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619章 正確的決定

作者:木木雨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夫人不用謝,要謝就謝顧遲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醫生看著兩個人恩愛的樣子,便也笑了。

    隨后顧遲說要好好謝謝醫生的,但不是現在。顧遲和程洛到了醫院門口,便告辭分開了。程洛還要去公司里面處理事情,顧遲則是要跟著程可歆一起回家的。

    “顧遲可歆,路上慢點。”程洛吩咐完了以后,便轉身開著車離開了。顧遲則挽著程可歆的腰,帶著程可歆回家了。

    在車上的時候,程可歆突然想到了自己還有一件事情沒有解決,那就是蘇雅芬還在醫院里面躺著,現在也不知道怎么樣了。

    程可歆問著顧遲這個問題,顧遲也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當時程可歆這件事發生的太突然,導致顧遲早已經講蘇雅芬忘到了腦后,怎么會想得到?

    現在被程可歆這么一問,才想到原來還有蘇雅芬這個人物啊,要是不說的話,顧遲真的是要忘了啊。

    “那我們明天去醫院看看吧。”只希望現在蘇雅芬還住在醫院。但是如果這樣的話,她哪里來的錢住院,又怎么吃飯?

    想到這里,程可歆便想要現在趕過去去看看蘇雅芬,不然程可歆的心里總覺得非常不舒服。程可歆給顧遲說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但顧遲卻堅持不去。

    “你現在病剛好,回到家我們好好睡一覺,明天我陪你去。“顧遲覺得蘇雅芬這種人真的就不應該那么認真的對待,即使如此,也會被背叛,那么何必呢?

    不過既然程可歆開心,那么在不傷害程可歆的前提下,顧遲允許兩人接觸。但是如若蘇雅芬還想要做一些小動作的話,顧遲不介意讓蘇雅芬去陪她的親生女兒。

    經過好幾次看著程可歆瘋癲后,顧遲已經非常害怕失去程可歆了。因為她知道那種失去的滋味了,顧遲這輩子都不想再次品嘗了。

    “哎呀,顧遲,你就讓我去嘛。”雖然顧遲說的有道理,但是程可歆不去,心里便總是感覺空落落的,總覺得有什么事情要發生。

    所以現在的程可歆非常迫切的想去,但還是執拗不過顧遲。顧遲一但做決定,那么就連程可歆也不可能改變的,現在便是如此。

    因為每次顧遲堅持的,不會改變的,都是有利于程可歆的。顧遲很快的便到家了,因為他怕程可歆期間反悔,經過幾次撒嬌,顧遲怕自己把持不住地同意了。

    所以現在既然已經到家了,那么程可歆想要后悔的時間也沒有了。顧遲開心地勾了勾唇角,隨后看著程可歆。

    “怎么了?不進去?”看著站在門口四處看的程可歆,顧遲上前摟著程可歆的腰詢問。難道程可歆真的反悔了么?

    “沒有,只是覺得我已經好久都沒有回家了,現在看到還有點想念呢。”程可歆說著,便看了一眼顧遲,向大門口走去。

    再想念,那該進去的時候總是要進去的,這里是自己的家,她跟顧遲還有萌寶永遠的家。

    程可歆在門口站了一會,便上前推開門走了進去。入眼便感覺到了近期家里一定是被自己弄得一團糟。雖然保姆已經收拾干凈了,但是從空氣中還是可以感受得到的。

    “顧遲,近段時間你辛苦了。”程可歆直接上前,伸手環住顧遲的腰,把臉埋在顧遲的胸膛。近期她真的遭受了很多。

    其實有的時候給顧遲一個擁抱,真的可以讓自己躁動的心平復下來。顧遲則是看著自己懷中的小女人,好像清醒以后比以前更女人味了呢。

    顧遲為自己的想法覺得好笑,不管如何,程可歆都是自己的妻子,這是不可能改變的。并且現在的程可歆看起來讓人很是心疼。

    顧遲伸手揉了揉程可歆的頭,隨后笑著說:“傻瓜,只要你相安無事,那么其他的又何妨呢?”

    說完這個,程可歆則抬起頭看著顧遲。

    兩人四目相對,相視良久。在程可歆的印象她好像已經很久都沒有仔細地看著顧遲了。顧遲的臉龐已經消瘦得連棱角都顯得特別明顯了。

    程可歆這段時間確實讓顧遲很是勞累,但是好在顧遲的心還沒有垮。人心一旦垮掉,那么干什么事情便都是徒勞了。

    “好了,我們吃過飯便去休息吧。”顧遲很早就吩咐保姆程可歆已經沒事了,讓做一些比較清淡但都是程可歆愛吃的。

    保姆聽到程可歆已經沒事這一分個消息以后非常開心,嘴上的笑容到現在都沒有消失。直到親眼看著已經沒有事的程可歆,保姆還是非常樂呵。

    今早自己還在那里怨天怨地,現在沒想到夫人已經醒了,這讓保姆怎么可能不開心。保姆這頓飯是自從來到家里做的最開心的一頓飯。

    人一旦心情好,那么干什么事情都是很好的。所以當在程可歆的口中時,便感覺到飯菜是如此的好吃,邊看著臉上仍舊掛著微笑的保姆。

    “趙媽你做飯越來越好吃了啊。”程可歆同樣笑著稱贊道。

    這一下,讓保姆更為開心了。在保姆的印象中,這是程可歆第一次夸贊自己。

    “哪有哪有,看著夫人恢復,我真的是太開心了。”保姆說完,程可歆對著保姆微笑點頭,而后便跟顧遲一起吃著飯。

    雖然往常都是一家三口一起吃飯的,但是現在缺少了萌寶。程可歆雖然心里難過,還是要考慮考慮顧遲的感受的。并且萌寶這件事情,她經歷了這么多,如今已經放下了。

    萌寶會是她這輩子的兒子,雖然已經去世,那么便會永遠銘記萌寶,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了。

    其實顧遲想說萌寶沒有死,但還是覺得找到了再說也不遲。萬一給了希望,又再次失望了又該如何?

    第二天程可歆起了個大早,因為程可歆心里裝著事情,已經睡不著了。程可歆看著還沒醒來的顧遲,便輕手輕腳地走到洗漱間,在那里刷牙洗臉。

    當她出來的時候,顧遲已經不見了。程可歆揉了揉眼睛,難道是自己看錯了么?為什么剛剛還在那里睡覺的顧遲,現在已經消失不見了?

    很快程可歆心里的疑問便被完美解答,因為此刻的顧遲正在程可歆的背后,伸手抱住程可歆。這樣的舉動讓程可歆還嚇了一跳。

    “老婆,起那么早干嘛?你真的愿意拋下我一個人離開么?”聽著顧遲這幽咽的語氣,程可歆翻了個白眼,隨后看著顧遲。

    “那么你想怎么樣呢?”

    “帶上我。”

    程可歆早就洞悉了顧遲的主意,說這句話只是遲早的問題。程可歆想著帶上顧遲也并非不可以,順便找不到蘇雅芬的話,還能幫自己找找。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