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番外70 人家錯了

作者:木木雨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你先聽我說完。”顧以寒頓了頓接著說道,“其實當年葉凌天和你母親離婚是安可慧精心安排的,你也是被她偷走之后丟棄的。而你的親生母親也因為這件事,得了憂郁癥,郁郁寡歡,以至于生了你弟弟都不見好轉,最后服毒自殺了。”

    “什么?你說的是真的假的?”林沫沫情緒激動的跳了起來,朝著顧以寒問道。

    “你先坐下別著急,聽我說完。”

    顧以寒眉頭微皺,最終還是接著說道:“葉凌天還算有良心,他將公司百分之十的資產以你生母的名義捐給了慈善機構,而且他說的也都是真的,你被丟了之后,他確實派人找過,這么多年來也一直沒有間斷,雖然力度不是很強,但他還是用心了。

    你弟弟剛發病的時候,我還好奇他為什么不將你弟弟送到丹心醫院,畢竟那里的設備和技術都要比其他地方強上不少,派人調查之后才發現,葉家中有人從中作梗,但具體是誰也說不準,我想他們一定是想讓你弟弟死,分走屬于他的那部分財產。”

    他一直在找我?幾十年來從未間斷?那么說是我錯怪他了?

    “安可慧!一定是安可慧,她將我丟棄,逼死我親生母親,肯定都是為了葉凌天的家產,對,肯定是她要害我弟弟。”

    林沫沫氣急敗壞的說道。她覺得安可慧真是好狠的心,為了錢竟然可以做出這種事來,母親的死和她有逃不掉的關系,而且當初要不是自己幸運被養父母撿到,她很有可能也死了,為了財產,你就忍心傷害兩條生命,你好毒的心啊!

    “這也不一定,葉凌天的公司我也派人調查了,這是一個姓氏集團,葉凌天雖然擁有最大的股份,但也不足百分之五十,如果你弟弟死了,葉凌天家中再無男丁,他們在董事會也會提議拿走你爸爸一些股份,所以其他人也有害你弟弟的可能。”

    相比林沫沫,顧以寒顯然是平靜不少,冷靜的分析著整件事情。

    林沫沫被顧以寒這么一說,覺得顧以寒說的很對,面對價值巨額的股份,葉家之人難保沒有異心。

    “那你說會是誰要害我弟弟?”林沫沫帶著疑問看向顧以寒。

    “這個我目前也不能確定,但我知道,害你弟弟的一定是葉家的人。”顧以寒篤定的說道。

    “為什么?不會是葉凌天生意場上的敵人呢?如果我弟弟死了,葉凌天也會被分走一大部分財產,這不正是他們想看到的嗎?”林沫沫再次問道。

    “這你就想多了,生意場上最忌諱這種事,如果讓別人知道了,誰以后還敢跟你合作?”顧以寒回答道。

    “嗯?你不也是經常對自己的敵人下手嗎?怎么別人就不能了?”

    “我那是鐵血手腕,怎么能跟陰謀設計相提并論呢!”顧以寒有些怒了,林沫沫竟然這樣問,心里是不是覺得我就是那種人啊?

    “額,我不了解嘛,你別生氣。”林沫沫見顧以寒面色都變的鐵青連忙說道。

    “我現在擔心的是你明天的手術,我害怕他們會繼續動手,不過我已經交代過了,應該不會出什么差池。”顧以寒淡淡的說道。

    “嗯,我才不害怕呢,不是你說的嗎,不管怎么樣我都還有你。”林沫沫說著往顧以寒面前一湊,朝著顧以寒壓了下去。

    顧以寒正失神想著林沫沫的事情,一個措不及防的被她壓倒在沙發上,林沫沫一下子跳了下來,搖了搖頭,開著玩笑的說道:“唉!看來你也是靠不住的,這么容易就倒了。”

    顧以寒猛地被林沫沫說的提起了興致,嘴角劃起一個弧度,朝著林沫沫伸出了自己的大手。

    顧以寒一把就將林沫沫抓住了,隨后手臂暗自用力,將林沫沫拽到了自己的懷里。

    另外一只手扣在了林沫沫的臀~部,用力的揉捏。

    林沫沫被故意的舉動嚇得驚慌失措,想要掙脫卻死活逃不出顧以寒強有力的鐵臂,大聲的喊道:“顧以寒!你放手,你要干嘛?”

    林沫沫現在腸子都要悔青了,她見自己將顧以寒惹的不悅,本來想跟他開個玩笑,逗他一下,活躍氣氛,沒想到羊入虎口,自己送上門了。

    “我要干嘛?你不是說我靠不住,容易倒嗎?我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什么叫金\/槍不倒!”顧以寒嘴角勾起邪惡的笑容,讓林沫沫看了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我真是作啊!沒事跟他開什么玩笑。

    林沫沫驚呼道:“顧以寒,我錯了,你放過我吧,我明天可還要做手術呢。”

    顧以寒當然知道,他不過是故意挑逗林沫沫的,顧以寒手上動作沒有停,仍是肆無忌憚的揉捏著,同時他的薄唇也湊到林沫沫的香頸之上,或深或淺的吻著。

    “顧以寒!停下來,快停下來。”林沫沫有些慌了,這么下去她一定會被顧以寒吃的干干凈凈。

    顧以寒猛地抬頭,雙眼緊緊盯著林沫沫,笑著說道:“要想我停下了也可以,你肉嗲嗲的跟我說老公,我錯了,等我手術過了我再讓你玩。”

    林沫沫聽了面色一紅,不是吧!讓我說這種話,我怎么能說得出口啊。

    “嗯?你是不答應是吧?那我只好繼續了。”顧以寒說著作勢要接著親吻,嚇得林沫沫連忙躲避,“我說,我說。”

    “老公,我錯了,等我手術過了我再讓你玩。”林沫沫的聲音極小,像蚊子一般哼道。

    “你確定我能夠聽到見?當然你要是不想喊我也不勉強。”顧以寒眼睛彎彎,笑容充滿了邪魅。

    “老公,我錯了,等我手術過了我再讓你玩。”林沫沫呼出一口,重新說了一遍,聲音比剛才大上了不少。

    “你好像忘了我的要求是嗎?”顧以寒仍然覺得不滿意,接著說道。

    “我!”林沫沫心中氣極,可是無奈自己現在被顧以寒緊緊抓住,所以只能強忍著內心的不滿,嬌哼道,“老公,人家錯了,等我手術過了我再讓你玩,好不好啦?”

    林沫沫面紅耳赤的說完,羞愧的閉上了眼睛,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來,還是以那樣的語氣。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