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番外146 婚禮如期

作者:木木雨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你看,我總覺得這丫的不是什么好東西,我懷疑這件事就是她干的呢。”秦宇看著林晚晚一本正經地說道。

    林晚晚對此卻不以為然,看都沒看秦宇一眼,眼睛目不轉睛地看著舞臺。

    切!不是不理我嗎?不理算了!我才懶得跟你這個小男人婆婆媽媽。

    牧師此時正站在二人的中間,手里捧著一本厚厚的圣經:“你愿意承認接納林沫沫為你的妻子嗎? ”

    顧以寒深情地望了一眼林沫沫,朝著牧師答道:“我愿意!”

    牧師再次朝著顧以寒問道:“你當以溫柔耐心來照顧你的妻子,敬愛她,唯獨與她居住。要尊重她的家庭為你的家族,盡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終身。不再和其他人發生感情,并且對她保持貞潔嗎?你在眾人面前許諾愿意這樣嗎? ”

    顧以寒深吸一口氣,向前跨出一步:“我愿意。”

    顧以寒看向臺下的眾人,頓了頓接著說道:“我顧以寒在大家和上帝的面前承諾,我愿意承受接納林沫沫做我的妻子,和她生活在一起。無論在什么環境,都愿意終生養她、愛惜她、安慰她、尊重她、保護她。不和其他人發生感情。”

    林沫沫聽著身體微微顫抖,她可以明顯感受到顧以寒每一字一句里面藏著的真情,她的眼眶不自覺的有些濕潤。

    現場的來賓也一下子被顧以寒給感染了,雖然顧以寒的話語聲音不大,但沒人懷疑他所說的可信度,這一番承諾被一個嚴肅的人說出來就是這樣動聽!

    “姐夫,好樣的!”

    林晚晚不自覺地揮了揮自己的小拳頭感嘆道,同時朝著一旁秦宇說道:“看見沒有?學著點,這才是好男人。”

    秦宇一頓委屈,怎么別人的好也成了他的錯了?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再說了我也不差啊!

    牧師此時轉了過頭,看向了林沫沫,再次開了口:“林沫沫你愿意承認顧以寒為你的丈夫嗎? ”

    林沫沫此時淚水一下子不爭氣地流了出來,嘴角卻帶著甜甜的笑容,一字一頓 :“我愿意!”

    牧師接著問道:“你愿意到了合適的年齡嫁給他,溫柔端莊,來順服這個人,敬愛他、幫助他,唯獨與他居住。要尊重他的家族為本身的家族,盡力孝順,盡你做妻子的本份到終身……你在眾人面前許諾,愿意這樣嗎? ”

    林沫沫此時情不自禁~地拿起了話筒,有些哽咽,誘人的紅嘴唇微微翕張,欲言又止,隨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看向眾人情深的說道:“我愿意。我林沫沫愿意到了合適的年齡嫁給他,承受接納顧以寒做我的丈夫,和他生活在一起。”

    然而說到這里,她并沒有停下來,接著說道:“無論發生什么事,我都會和他一起面對,生死也一樣。”

    呼!

    林沫沫長長地吐出一口氣,她知道在場的這些人中有很多人都認為自己一躍入了豪門,認為自己是攀高覆貴,但他們不知道得是,她為了這場婚禮,等了多久,又付出了多少。

    也許自己以后會面臨很多,但她不怕,因為有顧以寒在自己身邊,這就夠了!

    林晚晚此時聽到姐姐認真而又深情的話語不由地濕了眼眶,其實她心中明白,姐姐的這番話是說給很多不看好他們的人的。

    牧師:“現在請新郎新娘交換戒指。”

    牧師話音剛落,一對金童玉女便捧著戒指走了上來。

    顧以寒率先俯下~身來接過戒指,將林沫沫的手輕輕攥在手心,將戒指一點一點地朝無名指推了上去。

    林沫沫也是接過戒指為顧以寒戴上,二人彼此相擁,臺下便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卻有一人呆在人群中顯得有些不協調,非但沒有鼓掌,還冷言冷語的說道:“呵?有情~人終成眷屬?笑話!顧以寒!林沫沫!你們兩個是不會有什么好結果的。”

    這人正是葉倩,由于自己沒能如愿以償地嫁進顧家,再加上看到臺上顧以寒和林沫沫纏~綿,她便不由得產生陣陣的恨意。

    “顧以寒你為什么不選擇我?而去選擇一個既沒有魅力,又沒有背景的女人?為什么?為什么?我到底哪里比不上林沫沫?哪里比不上!”

    葉倩此時憤然離場,邊走嘴上還邊說著:“顧以寒,既然你這樣做,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我要讓你的勝天集團都要陷入僵局,這是你逼我的,你逼我的!”

    “還有你林沫沫!我也不會放過你,美貌不是每個女人都想要的嗎?你現在得意了?等我毀了它,看顧以寒還要不要你!”

    顧以寒此時上前輕輕擦拭著林沫沫的臉上的淚水,小聲地說道:“傻瓜,哭什么,難道和我結婚就這么不開心啊。”

    顧以寒說著從林沫沫的鼻尖上輕輕刮了一下,顯得疼愛有余。

    林沫沫也是嬌紅著臉頰,沒好氣地罵道:“怎么現在又變得這么無賴。”

    婚禮接下來有序地進行著,并沒有發生其他的意外。

    顧以寒和林沫沫一桌一桌地敬著酒,林沫沫不勝酒力,有些醉了。

    顧以寒見狀便找人將林沫沫送回了婚房。

    “姐,你覺得在接親路上害你的人會是誰?”

    林晚晚跟著姐姐回了婚房,扶著林沫沫剛一坐下便開口問道。

    林沫沫神情有些恍惚,但腦子還算清晰,對于林晚晚的問題她思考一番之后搖了搖頭,反問道:“怎么?你知道是誰?”

    林晚晚想說什么,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只好搖了搖頭。

    “呵,就是嘛,你怎么可能知道,你要知道了,不早就告訴我了?”林沫沫一下子倒了下去,閉上了雙眼。

    “我……秦宇……他……”

    林晚晚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最后咬了咬牙,這才說道:“哎呀!秦宇說他懷疑葉倩。”

    “葉倩?我在葉家的姐姐?怎么可能是她?她對我那么好,在醫院可是對我照顧有加,肯定不會是她。”林沫沫笑了笑回答道。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