沫沫感覺腳下軟軟的,下意識地低下頭,發現正是那粉粉的浴巾。

    林沫沫在朝自己身上一看,什么都沒有了。

    “啊!流~氓!你看什么看!”

    林沫沫慌慌張張地撿起浴巾,將自己迅速裹了起來。

    “又不是我給你摘下的,再說了我還以為是你故意將浴巾脫了的,做出這樣誘\/惑我呢。”

    顧以寒聽到以后嘴角勾起一道邪笑,調戲著林沫沫說道。

    “我誘~惑你?你少來了,你就是占我便宜。”

    對于顧以寒的無賴,林沫沫瞪著眼睛看著他出言反擊著。

    “你不會?那剛剛是誰主動又是脫衣,又是親我的?那叫一個嫵媚!”

    “你……我……”

    林沫沫聽了,臉一下子就紅到了脖子跟,慌慌張張地跑開了。

    “這笨女人都辦了婚禮了,怎么還這樣。”

    顧以寒看著林沫沫離去的背影搖了搖頭,同時也站起了身,朝著衛生間走去。

    “不過我喜歡。”顧以寒邊走邊喃喃自語道。

    林沫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鎖上了房門以后,靠在門上喘~息著。

    哎呀哎呀,羞死了!我怎么這么笨啊!

    林沫沫一個勁地抱怨著自己智商不在線,可是她也很無奈啊,天生的,沒辦法啊!

    然而很快她就意識到一個很嚴峻的問題,她沒有衣服耶!

    這是二人的新婚房,顧以寒為林沫沫特意準備的,林沫沫也是第一次來,所以林沫沫自然不會帶衣服過來。

    當她拉開衣柜以后,一下子懵了,竟然是空的!

    她覺得顧以寒一定是故意的。

    怎么辦呀?沒有衣服我穿什么呀?婚紗?開什么玩笑,那婚紗早就被顧以寒撕破了。

    林沫沫正頭疼的時候,突然手機鈴聲響了,一看,是林晚晚打來的。

    哎,還是親妹妹靠譜啊,讓她給我送一套過來。

    “喂?晚晚啊。”

    林沫沫接了電話,激動地說道。

    而林晚晚在電話的另外一頭卻有些尷尬:“喂,姐,那個……你,忙不忙啊?”

    在林晚晚心中想著,這會兒時間,姐姐和姐夫說不定在干著什么呢!

    “啊?不忙啊,怎么了?”

    其實林沫沫的潛臺詞是我不忙,你快來找我,給我送衣服。

    “奧,那就好,那就好,秦宇給我打電話說查到害你的人了,還說讓我先不要告訴你,等他替你報了仇,他自己告訴你。”

    “什么?是誰?算了,你直接來找我吧,來了再說,我先給秦宇打個電話,不要讓他亂來。”

    林沫沫聽到后,大吃一驚,秦宇竟然查到是誰害自己了,還要去給自己報仇,開什么玩笑,就沖秦宇那脾氣,去了還不得冒出什么事來?

    “對了,來的時候給我帶一套衣服,這里是新房,我也沒準備。”

    林沫沫朝著妹妹交代道,同時她猛地想起自己的內~衣也被顧以寒給撕破了,只好尷尬地再次開口:“那個……再幫我買套內~衣來,我一不小心灑上酒水了。”

    說完林沫沫趕緊掛了電話,生怕妹妹多問自己一句。

    “內~衣?”

    林晚晚有些好奇,喝酒怎么會灑到內~衣上去呢?脫了衣服喝的?

    隨即林晚晚臉上多了一道邪惡的笑容,自言自語地說著:“我知道了。”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