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番外49 只做專訪

作者:木木雨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不過面對顧以寒的威脅她還真的沒有一點辦法,萬一顧以寒真的告訴顧母,到時候把事情鬧起來,倒霉的自然還是她。

    林沫沫有些好奇他給他母親灌了什么**湯,讓他母親對自己的態度片刻間便判若兩人。

    “你跟你媽說了些什么,怎么變化那么大?”

    “什么我媽,我媽的,怎么,她不是你媽?”顧以寒也不回答,只是咬文嚼字的說著林沫沫。

    “額…好,咱媽,咱媽行了吧?”林沫沫翻了個白眼,你是小孩子啊?這都要較勁!

    “我媽其實也挺好的,是你把她想的太不好了。”顧以寒此時已經停下了筷子,看向林沫沫說道。

    尼瑪!你說你媽就行,我說就不行?林沫沫氣急敗壞的想要說兩句,但發現顧以寒的眉間充斥著認真,又不知道怎么開口了,只能悻悻的說道:“好吧,或許是我錯怪她了。”

    顧以寒點了點頭,大有一副要開講的模樣:“其實……”

    林沫沫見了顧以寒的架勢,連忙起身,拒絕道:“我也吃完了,收拾一下碗筷,休息一下還要上班呢。”

    豪門恩怨多,還是知道的少一點好。

    顧以寒笑了笑,也沒有多說,起身跟林沫沫打了聲招呼便去了公司。

    顧以寒含糊不清的說著,但是林沫沫總有預感,他是因為自己的事情耽擱了,所以中午要去加班。

    又想到今天顧以寒對自己所說的話,林沫沫心中涌起陣陣暖流。

    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安慰自己。

    林沫沫搖了搖頭,拿起筆記本,走向了書房。

    顧以寒不允許林沫沫在自己臥室辦公,要求她到他的書房里去,她不明白為什么,但還是照做了。

    林沫沫剛把筆記本放到了桌子上,就看到了一本書靜靜地躺在一邊。

    想來是顧以寒看過的,哎,也不能怪人家有錢,人家付出的努力也是眾人遙不可及的。

    林沫沫走近拿起來了那本書,輕輕翻拭著。

    啪地一聲,一張照片從書本之中滑落出來,掉在了地上。

    林沫沫俯身撿起地上的照片,本想夾回書里,奈何控制不住內心的好奇,看了一眼。

    林沫沫發現照片上是一個女人朦朧的背影,至于是誰看不真切,但她可以肯定,這個人絕對不是自己,不過林沫沫總覺得這個她認識,至于為什么這么覺得,她也不知道,可能是女人的直覺。

    林沫沫在腦海之中苦苦尋求半天,也想不起來是誰,隨后她也不再勉強,隨手將照片夾在了書里,開始忙自己的事情。

    當林沫沫忙完的時候,已經快要到了上班時間,她撇了撇嘴,暗自說道:“看來我注定與午休無緣啊。”

    她去衛生間收拾了一番過后,便去了公司。

    一個背影來的突然,一襲長發飄飄然的在空中朦朧,與發散的陽光爭相輝映著,小巧的步子不疾不徐的邁著,那樣自然,猶如碧水池中的一朵浮萍。

    那道背影霎時間的經過,便將林沫沫驚在了原地,她忘了當時自己的表情,只是傻傻的站著,待她反應過來,才匆匆的趕上去。

    她到底是誰?為什么顧以寒的書里會夾著她的照片?難道顧以寒曾經追求過她?

    林沫沫快步趕著,看見那背影先她一步鉆進了電梯,當那女人轉過身來的時候,電梯的門也慢慢關著,讓她看不清女人的臉,她跑到了電梯門前,門已經合上。

    林沫沫嘆了一口氣,距離答案只有一步之遙,卻不能得到。

    林沫沫揣著不可言喻的心情,踏進了主編的門,將整理好的資料遞給了主編:“這是我做季相如采訪以后整理出來的資料,您看看有哪里需要修改的嗎?”

    主編輕輕的點了點頭,應了一聲,也不多說,接過資料,一字一句認真的看著。

    林沫沫見主編看的如此認真,心里有些緊張,因為這些東西可能決定著她的工作存亡,早上的場景歷歷在目,所以她在采訪季相如和處理這些資料的時候都不敢有絲毫懈怠。

    希望不會出什么問題才好,林沫沫在心中暗自祈禱著。

    不多時,主編將資料看完,雙眼注視著林沫沫,臉上看不出喜悅,還是憤怒,坐在那里,也不言語。

    林沫沫心中卻如熱鍋上的螞蟻,額角不斷有汗珠落下。

    給點反應好不好,要開除你也說句話吧,這樣面無表情的,也不說話算怎么回事,弄得林沫沫心里緊張的不得了。

    突然主編朗聲大笑,嚇了林沫沫一跳:“小林啊,你做的很好,我很滿意。”

    林沫沫拍拍自己的胸脯,安撫自己內心不安的情緒,看著主編隱隱的抱怨道:“主編,你剛剛面無喜色的,也不說話,著實嚇了我一大跳。”

    主編被林沫沫這么一說笑容更甚,解釋道:“我剛剛就想好好看看你這個吉祥物,我現在正考慮給你打個報告,送到上面去,給你弄個公司模范,首席記者什么的,當然薪水和獎金也會給你提高。”

    林沫沫聽的一頭霧水,我還成了吉祥物?這是怎么了,即使自己這次采訪做的不錯,也不應該會有這樣的表現吧,林沫沫心里悄悄的想著,主編今天會不會吃錯藥了?要么怎么會把這么大塊的餡餅砸給我?

    “額,主編,我能弱弱的問一句,發生了什么嗎?”林沫沫有些尷尬的問道。

    “是這樣,今天中午季總給我們公司來電話了,將你夸了一番,還說以后要你為他做專訪。”主編頓了頓接著說道。

    “你知不知道,總裁的專訪本來就不好做,更別提顧氏集團和季氏集團這樣的龐然大物了,而你卻成功了。平民百姓關注這些個總裁比明星可還要緊張,如此一來我們小組甚至公司的業績都提高了,你說你是不是吉祥物啊,而且我也準備向上面申請,以后你就不去做那些明星的采訪了,只做總裁的專訪。”

    林沫沫聽了心中汗顏,季相如讓自己以后給他做專訪?什么情況啊?看他和顧以寒的樣子,兩個人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我要做了他的專訪,顧以寒會不會生氣?

    還以后專門來做這些總裁的專訪?一個顧以寒就夠我頭疼的,再來幾個,我還不得煩死?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